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看你朋友那家挺像体面人的,还带着个年轻小伙子,是要给你家闺女说亲吗?”中年妇女有点八卦,一边说还一边往时念巧的方向看。

    张月红心里不太高兴,但是面上不显,笑了笑说道,“不是,就是朋友带着孩子一起过来看看!”

    虽然在村里她也偶尔和那些老娘们八卦,但是到了城里她谨记祸从口出,他们一家不是这里的原住民,所以平时和邻居都是大面过得去就好,从不闲聊。

    但是这会儿这个妇女就有点八卦了,感觉比他们村的那些老娘们还好信。

    邻里邻居住着,张月红也不想得罪人。再说了,虽然自己心里挺想闺女和宋家小子凑成一对的,但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她可不想坏了闺女的清誉。

    结果那个中年妇女却又拉住张月红追着说:“我就说嘛,你家闺女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生,就是那家条件再好,咱也不能找个残疾的是吧?”

    张月红一听这话脸有些沉下来了,“那孩子就是腿骨折了,过几天就好了不是残疾!”

    说完就想进院门,时念巧和时田里平时很少和这些邻居打交道,和这个中年妇女点头打个招呼就先一步进院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时大嫂,上回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咋样了?和时大哥和闺女商量了吗?”

    张月红愣了一下,“啥事啊?”

    中年妇女有些不悦地翻了一下眼睛,“哎呀,我说时大嫂,你忘了啊,上次我和你说了我那侄子的事,现在不是单身么,在滨市的造纸厂上班,年龄和你闺女也合适……哎呀,大那么几岁,大点不是知道疼人嘛!”

    张月红这回脸一下沉下来,突然想起来了,上次这女人到家里来做裤子,说是要把她侄子介绍给自己闺女,是个三十岁离了婚的。

    那时候他们刚搬来不久,张月红不想得罪人就随便找个话搪塞过去算了,这会儿竟然有脸又来提这事。

    他们是农村的不错,但是她闺女差哪了?长得好看又是大学生,凭啥找个离婚又大那么多的男人?

    “哦,我闺女现在大了,自己有主意了,人家要自己找对象,这儿大不由娘,所以这事啊,我和她爸都不参合!那个她婶子啊,我先回去了啊!”张月红说完推开院门就进去了,没再给这个中年妇女说话的机会。

    中年妇女一看张月红这么不给面子,气得在门口“呸”了一口,小声嘀咕着,“要不是看你闺女是大学生,你以为我会给我侄子介绍个农村的?不知好歹的玩意!”

    中年妇女狠狠地看了一眼时家的大门,扭着身子走了。

    进了院子的张月红也气得不轻,推开门进屋,把门一关就破口大骂,“什么玩意,看不起谁呢?我呸!你以为你侄子什么好玩意呢?年纪轻轻就离婚了,肯定不是好东西!还造纸厂工人,算个屁!我闺女大学生工作也得是个领导,瞎了眼了找你侄子?”

    时念巧和时田里相互看看,不知道两个人就先进屋这么一会儿,这张月红就和谁置上气了。

    张月红骂完了还觉得不解气,一转脸看着时念巧,拍了下桌子大声说:“闺女,我和你说,你给妈争口气,一定得嫁个好的,到时候八抬大轿气死他们这些不长眼睛的!敢瞧不起我们农村人,没我们她吃个屁的粮食!”

    时念巧一看张月红气得不轻,赶紧过来摸着胸脯给她顺气,“妈,你这是和谁生气呢?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咱不生气啊!等着咱有钱了就去住大高楼!”

    时念巧可是打算着等着赚了钱到时候买个商品房住。

    滨市过几年就会有商品楼售卖了,这几年她就努力攒钱,到时候买个楼房让爸妈去住。

    “就是啊,孩子妈,他们愿意说什么说什么,咱自己关上门过日子,管他们呢!再说了,他们以为谁都能做咱家女婿呢?”时田里这会儿点上一个烟袋锅慢悠悠地抽着。

    张月红一下想起来,急忙拉住时念巧的手,“闺女,你和妈说一下……”

    时念巧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张月红要问什么,马上打断她,“哎呀,妈,你忘了我昨天说的,我今天要回村里,有什么事回来再说吧!你看你有什么要给我哥带的,我拿上!”

    “哦,对,我给你哥嫂子做的衣服你给带回去!还有昨天你陈阿姨拿的那一大扇排骨切一半拿回去,要不吃不了该坏了,还有……”张月红站起身开始絮絮叨叨嘟囔着,去收拾要带回去的东西。

    时田里磕了一下烟袋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憋了半天说道,“闺女,一会儿爸送你去车站!送完你正好我就去给那家翻新家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