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妈让我给你们带来的,还有这五十块钱。妈说这段时间你们又要翻地,又要下种很辛苦,别太省了,多买点肉吃。”

    时念巧把五十块钱交到何秀兰的手里,又给每个人盛了白米饭。

    “巧巧,这钱我们不能要!”何秀兰连忙将钱塞回时念巧的手里,这是公婆辛苦赚的钱,他们两口子哪能那么大的脸拿老人的钱。

    “嫂子,快拿着吧,等着你们去了城里再好好赚钱孝顺他们就行了。就算你们不吃,豆豆总要吃的。”时念巧已经习惯哥嫂和爸妈的节俭了,估计这钱给他们也不会舍得去买肉吃。

    “既然妈给的,就先拿着吧!”时海峰知道张月红的脾气,别看她平时总是算计着过日子,其实对他们两口子并不吝啬。

    几个人坐下来吃饭,豆豆有一段时间没吃到肉了,这会正拿着一个排骨撕咬着。

    “哥,地找到接手的人了吗?”

    “给大爷一家种吧,他们替咱交公粮和提留税,你说我们农闲之后就真的不种地了?”时海峰这会儿又有点犹豫了。主要是回村后这些人一听说他秋收之后就打算进城了,不种地了,就开始说什么的都有了,有羡慕的也有说风凉话的。

    时念巧笑咪咪地给两个人一人夹了一块排骨,“对,你们就安心种好这一茬得了,以后啊让你们种估计你们都不愿意种了。”

    时海峰和何秀兰相互看看,看着小妹好像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心里那点犹豫好像一下子就散了。

    吃饭的时候也觉得格外的香,当然这一桌子肉菜不香也难。

    吃完饭,时海峰两口子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到田里翻地去了。

    等他们走了以后,时念巧拎了一些她在镇上等牛车时买的一些糕点和糖果,领着豆豆直接去了村西头的赵家。

    到了赵家的院门口,透过低矮的篱笆墙,就看见一个瘦弱的姑娘坐在那洗衣服,面前是一大盆脏衣服。

    一边洗还一边擦着额角上流下的汗。

    看着面前憔悴不堪,又黑又瘦的姑娘,时念巧的眼圈红了,隔着篱笆墙轻轻喊了一声,“心丹!”

    正在认真洗衣服的赵心丹听到这一声呼唤,猛地抬起头看见时念巧,眼睛立刻变得有些酸胀,连忙站起身打开院门,“巧巧,你回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时念巧说完领着豆豆就进了院子。她每年假期的时候回来探亲都会来看她。

    前世赵心丹过得并不幸福,也嫁到了城里,但是比她惨多了,家里几乎等于是把她卖了,拿着三百块的礼金,把她嫁给了一个快能做她爸爸的鳏夫,还是个瘸子,那个男人根本不把她当人看,百般虐待。

    重活一世,时念巧对于这个前世今生最好的朋友肯定要帮着她,首先就不能让她嫁给前世那个老男人。

    前世她和宋智宸的婚姻不幸福,也顾不上照顾赵心丹。

    但是她即使不幸福,也比赵心丹好太多了,最起码公婆待她极好,宋智宸也不过就是对她冷淡一些。

    时念巧看着赵心丹瘦弱的胳膊上满是伤痕,脸色也很不好看,坐下来先帮着她把衣服洗了,不然耽误了时间,赵心丹爸妈回来还得揍她。

    “心丹,你想过去城里打工吗?”

    赵心丹搓衣服的手停了一下,一双眼睛有些无神地看着她,“我去城里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会啊!”

    她也很想离开这个家,但是她能去哪里呢?

    “去城里工作吧,晚上我过来和你爸妈说。”时念巧知道如果再不说,要不了多久她家里人就会给她介绍那个鳏夫了。

    赵心丹比她小两岁,现在也二十周岁了,她家里要不是为了给她卖个好价钱,恐怕也不会留到现在。

    赵心丹的眼睛里突然有了一丝光亮,那是对生活的渴望,谁也不想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她还年轻,也很想像时念巧一样去省城闯一闯,但是她初中还没毕业,去了城里能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又黯了下来,“我爸妈……不会让我走的……”

    她知道爸妈的想法,现在哥要说亲了,家里没钱,肯定要打她的主意。

    “只要你想去城里,我晚上就来和你爸妈说,到时候在城里给你找个工作。其他的你别担心了。”时念巧将手里的衣服拧了拧晾上,“走吧,进屋去!”

    时念巧牵着她的手进了屋子,豆豆还小不是很懂大人的情绪,在后面欢快的跑着。

    时念巧将拎来的的糕点拿出来给赵心丹吃,又拿了一块递给豆豆。

    赵心丹看着手里的糕点,散发着奶香味,拿在手里半天不舍得吃。

    “你要是不吃我就拿回去,我拿来这些糕点可不是给你家那些人吃的。”

    赵心丹那一家子极品,她可不想吧这些好吃的喂了狼。她带来的也不多,也就够赵心丹一次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