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华和宋扬名递了个眼色,两个人一起走出病房,留给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

    等他们一走出病房关上门,时念巧松了口气,刚才有他们二老在,她还是有所顾忌的。

    时念巧将桔子放在桌子上,站起身,“即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

    “哎,媳……巧巧!时念巧!你别走!”宋智宸一看时念巧要走,急得要从床上跳下来。

    时念巧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于他今天的举动有点看不懂,这人怎么和前世不一样了?他不是很烦自己吗?那天相亲的时候不是还义正严词的讲了一大通吗?这会怎么还一副舍不得自己走的样子。

    “你好好休息吧,你的腿只要好好休养会没事的!你的针回血了,我出去的时候会帮你叫护士。”时念巧撇了一眼宋智宸输液的手,转身毫不留恋地出了病房门。

    宋智宸一下傻了眼,这怎么剧本不对呢?前世的悉心照顾呢?前世的父母逼迫他娶她呢?这怎么都变了?

    没一会护士进来帮宋智宸重新扎了针。

    扎针的时候宋智宸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心里慌乱极了,这一世的媳妇怎么和前世完全不同了?

    宋智宸此时的脑海里猛然间滑过一幕,那是他还没有重生回来的记忆。那是前几天在咖啡屋与时念巧相亲的情景。

    她当时说的那些话,好像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一样,她怎么会知道?

    这可是前世没有的一幕!

    想到自己是重生的,那么时念巧会不会也是重生了?

    想到这个可能,宋智宸坐不住了,如果媳妇也是重生的,那么事情就难办了!

    如果媳妇重生,她一定是恨他的,毕竟前世离婚以后,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到死都不愿见他一面。

    前世的他可真的是追妻火葬场,亲眼看着她火化成灰,亲手埋葬了她的骨灰。

    宋智宸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重生时的喜悦,他的心里一片刺痛,想到时念巧刚才疏离到几乎冰冷的眼神,想到她看见他的针回血了也能用那么平静的语气说话,他的心更痛。

    前世的时念巧可是一点见不得他受伤,哪怕只是一点点伤,她都会流泪心疼,但是前世他是怎样的?他只会觉得她矫情,软弱,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因为她爱他才会那样。

    前世的时念巧有多爱他,今生就有多恨他!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是在四月一日这天重生了,这是老天在玩他啊!

    重生在什么时候不好?要是在婚后,他每天回家能看见她,到时候死皮赖脸地哄着她,也有点希望。

    但是现在……

    宋智宸心里咽下一片苦涩,无论今生的时念巧有多恨他,有多厌恶他,他都不会放弃,他这一世只要她,只想和她在一起!

    他要让她知道,他真的知道错了,他不能没有她!

    前世他安葬了她以后,没过几年就抑郁而终,每天都生活在懊悔与思念的漩涡之中,这一世他不要再过没有她的日子,他要重新追求她,让她重新爱上他!

    想到这里,宋智宸的眼底迸发出坚定的光芒。

    陈美华和宋扬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时念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巧巧呢?是不是你把她气走了?”陈美华有些着急的问。

    “妈,我没有,我想挽留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气走她!”宋智宸心里有些委屈,但是也很欣慰,老妈还是和前世一样维护着时念巧,如果前世没有爸妈在其中周旋,是不是他和时念巧连一年的婚姻都维持不了?那么他是不是也就永远无法知道她的好了?

    想到这,宋智宸感激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爸妈,这一世他不仅要好好补偿自己的媳妇,还要好好孝顺爸妈。

    前世知道他和时念巧离婚以后,爸妈又伤心又生气,而他后来明白自己的心以后也不愿再婚,所以爸妈为他操碎了心。没几年就相继生病离世。

    所以这一世他重生的意义就是补偿所有他曾经亏欠的人!

    “妈,我想出院!”宋智宸在医院实在待不下去了。

    “不行,医生说了,怎么也要住一个星期,才可以回家静养!”陈美华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你就踏实住院吧,那些个狐朋狗友少见几天没事!”宋扬名看着儿子的样子以为他着急出去玩。

    “我……我没有……爸、妈!你们还想不想要儿媳妇了?”宋智宸心里憋屈死了,他着急去见小媳妇啊,要是媳妇还是前世那么爱他、百依百顺的,他也就不着急了,但是媳妇要是重生的,他不看住了被人抢走咋办?

    “外面那些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哪有巧巧好,我告诉你啊,除了巧巧,你少往家领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陈美华说完生气地一拍桌子。

    “你妈说得对,我看你那些朋友就不顺眼!你看看你整天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像什么样子?头发烫的和鸡毛掸子一样,还有你那个什么喇叭裤赶紧给我扔了!穿得什么玩意?都能扫地了!”宋扬名一想起儿子的打扮就生气。

    “爸,你放心!我出院就去剪头发,重新买身像样的衣服换上,行不爸?不生气了啊!”宋智宸也觉得现在这身有点辣眼睛。

    但是前世他这个时候正是年轻追求时髦的时候,这两年陆续上映了日本电影《追捕》和《望乡》,里面的大风衣,喇叭裤,蛤蟆镜,爆炸头、大波浪卷发都被认定为最新的流行元素,年轻人没有不跟风效仿的,这些正经流行了好几年呢!

    他前世这个时候也是个叛逆的小青年,自然追求这种时尚,但是经历了前世后来发展的时尚潮流,他的审美观自然有了改观。

    而且他现在要洗心革面,争取媳妇的宽大处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