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的呀,爸,你看看还会骑不?”时念巧笑盈盈地说道。

    时田里年轻时候做生产队长的时候经常骑着队里的自行车到处走,不做队长了以后就再没骑过。

    时田里看着崭新瓦亮的自行车,左摸摸右瞧瞧,心里也很激动。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有辆自行车。随即突然觉得不对,“巧巧,你哪来的钱买自行车?”

    “对啊,巧巧,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张月红也觉得奇怪,这自行车可不便宜,他们一家省吃俭用一年也攒不出个自行车钱,这丫头从哪弄的钱,随即她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冲过来一把揪住时念巧的胳膊,“死丫头,你快告诉妈,这自行车哪来的?”

    “哎呀,妈,这是我正大光明买的好吗?我的钱也来得清清白白,一会再跟你们说!”时念巧扒拉下张月红的手,又冲着时田里说:“爸,你先试着骑一下,看看还会骑不?”

    “哎,好!”时田里听闺女说了这是自家买的,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马上推起自行车往院外走,“院太小,我出去骑!”

    说完就兴冲冲地推着自行车走出院子。

    “唉,孩儿他爸,你就在院里骑一圈得了,外面太滑了!”

    张月红跟在后面紧着喊,这时候才三月多份,路上还有积雪,比较滑。

    “没事没事,想当年,我在冻了冰的江面上都敢骑,这里算什么!”时田里觉得自己又回到年青那会当生产队长的时候了,跨上自行车一溜烟骑没影了。

    张月红气得又转过身捶了时念巧一下,“你看看你,非得整个破自行车给他,这会路这么滑,卡倒了咋办?”

    “哎呀,妈,你放心吧,我爸心里有数!”

    时念巧说完就要往屋里走,结果没走两步,被张月红一把抓住,“等会,死丫头,你跟我说明白,你买自行车的钱哪来的?”

    时念巧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她老妈会揪着这件事不放。

    “妈,你跟我进来吧!”时念巧说着把张月红拉进屋,按到椅子上坐好。

    然后回屋随便拿出一本《当代》,一本《花城》,翻到有自己作品的那页,“妈,你看看这个夜雪就是你闺女我的笔名,这个就是我写的,钱也是人家给的稿酬!”

    “稿酬?啥叫稿酬?”张月红识字不多,翻着手里的书也看不明白时念巧写得是个什么东西。

    “稿酬就是我给人家投了稿子,人家选中了,发表在刊物上以后给我的酬劳!”时念巧耐心地给老妈解释着。

    “就写点东西人家就给那么多钱?都能买辆自行车?那人家还用上班干嘛?都去写你这个什么稿子不是赚钱更多?”张月红有点不相信。

    “哎呀,妈,你不懂什么叫知识改变命运吗?得肚子里有点东西才能写!你以为稿子是什么人都能写的,人家杂志社什么稿子都会收的啊?”时念巧觉得和老妈有点解释不清楚了。

    张月红听了以后撇撇嘴,“还肚子里有东西?意思就你厉害呗!”

    “是您闺女厉害!”时念巧马上狗腿地蹲在张月红的腿边,一边帮她捶着腿一边说着。

    “你那还有多钱?都拿来给我,我帮你管着,你太能乱花钱了,就是人家给的那个什么酬多也不禁你这么造的。”张月红想着昨天在商店时念巧花钱不眨眼的样子就心疼。

    “妈,这钱我还留着有用,我先给你一百生活费,到时缺啥买啥你花就行,不够我再给你!”时念巧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张大团结放到桌上。

    张月红一看闺女随便一掏兜就是一百块,吓得立刻站起身,“你……你咋还有这么多钱呢?”

    “妈,你就拿着放心花就行了,我既然说让你们进城就有能力养活你们,别的事你就甭操心了。”

    时念巧心里想着,如果告诉老妈自己那里还有多钱她是不是得吓得坐地上?

    “这……这真的是给我的?”张月红拿起桌子上的钱,有点忐忑,这要是在村里,这一百块钱省着点花够他们家一年的家用了。

    “妈,你就拿着好了!”时念巧毫不在意地说着,本来她还想问问老妈想不想要一台缝纫机,她可是知道的,村里的老陈家买了一台缝纫机给她羡慕坏了,总是念叨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台缝纫机。

    时念巧知道张月红很喜欢做衣服,而且做得很好,这三年多她每次假期回去都会给她带一本裁剪书或者大众电影之类的杂志。

    张月红很喜欢,没事拿点旧衣服改改,或者废布剪剪裁裁的,但是没有缝纫机,只能用手缝,她总说要是有台缝纫机,以后全家人的衣服都不用买了,想要什么样子,她都能做出来。

    但是今天一辆自行车加这一百块钱,已经吓到她了,时念巧觉得还是不能再刺激她了。而且问她肯定会不舍得,等着上街自己给她直接买一台回来就好了。

    时念巧拿起桌上的刊物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张月红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跳起来喊道,“等会,巧巧,那个……今天你陈阿姨和宋叔叔来了,还带着他家的那个小子来了,本来想见见你的,结果你个死丫头干等不回来!”

    “见我干嘛?你们有没有说我上大学的事?”时念巧皱皱眉头,对宋扬名和陈美华这对前世的公婆,时念巧是一万个挑不出毛病,绝对是世纪好公婆的典范,没有比他们做的更好的了,但是那个渣夫她是死都不愿意见。

    “那个……当年不是给你和宋家那个小子定了娃娃亲吗?今天走的时候你陈阿姨又提起来了,本来今天就是想让你们两个见一面的,但是你没回来,她就说明天上午十点让你去什么温馨咖啡屋那,你们两个小的见一面!”

    “我不去,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亏你们想的出来?谁爱去谁去,我不去!”时念巧说完转身进屋把门关上,然后又划上插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