时念巧端着菜摆在桌子上,看着坐在那笑的有点不正常的时田里,小声问道,“爸,今天什么日子?我妈怎么舍得做这么多菜?”

    “你妈高兴就多做两个呗!快端菜吧!”时田里笑咪咪的也不解释。

    赵心丹从屋子里出来也赶紧帮着从厨房端菜。

    张月红看见她笑着从上打量了她一下,看的赵心丹心里发毛。

    张月红收拾了一下厨房也摘下围裙坐到饭桌前,打开一瓶格瓦斯,倒了三杯,又给时田里倒了一杯小烧。

    时念巧看着桌上的格瓦斯,这可是现在最时髦的饮料,比后世的格瓦斯饮料要好喝多了。

    不知道老妈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又是鸡,又是鱼,又是饮料的。

    张月红倒完格瓦斯给时念巧和赵心丹面前一人分了一杯,然后又笑咪咪地看着赵心丹。

    稍一沉吟就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丹丹啊,你觉得大娘怎么样?”

    赵心丹看看张月红又看看时念巧,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个话。

    “大娘很好啊,比我妈对我都好。”赵心丹这句话可不是奉承,她这些日子住在时家是她活到现在最幸福的时光。

    吃饭有人做好,还有新衣穿,这样的日子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她的亲妈王金花除了让她干活还得时不时地揍她一顿。

    张月红笑了一下突然拉起赵心丹的手说:“那大娘认你当干闺女你愿不愿意?”

    赵心丹吓得一下站起身,“大娘,我……我……”

    时念巧听见老妈这句话也有些惊讶,但是她一点也不反对。

    时田里在一旁也笑着说:“闺女,你要是觉得行,以后啊,你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你就是我们的干闺女!”

    张月红假装生气地扭了一下身子说:“咋地,丹丹是不是瞧不上我这个干妈啊?”

    赵心丹的眼泪一下涌出来,摆着手说:“不是,不是,大娘,我……我……”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做梦都想有一对这样的父母,但是她现在没钱没成就,时家老两口和巧巧对她这么好,她无以回报啊!

    时念巧也站起身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小声说:“你要是同意啊,就赶快答应,老妈可是个急性子,你要是不赶快答应她可就要生气了!”

    赵心丹一听赶紧回过神连忙叫了一声,“干爸,干妈!”

    说完就要跪地上磕头。

    张月红一把拦住她,“闺女,起来,现在可不兴这个!”又端起桌上的格瓦斯,“来,咱们一起喝了这个,就当这个亲认下了!”

    时田里也端起了小烧酒,“闺女,以后啊,这也是你的家,不要有负担,想怎么住怎么住!”

    赵心丹的眼泪这会儿已经止不住了,扑簌簌地往下掉。端起酒杯哽咽地应了一声,“哎!”

    “好啦好啦!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我就是你的姐姐!我们快点喝了吃饭吧!”时念巧这会儿还饿着呢,看着这一桌子好菜不能下筷子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张月红白了她一眼,但是也没磨叽,直接带头干了杯里的格瓦斯,赵心丹和时念巧也一起喝了。

    又从兜里拿出一个红包放到赵心丹的手里,“这是给你的改口红包,闺女收着!”

    赵心丹拒绝不了只好揣进口袋。

    时田里放下手里的酒杯,拿起筷子先夹了一口菜,“来来来,都饿了,快吃吧!”

    张月红从大碗里夹出一个鸡大腿到赵心丹的碗里,“闺女,快吃!”

    赵心丹这回没拒绝,她知道张月红这是拒绝不了的。

    这一家给她的温暖和感动简直太多了。

    但是想到还在村子里等着她寄钱回家的那一家人,赵心丹的心里有点沉。

    估计到一个月的时候她要是不往家里寄钱,他们肯定会找来的。

    因为他们放自己进城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钱。

    时念巧在桌子下面轻拍了一下她的腿,明白她心里的顾虑。

    慢慢来,让赵心丹进城是第一步,他们欺负不到,总会想到办法摆脱这一家子吸血鬼的。

    晚上回屋睡觉的时候赵心丹才发现红包里是一张崭新的大团结,吓了一跳,想拿着钱去还给张月红。

    “既然你干妈给你就收着好了,你要是送回去,她那暴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念巧故意吓唬赵心丹。

    赵心丹只好将红包收好,将来她一定要想着回报这一家子。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收拾妥当一起坐车去了市委大楼。

    到了团委办公室,郑永康已经在等着她们了。

    见两个人进来就直接带着她们到楼上的妇联办公室。

    郑永康手伸向面前的中年女人,给时念巧介绍着,“这是温主任!温主任,这是佳缘婚介所的所长时念巧同志。”

    “温主任好!”时念巧笑着伸出手。

    温主任是个看起来很干练的中年妇女,看见时念巧立刻站起身和她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