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吃过早饭,张月红在家拿着破布破衣服练习,时田里和时念巧父女两个一起出门。

    时田里的自行车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修理门窗、干木匠活”之类的字眼,车把上挂着工具袋子。

    刚走出胡同口,时念巧有点不放心问道,“爸,你自己一个人出去真的行?不用我跟着?”

    时田里摸摸她的头,大笑着说:“能行,你听爸给你喊两声啊……咳咳……”

    时田里清了一下嗓子,声音洪亮的喊起来,“修理门窗、桌椅板凳啰!干木匠活啰!”

    “闺女,你看爸喊得咋样?”时田里满脸都写着,闺女快夸我!

    时念巧被老爸的表情逗得忍不住捂嘴笑,“我看行!爸你这嗓门还是和当年一样!”

    “那当然了,当年你老爸我好歹是管着好几百人的生产队大队长,就靠这大嗓门唬人了!”时田里一提起当年的事满脸的得意。

    “哎,修理门窗是吧?过来帮我看看我家这个门吧!”

    一个声音传来,父女两个同时回头,就见旁边一户人家开着门,一个男人从里面探出头看着他们。

    “妥了,你老爸我这就要开张了!”时田里心情舒畅,这刚才只不过就是给闺女亮下嗓子就来活了,看来这个活计能干!

    时念巧冲着老爸摆摆手,“行,爸,您去忙吧,那我去学校了!”

    时田里也和闺女摆摆手,就推着自行车去了旁边的院子。

    时念巧看着自己的老爸兴冲冲地走进那家院子,嘴上露出一抹笑,希望老爸能早点找回自信,她可不舍得老爸那么好的手艺每天这么走街串巷的讨生活。

    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她相信以老爸对木匠活的喜爱,很快就找回感觉了。

    时念巧出了胡同,走到车站,坐车去了滨市大学。

    到了滨大下了车,时念巧直奔教学楼,来到校长室,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时念巧推门进了校长室,“李校长好!”

    “快进来!”李校长看见时念巧很高兴,冲她招招手,“这次有个好的分配去处非你不可!”

    时念巧没有做声,她上这个大学其实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因为前世总被渣夫奚落她高中没毕业,心里有点不服气。

    包不包分配的她根本不在乎,她也没打算按部就班的上班。

    重生一回她得搞自己的小事业,上班太耽误事!

    但是校长这么热情她也不能甩校长的脸。

    “市委宣传部,怎么样?我就觉得适合你,我和他们说了,你发表过很多散文诗歌,那边高兴着呢,点名要你去呢!”李校长说得挺兴奋。

    因为时念巧来自农村,但是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多次在报刊上发表文章,这可都是学校的荣誉。

    所以李校长也是破了例,亲自为她挑选分配的单位。

    时念巧咽了口唾沫,面对李校长满是兴奋的脸,觉得自己有点难以启齿。

    李校长看到她一脸为难的样子心里有点奇怪。

    “你……不想去宣传部工作?”李校长觉得这个工作要是和别的毕业生一说估计会高兴的蹦起来,但是面前的时念巧怎么看起来一点不兴奋,还有点不大情愿的样子呢?

    “李校长……我不想去工作,我想……自己创业!”时念巧有些艰难地说完自己的想法。

    李校长肯定会觉得自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么好的工作竟然会拒绝。

    如她预料的一般,李校长立刻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滨市大学的学生你要自己去创业?!”

    李校长顿时觉得是现在自己老了不能理解年轻人的想法了吗?

    放着这么好的工作不要去当小商小贩吗?

    在他的眼里,创业就是去做小商贩,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他无法想象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沦为贩夫走卒会是什么样子。

    “李校长,对不起,辜负您的好意了,我有我自己的理想,不想去按部就班的上班……”

    李校长直接打断她的话,不客气地说:“你的理想就是要当个小商小贩?!”

    “不,李校长,创业分为很多种,可以做的生意也有很多,小商小贩只是其中一种。”时念巧知道李校长这个人有些守旧,尽量委婉地和他辩驳一下。

    “你简直是胡闹!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还这么尽心尽力地帮你张罗分配的事情!”李校长有点怒了,觉得时念巧有点不知好歹。

    时念巧知道李校长对自己挺上心的,毕竟学校里的农村大学生并不多,出类拔萃的更少,李校长既是赏识她,也是照顾她。

    但是她也挺委屈的啊,她没想让李校长帮她操心啊!

    她巴不得分配的时候把她落下呢!

    “行了,你出去吧!我看看你到底能混成什么样!”李校长感觉自己被她伤透了心,不想理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孩子了。

    时念巧深吸一口气向李校长行了一个礼,“李校长,我会用实际行动向您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

    李校长撩起眼皮不满地看了她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我看你怎么证明!”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做出一些成绩来的!”时念巧始终保持着微笑。

    “行了,你走吧!看见你就烦!”李校长失望地挥手赶她走。

    “李校长,那……我先回去了!”时念巧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哎,要是混不下去了,过来找我,我到时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给你安排一下!”李校长终是有点不忍心,毕竟一个农村上来的孩子,怪不容易的,又这么优秀,难免有点心比天高,谁没个年轻冲动呢!

    时念巧看着李校长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一个在闹脾气的倔老头,她笑着再次向李校长行了个礼,“好的,谢谢李校长!”

    她相信自己不会回来找李校长的,但是总要给倔老头一个台阶下,毕竟人家也是真心为自己好。

    时念巧出了门,感觉一身轻松。

    我的小事业,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