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暂时不用,我手里还有点,到时候不够了我再和您说!”时念巧知道老爸攒那点钱不容易,那可是在财迷老妈头上拔毛啊!

    “行,你缺钱就和爸说!”

    时田里说完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把时念巧一直送到车上才离开。

    从滨市到小塘村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客车再转牛车才能到。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两三个小时。

    时念巧进村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中午了,这个时间大多数人还都在地里忙着。

    剩下的就在家准备中饭了,等着地里的人忙完回来吃饭。

    “哎呀,这是巧巧吧?”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

    时念巧回头一看是村里老陈家的媳妇王桂花,连忙笑着回应,“陈大娘好!”

    “我刚才一打眼看着就像你,才两月不见又俊了不少!”王桂花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她,眼睛还不自禁地瞄着她手里的包裹和布袋子,“这是回来看你哥来了?”

    “是,陈大娘,今天没什么事,我爸妈让我回来看看我哥和嫂子。”

    “你爸妈在城里咋样?”王桂花这句其实是替全村人问的。

    毕竟前段时间时念巧带着爸妈走的时候挺轰动的。村里人有羡慕的、有眼红的,也有等着看热闹的。

    时念巧哪能不知道她问这话的意思,笑了一下说:“挺好的。”

    时念巧说完就想离开,王桂花一把拉住她,眼睛瞄了一下四周小声问:“你爸妈在城里干啥发财呢?一个月能挣多钱啊?”

    这个王桂花其实人还可以,就是喜欢东家长西家短,而且她家的大儿子陈国富在城里有正式工作,条件在村里来说是比较好的。

    是村子里第一个在城里有正式工作的人,这些年一直挺有优越感的。现在时念巧带着爸妈进城了她当然要比较一下。

    “我爸在城里做木匠活,也就和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差不多。”

    时念巧实在不想和这个陈大娘多谈,你说赚得多了吧,他们会眼红说些酸话,要赚得少吧,他们就该幸灾乐祸了。

    等着时念巧走远了,王桂花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她心里在算着帐,老时家肯定是找到赚钱的好门路了,不想往外说,她可是听说时海峰要将手里的地兑出去进城和爸妈一起打工,这要是没赚钱的门路怎么会舍得把刨食的地兑出去。

    她得和时家打好关系,看看能不能把她家老二也整进城工作,赚点钱。

    王桂花打定主意就拎着菜篮子回家。

    时念巧没想到她只是想低调的回家探个亲就被人惦记上了。

    时念巧拎着东西回到家,家里没有人,估计这时候哥嫂都在田里干活呢。

    放下东西,时念巧锁上门去了自家的田地。

    现在已经承包到户,按照村里田地的总面积,她家差不多分了五亩多地,现在这些地就时海峰和何秀兰两个人侍弄着,也确实挺辛苦的。

    时念巧顺着田埂向自家田地走去,沿途看见她的村民们都热情地和她打招呼。

    “哎呀,巧巧回来了?”

    “巧巧是去找你哥吗?”

    “我们的大学生回来啦!不是看你哥嫂这会忙回来帮忙种地吧?哈哈!”

    这里不乏有些人泛着酸水说话,时念巧就当没听出来,和他们笑着回应一下就继续往前走。

    自从她考上大学,每次回村都习惯了。

    有真心祝福和羡慕的,有的则是三四分眼红夹杂着六七分的嫉妒。

    “姑姑、姑姑!”豆豆老远就看见时念巧走过来,高兴的跑过去。

    时念巧也快走两步迎上来把豆豆抱起来,“豆豆想姑姑了没?”

    “豆豆好想好想姑姑!”豆豆奶声奶气的声音听的时念巧心都化了,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塞到他嘴里。

    豆豆“吧嗒”着小嘴吃的两眼弯弯的。

    时海峰停下手里的活也走过来,看了看她身后问道,“巧巧,你咋回来了?爸妈呢?”

    “爸妈没回来,我回来看看你们,一会儿我领豆豆先回去,你们晚点回去吃中饭就行!”时念巧看着晒得黝黑的一家三口有些心疼。

    再让哥嫂忙过这一季就不让他们这么辛苦了,她已经想好让他们进城做什么了。

    时念巧向旁边的田里看了一下,没有见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估计是在家做饭呢。

    “行,巧巧,你先领豆豆回去吧,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何秀兰也停下手走过来。

    时念巧领着豆豆先回了家,顺便从自家菜地里摘了点青菜。

    拿出带过来的排骨和肉,开始做饭。

    带的肉不少,要是不赶快吃完就坏了。

    剩下的时念巧打算酱好了放到菜窖里,能够多存放两天。时间再长点也就不行了。

    时海峰两口子中午回来看见桌子上的排骨汤、辣椒炒鸡蛋和蘑菇青菜炒肉有点傻了眼。

    小妹这也太败家了,这是要把一个月的肉都这一顿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