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月红看了看时念巧,感觉她好像说的一本正经的,连忙凑过来小声说:“闺女,你真不喜欢宋家那小子?我看他好像对你挺有意思的,你看你现在都二十多了,村里像你这么大的早当妈了,要不你就和他处处看?”

    “妈,您就别操心了行吗?城里像我一样二十多没结婚的有的是!”时念巧实在受不了老妈一副自己要嫁不出去的样子。

    张月红一听这话气得点了一下她的脑门,“你个死丫头,你要不是我闺女我都懒得管你!我不替你操心谁替你操心?我是看宋家条件不错,宋家那小子长得也标杆溜直的,现在人家又对你有意思,不是正好么!”

    “我不喜欢他!”时念巧嘴上说着,手上的活没停,想起刚才宋智宸在屋里抱着她心里有些烦躁。

    张月红白了她一眼,“你们现在年轻人都讲究什么自由恋爱,以前都是相个亲,觉得行就结婚了,那感情都是结婚以后处的。我和你爸当时就介绍人领着相看了一下,接着就结婚了,我第一次见你爸啊,连模样都没瞅清,这不也过一辈子了!”

    时念巧没回话,和老妈说不通,在老妈眼里盲娶哑嫁,老一辈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这一辈子她要么不嫁,要嫁就嫁一个两情相悦的。

    她把热水打到盆子里,进屋去叫陈美华洗漱,又从柜子里拿了两个新牙刷和毛巾。

    至于怎么给宋智宸洗漱,时念巧不打算管。

    想她前一世因为一直住在村里,进城照顾宋智宸也是吃住在宋家,早晚给他打水洗脸洗脚。

    也是因为这个,陈美华事后一直逼着宋智宸娶她,现在想想,也不怪宋智宸那时瞧不起她,女人上赶子没结婚先住人家里就是让人瞧不起。

    但是当时她没想那么多,本来就没什么见识,张月红觉得两人是未婚夫妻,现在姑爷正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那肯定当未婚妻的要尽心尽力。

    陈美华再一盛情邀请,她也就在宋家住下了,那个时候的宋智宸恢复的没有现在快,在家里行动不便确实需要人照顾,这一世她不知道是谁在家照顾他的,反正她不关心。

    陈美华拿了湿毛巾递给宋智宸让他擦完脸,又帮他洗了脚,再等他刷完牙自己才去洗漱。

    宋智宸看着老妈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上辈子都是媳妇这么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

    这一世家里本来也想给自己找个人照顾,但是他没要。

    中午饭都是给了隔壁邻居钱,让他们做完送过来,一早一晚就是陈美华自己照顾他,白天只要是贾元武有时间就会过来看他,或者带着他出去。

    宋智宸躺在炕上,想着隔壁就是媳妇睡觉的那一间,忍不住摸了摸墙壁。

    虽然媳妇还是不理自己,但是也算离媳妇又近了一步。

    想起刚才抱着媳妇的感觉,软软的,香香的,宋智宸觉得被媳妇掐几下也值了。

    躺在那睡不着,宋智宸又把前世两个人七年的婚姻生活在脑子里像放电影一般过了一遍。

    前世离了婚以后他就是每天靠回忆生活的,那段甜蜜的日子虽然短暂,却够他回忆一辈子的,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没有早一点看清自己的心。

    那时太年轻,太自负,觉得媳妇那么爱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离开自己。

    谁想到会发生那样的误会。

    想到这,宋智宸坐起身,回想起这两次遇到杜芸芸的情景。

    很蹊跷,这一世的这个时间她竟然没有出国留学,还在滨工大上大学,难道前世她也是现在滨工大上了学才又去留学的吗?

    前世他们认识是在他结婚三四年以后的事情。

    那时候她刚留学回来,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大方,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很是受人追捧。

    是所有单身男人理想的结婚对象。

    每次大家一起吃饭或者聚会的时候她都会在,她对每个人都很好,而且很了解他们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留过学的缘故,她的想法总是很超前,而且很懂他,会帮着他以及圈子里的那些人出谋划策,只要按照她的建议去做生意都会稳赚不赔,而且会抢占先机。

    这也是当时她在圈子里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虽然她那时和自己走的也算很近,经常一起聊天吃饭,但是从来没有过逾矩的举动或者语言。

    她知道自己结了婚,还会劝自己不要总在外面和朋友聚要多陪陪自己的媳妇,在他看来她就是一个很懂事,很体贴的红颜知己而已。

    但是她今天说的那些话听起来有些奇怪,那感觉很像前世没事跑来和自己示好的那些女孩子的做法。

    记得前世离婚以后她好像也和自己示好过,会有意无意的暗示自己,但是那时候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怎么追回媳妇了,而且因为那件事也和她疏远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