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康低下头笑了一下,敛去眼底隐藏的情意,再抬起头脸上还是挂着温润的笑容,“没问题,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距离明年还有半年的时间,他希望可以达成心愿。

    “定下来哪天办联谊会了吗?还有地点?”

    一提到这个,时念巧立刻认真起来,“地点我想租用市青少年宫的礼堂,日期定在六月十九号,那天刚好周天。青少年宫那边可能还需要麻烦学长这边沟通了。”

    青少年宫归市团委管,这件事即使她自己去说也是找郑永康或者团委其他的人,所以现在她守着郑永康事情就好办多了。

    要不说有熟人好办事呢,作为回报她一定会帮郑永康寻觅一个良配!

    “这个没问题,不需要租用的。本来就是说好了,这次的联谊会是婚介所和团委、妇联联合组织的,这件事我和青少年宫的梁主任打声招呼就好了。”郑永康现在巴不得时念巧多让他帮忙呢。

    虽然时念巧拒绝了宣传部的工作,没能在一个办公楼里共事,但是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上面领导对这些大龄单身青年的事情也很头疼,所以时念巧这个婚介所开的正是时候,如果她不开,上面也会像花城那样在民政下面设一个婚介所的。

    现在有时念巧这边先行一步,领导们就不必费心安排这件事情了,而且还让他大力配合婚介所这边。

    所以以后他会有很多机会和时念巧接触。

    时念巧不知道郑永康心里怎么想的,一心想的是介绍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姑娘给他认识。

    “那就谢谢学长了,明天早上我去找你,一起去妇联那边,我们具体谈一下活动的安排。”

    时念巧说话的时候眸光流转,嘴角挂着浅笑,让郑永康有点舍不得移开眼睛。

    他低下头手握成拳头在嘴边轻咳一下,“那个……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在办公室等你!”

    他不想走啊,但是事情说完了他已经没有理由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了。

    好在来日方长,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而且他不是还在婚介所挂个高级会员么,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多跑两趟婚介所没人能说出什么吧?

    “好,我们明天见!”时念巧准备送郑永康出门。

    临走时郑永康还不忘和时田里和赵心丹告别。

    两人站在门口,郑永康看着阳光下的时念巧,有点不舍的说:“不用送了,我们明天办公室见吧!”

    “好,那学长慢走啊!”

    时念巧笑得眼眸弯弯,让郑永康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转身骑着自行车离开。

    时念巧看着郑永康的背影轻笑了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姑娘才能配得上这么温润细腻的学长。

    她轻摇一下头走回店里,没注意到斜对面的小胡同口某人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

    贾元武看看已经进了店的小嫂子,再看看身边直放冷气的宸哥,嘬了一下牙花子,这宸哥谈个恋爱,他怎么感觉自己这么遭罪呢?

    “那个走的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个小白脸。”贾元武还是硬着头皮不怕死地说了一嘴。

    “嗯!”宋智宸从鼻子里嗯了这么一声,脸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

    撬他的墙角,他能高兴得起来吗?

    要不是现在腿脚不方便他能这么老实吗?

    “我们走吧!”宋智宸转着轮椅转个身就自顾自的往前滑动着。

    婚介所里,时念巧一回来,时田里就赶紧迎过来,“闺女,那个小郑同学走了?”

    时念巧点点头。

    “那个小郑同学现在哪工作啊?”

    “在市团委!”

    “哎呀,当初你要是去了宣传部工作那你们不就是一个地方工作了?”

    时念巧抬头看了看时田里,总觉得老爸问的这话有点奇怪,但是也没在意,还是点了点头,“是,宣传部和团委在一个办公楼。”

    时田里一听这话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又接着问,“那小郑家有几口人啊?父母都干啥的?”

    时念巧终于听出来不是味了,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时田里,“爸,你干嘛呢?查户口呢?我和他就是在学校的时候学生会有活动才接触过几次,我打听人家这些事干什么?”

    “我……呵呵……爸这不是关心你嘛,我看这个小郑挺不错的,也是单身,这不了解了解么!”时田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一个劲儿的“嘿嘿”傻笑。

    时念巧心里翻了个白眼,很无奈地说:“爸,您可省省吧,别想些有的没的,我这已经给郑学长登记了,到时候会给他安排个适合他的好姑娘。”

    “哎,闺女,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看这小郑条件不错,长得也像样,你也是单身,两个人之前又认识,你们也可以聊聊啊!”时田里有点着急了,这么好的小青年闺女咋都不为自己想一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