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心丹换上新衣服,又把头发重新梳理一遍,再出来时清秀的小脸让张月红和时念巧看着都面露欣喜。

    赵心丹本来长得就不错,只不过长期营养不良,面色不好看,再加上穿得灰扑扑的破衣服,所以根本看不出来她本来的面目。

    张月红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把她领到饭桌前,“丹丹啊,以后就在大娘家安心住着啊,把这当成自己的家!”

    虽然不知道闺女把赵心丹领进城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心里觉得这姑娘可怜,虽然她现在生活也不富裕,但是不介意添双碗筷。

    因为心里对赵心丹的怜惜,张月红中午多做了两个肉菜,吃饭的时候也时不时地给她夹菜,加饭。

    赵心丹是红着眼睛流着泪吃完的这顿饭,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家是温暖的。

    “大娘、巧巧,等我赚了钱,我……我会报答你们的……”赵心丹觉得这样白吃白住在人家里不是那么回事,虽然她和时念巧是好朋友,但是人家的米肉面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虽然她现在没钱,但是态度要有。

    张月红不高兴地看了她一眼,“说啥话呢?你以为大娘我什么人都待见呢?”

    赵心丹看着张月红这样子没有害怕,只是抿嘴笑了一下,心里觉得更暖了。

    她知道张月红虽然在村里是有名的泼辣,但是人很善,也不会无缘无故和人家撒泼吵架。

    凡是她得理不让人的时候那就是别人真的把她惹急了。

    王金花就不一样了,同样的泼辣,但那是真的泼,撒起泼来还想给自己找个理由,还怕自己凶名远播,怕耽误自己儿子的婚事。

    之前赵心丹一直想逃离那个家庭,但是她很少出来村子,两眼一抹黑,现在她既然出来了,就好好工作,打死也不回去了。

    吃完饭,时念巧和张月红说要领着赵心丹出去逛逛省城,让她熟悉一下这边的街道,两个人收拾一下就出了门。

    时念巧和赵心丹坐车到了红阳大街自己的那个店铺,装修要等时田里那边干完手里的活,现在她们要做的就是先把需要的一些备品买回来。

    两个人逛街的时候时念巧顺便给赵心丹买了些生活必需品,以及够做两身衣服的布料。

    “巧巧,不要买了!”赵心丹看着时念巧花钱眼睛不眨的样子直心疼。

    虽然这钱不是她的,还是给她买东西,她也心疼,现在白吃白住人家,哪还有那么大的脸再让人家掏钱买东西。

    “这些我都给你记账,等你发工资的时候从你工资里面扣出去!”

    时念巧在这点上分得很清,等着赵心丹赚钱了她会扣除的,帮急不帮穷。

    而且她要培养赵心丹的独立性,不然她会永远被那一家吸血鬼依附着。

    现在赵心丹实在是太穷了,走的时候王金花是一分钱没给拿,明显的就是拿时念巧当冤大头。

    但是时念巧的目的就是要把赵心丹带走,这点车费钱她是不介意的。

    需要的零碎东西很多,这一天是买不完的,时念巧将买来的东西放在店里的一角,拿着布料领着赵心丹回家。

    一进院看见停在院子里的自行车,时念巧就知道老爸回来了。

    “爸!”时念巧高兴地走进屋子。

    赵心丹也跟着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印象中时田里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所以她心里有点打怵。

    时田里一看闺女回来了,马上放下手里的烟袋锅,笑呵呵起身,“闺女回来了!”

    之前闺女上学那会儿经常三两个月不见面没觉得怎样,现在才一两天没见就觉得缺点什么,想的厉害。

    “哎呦,丹丹也来了!”

    时田里看见赵心丹也笑容不减,热情的很,让赵心丹感觉很心安。

    “时大爷好!”赵心丹有些腼腆地打着招呼,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看见时家这一家子对待闺女的态度,再想到自己的父母,差别简直太大了。

    “巧巧,把碗筷摆上,咱们吃饭!”张月红从厨房伸出头喊了一声。

    赵心丹抢着跑到厨房,帮着拿碗筷,端菜。

    时念巧也没客气,不让她干点什么估计她自己都坐不住。

    吃饭时,桌上又摆了好几个菜。有时田里新买回来的刀鱼,张月红给红烧了一下,也有中午的剩菜,张月红将剩菜放到自己眼前。

    赵心丹连忙起身,“大娘,我来吃吧!”

    张月红一把护住盘子里的菜,“谁也别和我抢啊!这菜再热一次吃入味,我就爱吃这回锅菜!”

    时念巧将盘子放到桌子中间,“妈,把菜放那大家一起吃!下次咱每样菜少炒一点,尽量不吃剩菜。”

    这会儿的人不讲究这些,为了不浪费柴火和食物,菜每次都做得比较多,吃不了留着下顿热热接着吃。

    重活一次,时念巧现在觉得自己得健康生活,首先这剩菜就得先杜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