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念巧长出一口气,声音放得柔了一些,“你回去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我的情况心照不宣,既然重来一世就不要再有所牵绊了,曾经的过往就让它烟消云散吧!我不恨你,所以你也不需要内疚,你走吧!”

    时念巧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开。

    “媳妇!巧巧!”

    宋智宸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时念巧不为所动。

    “扑通”一声响起,时念巧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硬下心肠继续快步走着。

    倒在地上的宋智宸看着时念巧决然离开的背影心里一片苦涩,他的小媳妇不肯原谅他,不愿意见他,连恨他都不屑了,他该怎么办?

    时念巧走进自家院子关上门,手扶在门栓上半天没有动。

    “把你哥送走了?”张月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是!”时念巧马上调整好情绪,转过身,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张月红。

    张月红正端着鸡食盆在喂鸡,看见时念巧转过身,瞧见她的眼睛有些红,眼角还有没擦掉的泪水,心里也有些难受,“唉,你哥走了我这心里也怪不得劲的,你说我们到城里来了,就把他们一家三口扔村里了,豆豆还那么小,到时候地里忙的时候也不知道孩子能吃上饭不?让他们来城里发展也不来!”

    说完,张月红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时念巧连忙上前拿过张月红手里的鸡食盆放在一边,双手握住老妈的手,“妈,再过几个月农闲的时候哥嫂不就又来了么!”

    “嗯,就是觉得这心里怪不落忍的……唉,不想了,你也别哭了,看你们兄妹感情好,我这心里也算是挺安慰的。”张月红说完先是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又拎起袖子朝时念巧的眼睛上擦了一下。

    时念巧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了。

    难道刚才听见宋智宸摔倒的声音时哭的?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真是身体比思想诚实。

    她以为前世自己经历了那么多,早已经对这个前世的渣夫没有任何感情了,没想到只是听到他摔倒的声音就落泪了。

    胡同口的宋智宸此时已经被贾元武扶起来了。

    贾元武帮宋智宸拍打着身上的土,看着他一脸的木然,叹口气背起他回到车上,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到车后座上。

    他刚才一直在车里等着宋智宸,不知道宋智宸和那个女孩说了什么,但是他看得出来,兄弟被拒绝了,而且那个女孩走的很决绝。

    自己这个兄弟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女孩他都不知道,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宋智宸那么痴迷地看着一个姑娘家。

    那个女孩虽然穿得挺普通,但是气质很好,和那天在酒吧看见的杜芸芸不是一个类型。

    贾元武看宋智宸还在透过车窗痴痴地看向女孩家的大门,不禁问了一嘴,“那个女孩是谁啊?”

    宋智宸讷讷地回了一句,“我媳妇……”

    “啥?”贾元武顿时惊了,猛地转回头看向宋智宸,这小子脑子撞出毛病了吧?他什么时候有媳妇了?

    刚想调侃他两句,一看他那副生无可恋的死德性,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贾元武回身拧了一下钥匙打火,准备开走,结果宋智宸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等会再开!”

    宋智宸还在扒着车窗看着时念巧家的大铁门,眼里带着期盼,他好希望媳妇能够从门里走出来,往这边看看,最起码证明她还在乎自己。

    但是宋智宸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大铁门有十分钟了,也没见铁门再打开一次。

    他有些不舍得收回目光,叹口气说:“开车吧!”

    宋智宸说完就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心里难受极了。

    媳妇不原谅自己怎么办?

    但是他不会这么放弃的,重来一世,他要好好追求媳妇,让媳妇重新爱上自己,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

    但是该怎么追?他两辈子也没追过女孩子啊?

    宋智宸突然来了精神,拍拍贾元武的肩膀,“小武,你知道该怎么追女孩子吗?”

    “啥?追女孩子?!”贾元武感觉自己的三观快被震碎了,兄弟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从哪冒出个媳妇也就算了,这会儿还问他怎么追女孩子?

    自己媳妇还用追?合着这还没追到手呢就管人家叫媳妇?!

    兄弟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论追女孩子这事,你得请教洪军……”贾元武话说一半,想到两个人的关系,这洪军要是能帮着宋智宸追媳妇那才怪呢,不给他下绊子就不错了。

    听贾元武提到洪军,宋智宸的眼睛亮了一下,怎么把这个小子忘了?

    这小子在追女孩上可是有一套的!

    想来还得感谢他呢,要不是他刺激自己,自己还不能喝多酒出车祸,不出车祸还回不来,很有可能就错过媳妇了。

    前世也是因为相同的场景,自己被他刺激的一生气走了,然后就出了车祸,最后是媳妇守在病床前照顾他两三个月。

    想到前世媳妇照顾自己那段时间,宋智宸就想猛捶自己一顿。

    那时候自己太混蛋了,一点不领情,还每天讽刺她,特别是因为她尽心地照顾自己父母逼着他娶她,让自己更加厌烦。

    这一世没人逼着了,他自己想娶了,可是媳妇不理自己了!

    宋智宸越想心里越难受,忍不住伸出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贾元武在前面听见这一巴掌响,惊的身子一震,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兄弟,怎么感觉像是不认识他一样?这出了一场车祸把脑袋撞出毛病了?

    宸哥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个情种,他之前是最讨厌矫情的人了,看来是真的喜欢那个姑娘。

    “你既然喜欢那个姑娘怎么不和叔叔阿姨说啊?我看这个姑娘长得也挺漂亮的,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我觉得叔叔阿姨会接受她的。到时候也就不会逼着你和那个村妞结婚了!”贾元武看着宋智宸的样子心里替他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