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这钱你必须得给我妈,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开这个店,你都和她说了这些日子要给人家打家具,现在店里也没什么活要你干了,你今天怎么也要把钱给我妈。”

    时念巧是觉得现在还不是告诉老妈这些事的时候,怎么也要自己赚钱了才好交待,不然老妈得叨叨起没完。

    “爸这有,今晚给你妈就行!”时田里又把钱推回去。

    闺女说的事他都想过了,钱肯定要给孩子妈的,不然自己和闺女的秘密就瞒不住了,但是闺女开店他也得尽点力,他可以拿自己的私房钱上交。

    时念巧直接拉开时田里的口袋,把钱往里面一塞,“爸,听我的,这钱又没给外人,给来给去还不是在咱家转悠,你那点私房钱先攒着,万一我哪天有事要用呢!”

    时念巧可没惦记老爸兜里那点钱,只不过这样说让时田里比较能接受。

    果然她说完这番话以后时田里不吭声了。

    闺女说的也对,反正这钱将来攒着也是给闺女儿子的。

    孩子妈会过日子,让她攒着更放心。

    回去的时候时田里骑着自行车走,时念巧和赵心丹两个人坐公交车回去。

    公交车一站一站的停停走走,而且正好赶下班的高峰期反倒很慢。

    时田里先回了家,在院子里停好自行车就直接进了屋子。

    张月红正在厨房忙活晚饭。

    时田里进了厨房,神神秘秘地凑过来。

    张月红叮叮当当的切菜压根没注意他回来了,他一凑过来吓了一跳,气得给了时田里一拳,“你个死老头子,回来也不吱个声,吓人到怪的!”

    时田里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来三十块钱揣进张月红的兜里。

    张月红也没数,但是以她的经验也能估摸出钱数,也就把被吓着的事忘到脑后了,就剩抿嘴笑了。

    “孩子妈,我和你商量个事!”时田里见孩子妈高兴了,趁这功夫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最合适。

    结果张月红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商量啥?”

    时田里看着孩子妈满眼的戒备马上陪着笑说:“孩子妈,你说丹丹这姑娘咋样?”

    张月红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实话实说,“挺好的啊,懂事,还能干,就是可怜了没个好爸妈!你有啥话就直说!”

    张月红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说,在这拐弯抹角的还不够费劲的。

    “我有个想法啊,你说咱认丹丹做干闺女咋样?你看咱家就巧巧一个闺女,海峰是个小子,平时也不能和巧巧唠唠知心嗑,咱两个和巧巧也唠不到一起去。丹丹和巧巧年纪差不多,又一起长大的,现在住在咱家,我也看出来这闺女不好意思,咱认个干闺女不就名正言顺了么?”

    时田里难得一下子说这么多话,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着张月红。

    张月红突然一愣,随即一拍大腿,“孩子爸,你总算做对一件事了,我咋早没想到呢!可不是嘛,那孩子一天天的总是琢磨着要帮我多干活,在这住着也处处小心着,总也放不开,这要认了干闺女那以后就和闺女一样!你咋不早说呢?!”

    张月红说完不满地瞪了时田里一眼,好像这都是他的错一样。

    时田里摸摸鼻子,没敢回嘴,反正媳妇说啥都是对的,他做对多少事,到了孩子妈这里也只记得最后一件对的事了,其余的都忘了。

    “那咱就这么定了啊,一会俩闺女回来你和她们说!”

    “行,一会儿我说!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认了得了,我再多炒两个菜……要不你去杀只鸡得了!”

    张月红是个急脾气,事情一旦决定了就得马上实施。

    “行,我现在去!”时田里领命就去院子里杀鸡。

    时念巧和赵心丹进院的时候,时田里已经在拿开水烫鸡毛了。

    “咦,爸,今天吃鸡?”时念巧觉得奇怪。

    现在虽然家里生活好点了,但是还没到不年不节的就杀鸡的地步,主要是张月红不舍得啊!

    “呵呵,你妈说今晚要炖只小鸡。”时田里没说别的,到时候让孩子妈自己去解释好了。

    时念巧没太在意,老妈的想法在她眼里一直是圣意难测的那种,不是她能随便猜得着的。

    大方起来比谁都大方,抠门起来一分钱能掰八瓣花。

    张月红晚上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所以比较费时,时念巧饿的肚子咕咕叫,终于忍不住去了厨房。

    “妈,饭还没好吗?我要饿死了……哇!妈,你捡钱了?!做这么多好吃的!”

    时念巧看着案板上的菜直流口水。

    原来张月红不仅让时田里杀了鸡,还把养在水盆里好几天的鱼也做了,又做了红烧肉,炒了好几个菜。

    张月红一看闺女眼馋的样子连忙招呼着,“快拿到桌上去,咱开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