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在红阳大街后面的胡同里,有什么事你也可以过来找我,你一打听老何,这一片都知道我!”

    房主简直把老底都交待给时念巧了,时念巧不租都不好意思了。

    “那这个房租多久付一次呢?”

    大叔好像怕时念巧反悔一样,抢着说道,“三个月、半年都可以!”

    他回答的太快太干脆,让时念巧不禁又审视地看了他一眼。

    但是时念巧脸色很快就恢复正常,笑着说:“大叔,那就三个月一付吧!”

    现在房租相当于省下了一半,三个月才九十块,剩下的钱用来装修店面和运营绰绰有余。

    但是时念巧提出三个月一交却是考虑的其他因素。

    “行,我再给你让一个月,你到时候收拾一下,这个写字台也是劳保店之前留下的,就留给你用了!”大叔说完就拿出一份手写的合同给时念巧。

    合同很简单,就是写明了租金,租赁时间等。

    时念巧看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名字,直接付了九十块钱给大叔。

    大叔打了收条,写了自己家的地址,留下钥匙笑咪咪地走出店。

    时念巧看着大叔走出门,后脚就偷偷跟上。

    只见大叔拐了个弯走到旁边的胡同里,站在那里在和什么人说话。

    大叔背对着时念巧,面前有一个轮椅,轮椅上的人被大叔挡着看不见是谁。

    但是时念巧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因为她看见了贾元武。

    贾元武作为前世宋智宸最好的狗友之一,时念巧和他很熟悉。

    他和宋智宸两个可以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她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贾元武其实这个人还不错,是宋智宸那些朋友中,为数不多对她释放善意的人之一,对她一直很尊敬,前世见面总是嫂子长嫂子短的叫着。

    时念巧躲在胡同口看着大叔将手里的合同,以及收下的九十块给了轮椅上的人,也就是宋智宸。

    大叔在那连比划带嚷嚷地将时念巧租店面的过程讲给面前的宋智宸听。

    末了说了一句,“小伙子,哄媳妇开心是对的,但是你也得抓住了啊!你媳妇那么俊的一个姑娘,开的店又是专门给人介绍对象的,到时候有好的不得自己留下来啊?你看你这腿脚也不利索,到时候人家姑娘万一看好了别人嫌弃你咋办?凡事也得给自己留个心眼!”

    大叔说话很实诚,但是他哪里知道宋智宸只不过是腿暂时骨折了,又不是真的瘸了。

    大叔的一番话成功的让宋智宸的脸一下就黑了,贾元武在旁边憋不住笑,但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能拆兄弟的台。

    贾元武连忙上前一步拉着大叔笑着说道,“何大叔,谢谢你了,我们有事就去找你!”

    “行,行!那我就先走了啊!小伙子,叔祝你好运啊!”何大叔说完很潇洒的挥挥手朝胡同的另一边走去。

    贾元武一看大叔走远了,就开始忍不住的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

    很少看见宸哥吃瘪,刚才大叔说的“腿脚不利索”,以及“看好别人嫌弃你”这两句话足以让他遭受一万点暴击,这大叔太可爱了,可真知道哪句话能戳人心窝子,让人添堵。

    宋智宸现在可不就这两点忌讳么!

    一个是腿现在行动不便,不能玉树临风地出现在媳妇面前,另一个就是怕媳妇被人拐跑了!

    宋智宸咬着牙,伸出胳膊一把抓过贾元武的脖子,把他拉的弯下腰,再伸出另一只手猛捶了他几下。

    贾元武这会儿只顾着好笑,完全感觉不到疼,一边和宋智宸闹着一边笑得肚子疼。

    宋智宸的手突然停下来,把他往旁边一推,贾元武被推的一个趔趄,站住脚以后抬头一看,宋智宸在轮椅上坐得笔直,表情有些抖动,带着紧张。

    再看看越走越近的俏丽身影,心里想到,完犊子了,露馅了!

    时念巧面无表情地站在宋智宸的面前,定定地看了他有半分钟。

    这半分钟让宋智宸有些如坐针毡,他知道事情败漏了,媳妇肯定生气了。

    他咽口唾沫,然后有些僵硬地牵起嘴角,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媳……媳……”

    话还没说完,看见时念巧眼睛里的威胁之意,宋智宸把到嘴边的“妇”字硬生生地咽进肚子里,讨好地语气叫了一声,“巧巧!”

    “这么做有意思么?”时念巧的表情有些冷,声音带着疏离。

    宋智宸有些心虚地别开眼睛,“我……我只是想帮一下你……”

    时念巧没理会他,依旧冷着声音问道,“租金一共付了多少?”

    “不……不用给我……”

    时念巧不再答他的话,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纸和笔,“既然你不说,那就按照七百二算吧,你已经收到九十了,还差六百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