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事多!”张月红白了她一眼。

    好吧,这是亲妈!亲的!

    时念巧现在脸皮厚着呢,被亲妈呛是日常。

    哪天老妈要是不呛她两句都觉得这一天缺点啥。

    赵心丹看着她们母女两个的互动心里却是要羡慕死了。

    虽然张月红经常和时念巧说话没好气,但处处能感觉到真爱。而自己的妈说话没好气,那是真的没好气!

    吃完饭张月红给赵心丹量了尺寸就回屋给她做衣服去了。时田里则在院子里鼓捣他那一套工具。

    时念巧和赵心丹回了屋子,开始培训。

    趁着这段时间还没有营业,时念巧要给赵心丹来一个岗前培训,教她怎么整理资料,怎么和征婚的男女沟通,以及怎么和那些陪着自己儿女来征婚的奇葩爸妈们交涉。

    听得赵心丹是目瞪口呆。

    “巧巧,你们大学里连这些也教吗?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赵心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曾经认识的时念巧了。

    虽然这些年时念巧每次放假的时候都会回村里,两个人也有过接触,但是她每天要做的活太多了,王金花恨不得把她所有的时间都占用了,生怕她闲着。

    而且时念巧即使放假回村里也比较忙,不喜欢走动,就窝在屋子里写写写的,所以这几年接触的时间并不多。

    曾经的时念巧可是没有这么多话的,而且这也懂的太多了,和她聊天的感觉像是在和一个长辈在聊天,太长知识了!

    时念巧只比她大两岁而已,而且没谈过对象吧?怎么能把这些单身男女的心理摸索的这么清楚?

    时念巧总不能说自己是重生一回的老妖精吧?只能和赵心丹打哈哈,“你多读些书就什么都知道了。等着工作稳定了,你就报个夜校,夜大的大学文凭也是国家承认的!”

    大学文凭?

    赵心丹有些不敢想,她初中都没毕业,上学的时候其实挺愿意学习的,但是王金花哪里舍得这么一个劳动力把时间浪费在学习上。那时候还是挣工分的时候,赵心丹年龄虽然小,但是干活麻利又有力气,快能顶得上一个大人了。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一步步来!你先把我说的这些消化一下,这里有我整理的笔记你好好看看!”时念巧知道一下子给赵心丹灌输太多她也吸收不了。

    毕竟现在她只是从村里刚进城一天的村姑娘,很多新鲜事物还没来得及适应。

    而且一个没处过对象,甚至和异性单独说话的次数都一只手能数得过来的一张纯白纸,上来就要做介绍人的工作挺难为她的。

    时念巧又拿出两本杂志,找了两篇爱情小说让她没事看看。

    没恋爱经验,看看小说说不定也能开个窍。

    赵心丹看着面前的笔记和杂志,突然觉得压力有点大,但是心里也燃起了斗志,她也想像时念巧一样自信、健谈,有见识,所以她要努力融入城市的生活。

    第二天一早,赵心丹睡醒了睁开眼睛,看着屋子里的一切还觉得有点像做梦。

    她这是第一次睡得这么香甜这么沉。也是第一次在没有王金花的骂声中睁开眼睛。

    之前在家里,因为每天她都有干不完的活,忙到很晚,经常早上做饭的时候误了时间,每次都是被王金花骂醒或者打醒的。

    时念巧看着赵心丹看着天棚发呆,笑着戳了戳她,“起来吧!不是做梦,你的美好新生活开始啦!加油吧!姑娘!”

    赵心丹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离开了那个对她来说充满无奈和恐惧的家。

    她突然一个激灵起身,“我是不是起来晚了?应该帮着大娘做早饭的!”

    她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在人家白吃白住还不干活,有点太厚脸皮了。

    “我家没有那么复杂,别想太多了!”时念巧说着就起身下地,“一会吃完早饭我们还有的忙呢!”

    要赶紧把介绍所开起来,她还要赚钱早点把钱还给那个狗男人呢!

    吃完饭,时念巧带着赵心丹和时田里一起出门,时田里今天还要去那个张阿姨家翻新家具。

    “闺女,爸还有两天就忙完了,到时候我去帮你做柜子啊!”时田里小声说着。

    自己突然和闺女有了秘密,还是孩子妈不知道的,让他觉得自己的地位一下子变得比孩子妈高了。

    时念巧今天主要做的工作是去办一下婚姻介绍所的营业手续。

    现在各大城市已经陆续开办了婚姻介绍所,但大都是ZF机关的下属单位,私人开办婚介所的还在少数。

    而且这个时代对于私人开办婚介所的制度还不够完善。

    在滨市时念巧这还属于头一家,她知道十年后的婚介所是需要到民政局去登记的,现在她也先打算去民政局和工商局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