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顾客交谈的时念巧此时根本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街对面男人的眼里。

    她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眼前的顾客身上。

    这个顾客是第N个询问家具的顾客。

    是一对中年夫妻,穿着谈吐看起来都很不俗。

    两口子来自帝都,已经退休了,老公的老家就是滨市,所以过来小住。

    因为不常回来这边,所以想买些看起来好一点的二手家具放在屋子里。

    但是走了一圈,那些看起来都太破旧了,这会儿一眼就相中了他们的柜子。

    时念巧其实对老爸翻新的这套家具挺有信心的,凡是来这里看的人都会相中,不仅看着像全新的,而且样式经过时田里简单的处理以后,变得与众不同,在这个时代来说很新颖。

    中年女人越看这套柜子越喜欢,虽说她和老公是在这边小住,但是已经在这边买了房子了,估计以后会经常来这边。

    现在这套家具和新的一样,才两百块钱,在她眼里非常值的。

    两口子一商量,就定下来了,直接点出二十张大团结交到时念巧的手里。

    爽快买家送包邮这是必须的,所以时念巧让老爸去找三轮车帮着这对中年夫妻送货上门。

    时念巧帮着老爸刚把所有家具放在三轮车上,之前第一对来看家具的母子两个又回来了。

    “哎呀,这家具是卖了吗?”中年妇女跑的有点气喘吁吁的,一看到家具在装车,眼里有着慌乱和遗憾。

    时念巧看着她笑了一下说:“是的,阿姨,刚卖掉!”

    中年妇女拍了一下大腿,“唉!我这紧赶慢赶的,就晚了这一步!”

    中年妇女带着儿子刚才走的时候心里一直惦记着这套家具,要是没看到这套家具可能也就凑合买其他的旧家具了,但是看过之后,就觉得那些旧的更入不了眼了。

    两母子刚才走到半路的时候,两个人商量着,最后一咬牙,决定到时候借点钱也要把这套家具买下来,毕竟这要比全新的便宜一半价格不止,而且还和全新的看起来没区别。

    现在两人这一犹豫,一个来回,人家家具卖了,中年妇女后悔的直拍大腿。

    旁边的年轻人看着家具眼里也都是不舍,但是看着自己老妈后悔的样子,年轻人还是过来安慰道,“妈,没有就算了,我们下个星期天再来看吧,说不定还能碰上好的呢。”

    话是这么说,他们已经连着三个星期过来看了,这是头一次在二手市场看到这么好的家具,谁知道就这么一犹豫就没了。

    眼瞅着儿子的婚期越来越近了,中年妇女心里也着急。

    时念巧看着母子两个,想了一下说道,“阿姨,这样吧,你们要是有旧家具,到时候我爸可以上门给你们翻新,如果是这样的三件套,包人工包翻新用的材料一共收您一百块。”

    中间妈妈一听,眼睛一下亮了,“真的可以吗?那感情好啊!”

    时念巧从兜里拿出小本子,写了自己的地址撕下来交给母子两个,“阿姨,这是我家的地址,到时候您想好了可以去我家找我爸!”

    “哎,好好!我姓李,你叫我李阿姨就行!闺女怎么称呼你啊?”

    “李阿姨,我叫时念巧,这是我爸,您可以叫他时师傅!”时念巧拉过时田里向李阿姨介绍着。

    时田里憨厚地冲着李阿姨母子笑了一下。

    “好好!时师傅,等着我这边准备好,就去请您!”

    李阿姨说完领着儿子高高兴兴地向前面走去。

    之前他们在前面看了一套家具,木料还可以,就是太破旧了,才四十块就能买下来,现在要是能翻新,一共加起来才一百四十块,这样还能当个新的用。

    等着那对母子走了以后,时田里骑着自行车带着闺女,跟着拉家具的三轮车,一起送到那对夫妻的家。

    贾元武看着人家都走得不见影了,宋智宸还在那抻着脖子看,忍不住开口说:“宸哥,咱也该走了吧?”

    “走吧!去红阳大街!”宋智宸有些依依不舍的任由贾元武拖着走到车旁边,贾元武把他扶到车上,再把轮椅折好,上了车开车走人。

    他给领导开车就这点好处,平时领导不用车时,这车就跟自己的一样,他想去哪去哪。

    但是他现在最憋屈的是,这车俨然成了宋智宸的私家车,他成了私人看护加保镖再加司机!

    时念巧几个人到了中年夫妻的家,这是他们回来滨市以后刚买的平房,不是很大,但是看起来很舒服。

    “对了,你们可以给做家具翻新是吧?你看看这个书柜能不能给翻新的和这套家具看起来差不多的样子?”中年女人指了指屋子里的书柜。

    这是之前他们买房子时卖主不要的。

    开始看着还行,但是这些家具一摆过去,就显得那个书柜太破旧了,怎么看都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