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念巧知道这段时间她和爸妈都住在城里,家里剩的粮食不少,秋天的时候肯定还会再下来一批,到时候他们进城还是一样要拿过去。

    时海峰扛着袋子和时念巧一起去了赵心丹家。

    王金花难得的给她煮了一个鸡蛋,又盛了碗浓稠的米粥,为的是在她临走的时候给个甜枣,到时候进城赚了钱好往家里多寄点。

    赵心丹也没客气,吃了个干净,而且还吃了一个大白面馒头,看都没看那个粗粮的饼子一眼ka。

    王金花恨得直咬牙,但是时念巧一会就来了她有火也不能发作。

    这死丫头一定是故意的!但是想着还要让她往家里寄钱,今天只能忍了。

    时念巧起来的时候赵心丹已经收拾的整整齐齐,坐在院子里等着时念巧过来。

    王金花今天特意等着时念巧过来,没去田里干活。

    “巧巧啊,我们丹丹就交给你了啊!”王金花还在摆着好妈妈人设呢,一脸“慈爱”的看着赵心丹。

    让赵心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妈她还真不习惯,有点慎得慌。

    “婶,你放心吧!”时念巧拉起赵心丹就往院外走。

    王金花看赵心丹头也不回的跟着走,心里突然觉得什么东西要是去掌控了。她连忙起身出手臂拉了一下赵心丹,假装帮她整理衣服,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到了城里要经常写信给家里报平安,知道吗?”王金花的声音不大,要不是眼里带着威胁,赵心丹都会以为这个妈转性了,真的舍不得她走呢。

    但是做了二十年的母女,赵心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眼神和语气里的威胁之意,那是让她按时往家里寄钱的意思!

    赵心丹点点头,再次转身跟上时念巧。

    王金花对于她这种三扁担打不出一个屁的性子也习惯了,只要她能按时往家寄钱,她是不会惦记这个死丫头的。

    时念巧和赵心丹出了门,时海峰扛着袋子走过来,三个人一起往村口等牛车的大树走。

    到了大树下,时海峰不停地叮嘱着时念巧,路上要小心,到了城里给村长的小卖部打个电话报平安之类的。

    赵心丹叹口气,看看人家的哥哥怎么那么有哥哥样呢?再看看她自己的哥哥,还不如没有!

    等着牛车走的看不见影了,时海峰才离开大树去了自家田地干活。

    一直到镇上坐了汽车以后,时念巧才小声告诉赵心丹,自己租了店面,准备开婚姻介绍所的事。

    而赵心丹进城就是去她那打工。

    赵心丹瞪着眼睛定定地看了时念巧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巧巧,你让我去给你干。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啊,到时候再毁了你的生意!”

    时念巧白了她一眼,“谁生来什么都会呀,慢慢学着就好了!”

    “好吧……巧巧,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不让你失望!”赵心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

    她一定会好好干的,此时她觉得压力有点大。

    本来想着去饭店工作,一个端盘子她也不需要怎么学习,但是现在巧巧说的什么咨询师她直接不懂。

    但是她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不会让巧巧失望的!

    她也一定要在城里站住脚,她是真的不想再回到那个没有一点亲情的家了。

    两个人快到中午才到的家。时田里不在,去给那位姓张的阿姨翻新家具去了。

    张月红看见赵心丹连忙热情地迎上去来。有些惊喜地说:“哎呀,丹丹也过来了啊!快进屋坐!”

    赵心丹将肩膀上的面袋子放下,腼腆地打了个招呼,“时大娘好!”

    张月红接过她手里的面袋子,有些愠怒地看着时念巧,“你这一路都是让人家扛着袋子。你好意思嘛!”

    时念巧耸耸肩毫不在意。

    要不是赵心丹在,这袋子粮食她还不知道怎么拖回来呢。好在赵心丹从小就做些粗活累活,身上也有力气,这些粮食对于她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你们快进屋好好休息一下,大娘给你做点好吃的,看看你瘦的!”张月红看着赵心丹瘦的麻秆一样的身材心里顿时有些酸溜溜的。

    她知道王金花那个女人惯会糟践自己闺女,看着这闺女这么瘦,眼里都没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精气神。

    真是造孽啊,亲妈哪能这么对自己闺女呢!

    时念巧把赵心丹领进自己屋里,找出一套张月红给她新做的衣服,“那这套衣服换上吧!你和我一个房间睡,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别客气!”

    “巧巧……”赵心丹话没说完,眼泪先“扑簌簌”的掉下来。

    时念巧连忙一扬手,“哎,肉麻感谢的话就别说了!以后好好工作,咱守着一个婚姻介绍所还能找不到一个好的男人给你嫁了吗?”

    这一世,时念巧一定要给自己的好友找个好男人嫁了,不会让她再遭遇前世的那些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