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智宸看着媳妇一脸坚决的样子,抿了抿嘴,也是一脸的坚定,“我不会放弃的!”

    “不要再做这些无用功了,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我们也不是当初的我们了!”时念巧有些头疼,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变成了滚刀肉一样,前世他可是经不住一点重话的。

    这几次见面她没有一次给他好脸色,说话也是毫不客气,他竟然还能说出“不会放弃”这样的话。

    “那样更好,我们重新认识,重新开始!”宋智宸说这话的时候手轻轻握紧,他知道媳妇已不是当初那个单纯懵懂的农村女孩,她经历了那么多早已经蜕变成了白天鹅,但是他依旧不会放弃。

    时念巧没有再回答他的话,空气似乎一下凝结住,她感觉脑袋顶已经要被男人灼热的视线烧出一个洞,心里在不断地思索着要怎么能让他放弃。

    宋智宸倒是很享受这一会儿的宁静。可以静静地看着媳妇,就这样看一辈子也好。

    不知道坐了多久,时念巧突然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水滴掉落在脸上,她抬头看了一下,天已经黑下来,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她赶紧站起身推着宋智宸的轮椅往屋子里走,天上瞬间就砸下豆大的雨点。

    时念巧将宋智宸匆忙推进屋子里。

    进了屋子发现时田里和宋扬名两个人已经喝的红着脸抱着膀子说酒话呢!

    “老时啊……我保证,只、只要巧巧成了我的儿媳妇,我们全家都会对她好的,那个臭小子敢欺负她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老宋啊,我、我和孩子妈商量了,要给闺女招、招个上门女婿,我舍不得闺女啊!”

    “那就让臭小子上你家来!”

    “我不要,你家那个臭小子不喜欢我家闺女,我闺女不能嫁!”

    这两个人说话舌头都长了,眼也直了,这酒一看就没少喝,不知道醒了还记不记得自己说什么了。

    宋扬名听了时田里的话没有回答,脑袋突然砸到桌子上睡着了。

    时田里伸出手推了推他,“老……老宋……咱这酒还没喝完呢……闺女再给爸拿一瓶来……”

    话还没说完,也趴在宋扬名身上睡着了。

    时念巧看着这两个醉鬼一阵脑仁疼,她不好的预感又来了,觉得宋家这一家三口今晚是回不去了。

    果然张月红和陈美华从屋里走出来,看着两个人喝成这样对视了一下。

    陈美华立刻夸张地说:“哎呦,这外面还下着大雨,这一个醉鬼一个残废我可怎么回去啊!”

    宋智宸听了嘴角一抽抽,真是亲妈啊,什么叫残废啊,你儿子再过两个月就好了。

    但是他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转动着轮椅,看样子想要出去,“妈,你在这等着,我出去找个面的。”

    “哎呀,这么大的雨别出去了,今晚你们就在这住,家里有地方!”张月红赶紧拦住宋智宸。

    时念巧也不说话,看着这母子两个表演,但是这个天气也真的没法让他们走。

    这个年月滨市刚刚有出租车,还没有那么多,不是随处可见的,现在又是大雨天,没个一两小时估计拦不到车。

    “巧巧,咱两个把你和你宋叔叔扶到这屋睡,晚上咱三个在你那屋睡,宋小子去你哥那屋睡!就这么定了,快点!”张月红一边吩咐着,一边走过去扶起时田里。

    时念巧没办法只好跟着走过去,和张月红一边一个架着时田里先进了屋。

    宋扬名此时艰难地抬起头,用手指了指宋智宸然后又一头倒了下去。

    宋智宸明白了,老爸这是故意喝多了,原来他小时候去村里看望时大爷一家时也有住在他们家的时候。

    两家相处的是真的好。

    时念巧帮着把时田里的鞋子脱掉,把他抬上炕,有点不死心的小声问道,“妈,真让他们在这住啊?”

    张月红瞪了她一眼,“外面这么大的雨,你让他们咋回去?”

    这要是前世她巴不得多和宋智宸亲近,可能心里还会非常乐意他们住在家里,现在她只想离这一家子远远的。

    但是现在这一醉一残的还真没法撵他们走。

    张月红把时田里安顿好就走出屋子,和陈美华一起架着宋扬名又进了屋。

    “你傻站那干啥呢?还不赶快把宋小子领你哥那屋去?”张月红扒拉着时念巧,把她撵出屋去。

    时念巧撅着嘴,推着轮椅走到时海峰那屋,推开门把他往屋里一送就转身要走。

    宋智宸一把拉住她的手,顺势抱住她的腰,这会儿屋子里没有人,他胆子也大了一点,“媳妇……”

    时念巧扭着身子要挣脱。

    “媳妇,让我抱一下!”宋智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恳求的语气说:“一会儿就好!”

    宋智宸搂着媳妇的腰,头靠着媳妇的背上,才感觉自己是真的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