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二十一章 仙武双修?

第二十一章 仙武双修?

    姜海自顾自的耸了耸肩,自己也是头一次和旁人提及这段往事,虽说过去了很久,但他前朝遗孤的身份一旦被楚南高层知道,还是灭顶之灾这般。

    起先,姜海并不打算将这些告知司徒空,可现在司徒空先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他,也就是信任,对于这样的兄弟,自己自然也要有所表示。

    “你小子这是逼着我上贼船,你总得给我说说这仙法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吧?”姜海无奈的叹息,他志向并不远大,能修炼能活得长久些是他最大的愿望。

    司徒空哈哈一笑,既然姜海肯学,自己自然是知无不言了。

    这一顿解释又是隔天的清晨,司徒空这才感受到了太一的苦恼。

    被一个小白追着问东问西,还得耐着性子解释是有多烦心,还有更者,姜海有些提问甚至让司徒空无言以对,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比他早接触到修仙没多久。

    太一好歹是个修仙活字典,可偏偏当司徒答不上来的时候,找他帮忙解释,他还不理,完全就当没听见。

    司徒空无奈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胖子,你能让我休息会么,心法和术法我都临摹在纸上给你了,你自己先琢磨怎么迈入开尘吧。”

    姜海早就想拿着这两本修仙秘籍回去了,听到司徒空这般说,自然不再多问,毕竟实践才是寻找真理的第一步。

    只见他一把将两本书揣进怀里,忙不迭的夺门而出,“那我就可就先走一步了,大智那有你我放心,嘿嘿嘿。”

    送走了姜海,司徒空心中荡起一丝满意和安稳。

    姜海的修仙意味着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走在这条孤独的路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道友就这么出现了。

    守稳心神,司徒空盘腿思索了往后的规划。

    首先,帝都是肯定要去了,现在局势迷离,自己的父亲兄长都在那里,能提前知道形式就方便日后做些打算。

    其次,自己在医治好王大智之后,势必要在进京前迈入灵海期,以便更好的自保。

    最后嘛,太一似乎对帝都建安很是上心,这次去一定要摸清楚他还有什么瞒着自己。

    司徒空将放在桌上的早点假装捣鼓了下,理了理自己的长袍,便朝王大智房间走去,将王大智治愈之后,自己也能专心修炼了。

    推开房门,温大夫早就在房内将他金针放血,见司徒空来了,这才停了下来,起身道:“少爷来了,那老朽先退下了,王小兄弟的血脉运行正常,想必不多日,在少爷的治疗下便可痊愈了。”

    司徒空恭敬的朝温大夫拜了一拜,“辛苦温伯了,这些天如果不是有您在,大智的治疗也不会如此顺利。”

    温大夫连连摆手,笑道:“只是略尽薄力而已,昨日我也去过侯府,府内一切安好,夫人也只稍加询问了少爷你的状况,让你痊愈后尽早回去而已。”

    司徒空再次一拜,“多谢温伯。”

    温大夫捋了捋胡须,嘴角透着笑意,自己还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少爷。

    这个侯府小少爷完全不像别的王公子弟般,反而谦逊有礼的很,对自己一个郎中还能如此礼待,越加满意,笑嘻嘻的便出去了。

    司徒空坐在王大智身旁,伸出手按在他的额头,神识小人再一次进入王大智体内,开始了其它地方的修复。

    整整两天过去,随着王大智的一声轻哼,司徒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疲惫的按捏着那只一直按在王大智额头的手臂自言自语,“可算全部修复好了,回头再让温伯金针疏通,就没问题了。”

    王大智似乎听到了司徒空的自语,原本紧闭的双眼微微张开,似乎感受到了许久未见的亮光,又皱着眉头赶紧闭合,才微微开口,“真尼玛疼啊…”

    司徒空拍了拍他的额头,轻声道:“你就好好静养着吧,往后还有更疼的在后面。”

    王大智这半梦半醒之间身子还是轻微一颤,又呼呼的睡了过去。

    司徒空这几天虽说很是疲惫,但是不断的用神识帮忙修复,自己对于神识之术的运用和理解越加熟练深入,不由感叹道这秘术的奇妙。

    在和温大夫短暂的交谈嘱咐之后,司徒空终于回到了多日未回的侯府。

    片刻时间,府内几乎所有人都齐聚一堂。

    前两日,温大夫来到府上说司徒空的身子有了康复的希望,府内顿时就沸腾了。

    少爷筋脉的事情大家多少有些耳闻,只是这些年在赵管家的三令五申之下,没有一个人敢再提及。

    可自从温大夫来到府上告知华荣夫人之后,这小少爷身体转好的消息立马在下人们之间来回传播。

    赵四也是不再遮掩,任由消息传播开来,他是府中老人,对于小少爷的事,除了老爷夫人,只怕司徒空的两个哥哥都未必比他更为上心。

    这一听到司徒空回来了,赵四那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连忙将夫人请来。

    又哭又笑的呵斥着已经都聚在前堂的用人们,“都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每人去账房领五两银子去!”

    一众下人们一个个欢欣鼓舞的这才离开。

    堂内,华荣夫人紧紧握着司徒空的手,眼中满是期待,“空儿,你的身子…”

    司徒空嘿嘿一笑,蹦跳着爽快道:“都好了,多亏了温伯,您看我这身子变得多结实。”

    华荣夫人这才眼眶湿润,不自觉的流起来了泪来,“那就好,那就好,苍天有眼,我的空儿终于好了!”

    就在这时,闭合的大门突然被一阵大风吹开,一个豪迈霸气的声音响彻侯府,震得众人耳膜一阵轰鸣。

    “吾家空儿何在!”

    一道身影瞬间矗立在了门内不远处。

    华荣夫人见到此人,急忙恭敬行礼,“三叔公万安。”随即又赶忙催促司徒空行礼。

    司徒空这才知道了这人的身份,司徒家底蕴共有三人,其一是司徒空的爷爷司徒青山,在司徒长风继承爵位后便去了楚南宗潜心修炼,与世隔绝。

    其二是司徒家仅存的叔祖,据闻也在楚南宗修炼,除了司徒空他爷爷那辈,没有人见过。

    这第三个嘛,便是唯一守在祖地的三叔公司徒青峰了,他是司徒空爷爷的三弟,也是司徒家对外的最高战力。

    司徒空连着三叩首,无比恭敬道:“司徒空拜见三爷爷!”

    司徒青峰又是一个腾挪,瞬间出现在司徒空面前,大笑的拍着司徒空的肩膀,“这便是吾家小空儿吧,哈哈哈,倒是和咱二哥很像哩!”

    司徒青峰又是一阵打量,又大笑道:“长风小子的种还真是不错,三个娃娃个个都是好崽子!”

    说罢一只手便把向司徒空的脉搏,眼中笑意越发的浓了起来,“不错,真不错!这体质!走走走,三爷爷这便带你去楚南宗!”

    司徒空一脸茫然,赶忙拉住司徒青峰,一脸苦笑道:“三爷爷我不去,我这才刚好,去那还不如跟着三爷爷您修炼呢。”

    司徒青峰抬手猛的一拍额头,“哈哈哈,倒是三爷爷我心急了,空儿你这体质现在可是比战儿那娃还好啊。”

    华荣夫人倒是一惊,自己的孩儿自己最清楚,这大儿子司徒战被誉为年轻一代的领军者,百年难遇的奇才,三儿子就算筋脉修复了,也不可能比之更好吧。

    当下开口道:“三叔公抬爱了,你可别捧杀了他。”

    司徒青峰倒是一脸正色,直言道:“我老三从不信口开河,空儿现在的天赋就是要比战儿还好,我倒是很想认识下治好空儿的那位高人呐!”

    司徒空心中暗苦,怎么刚回家就遇到个难对付的长辈,一下把自己老底给揭了不说,还要探寻医治自己的人,这谎怕是不怎么好圆啊。

    华荣夫人愣了愣,叔公都这么说了,难道空儿不仅好了,还成了又一个武学奇才?

    随即开口道:“不是旁人,正是温涛温大夫。”

    司徒青峰皱眉仔细想了想,喃喃道:“姓温的?温有为的那个崽子不成?他竟有这般本事了?”

    司徒空那是冷汗直流,这要完蛋啊,忙不迭打岔道:“哎呀,三爷爷您在那嘀咕什么呢,孙儿就在您眼前您不理,反倒这般关系旁人。”

    司徒青峰闻言,大有深意的瞧了司徒空一眼,“你这娃娃,罢了罢了,是他不是都不重要。”

    随后一抬手,凭空取出一个玉匣,又对着华荣夫人嘱咐道,“既然空儿说是他治好的,我们司徒家也不能亏待了人家,这是咱数年前偶然采得的一株野灵芝,雪儿你亲自送去,也算是聊表心意。”

    华荣夫人笑盈盈的接过称是,又与司徒空交代了几句,便亲自去往了温宅。

    待得华荣夫人走了,司徒青峰这才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司徒空道:“现在你母亲走了,是不是有什么要和你三爷爷说道说道了。”

    司徒空眼看是要瞒不住了,只得无奈道:“三爷爷您就别问了,反正我这身子是好了不就行了嘛。”

    司徒青峰见他还是不肯说明,也不再追问了,“罢了,我老人家不多嘴了,不过往后不灭功你得跟着我练!”

    司徒空又是一阵为难,自己已经修仙,怎么还能修炼夜神不灭功呢!

    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之时,太一再一次传声道:“小子,你是百纳之体,自然也能修武,眼下先应了他,我自有办法让你仙武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