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二十一章 互诉秘密

第二十一章 互诉秘密

    自天道崩塌,九方大世界破灭以来,这位曾经的大罗界唯一至尊,东皇太一,早已学会了隐忍与谨慎,自己的前三任继承者失踪的失踪,陨落的陨落,让他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失望与心寒。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慷慨霸气的语句了,天道既然让他能在自己最后的时光里遇到司徒空,那自己除了毫无保留的将所学传授,别无他法。

    “小子,你既然决定,我也不会在劝你,但是,一旦姜海那小子知道了你的事,他若不愿,我必杀他,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太一虽说不再阻挠司徒空,但是还是不愿风险的发生,只因司徒空是现在仙道的唯一希望。

    司徒空苦笑一番,这也是他担心的,姜海愿意还好,不愿意的话,自己的秘密他也就知道了,虽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司徒空也相信将还会为他守口如瓶,但以他对太一的了解,太一绝对不会留着个活口在世上。

    “对了,先前你讲过,我到了开尘期就能有办法帮你真正化形现身,如今该怎么帮你呢?”司徒空不想在姜海的事情上与太一争辩过多,故意打岔道。

    太一又是一阵叹气,“不用了,你马上要去京城,我此刻现身不是什么好事,而且现身所需材料本就极为难得,如今恐怕找都找不齐了。”

    司徒空轻微点头,但心中还是默念,再困难也得找,慢慢找,一定能找到。

    这一打岔,太一与司徒空倒是都安静了,而司徒空也到了王大智隔壁厢房吐纳休息,以便之后继续治疗王大智。

    没过多久,姜海便跟着黄子溪一道来了温宅。

    姜海一把推开房门,便急冲冲的问道:“这么急找我来干嘛呀,难道有什么好事不成。”

    司徒空白了白眼,开口道:“好事倒是没有,烦心事你要不要听。”

    姜海望了望门外,似乎有些意兴阑珊,“得,来都来了,说给我听听吧,要不要把老黄也叫上一块听你说道说道?”

    “话说老黄人呢?这事还是不要和他说得好。”

    听到这话,姜海这才走向司徒空,随即一屁股坐在司徒空旁边,“那行吧,反正老黄也没心思听别的,找玩完我就说要回家有点事,让我自己过来了,我猜八成又有新布料到了。”

    司徒空突然正色道:“阿海,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

    姜海“唉”了一声,身子直挺挺躺在了司徒空的床上,有些茫然,“也不知道,楚南宗我是真没法去,眼下也没什么我看得上它,它看得上我的宗派,看来我是无缘修行喽。”

    司徒空略带试探的问道:“那如果我说我这有功法,你愿意修炼么?”

    姜海狐疑的看着司徒空,“什么功法?要说楚南宗的入门功法,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不练。”

    “那倒不是,你觉得我们之前寻宝的那位前辈修为怎么样?”

    “要我说,那老绑子简直就是个坑,老子辛辛苦苦去挖宝,结果云里雾里的就回来了,害得老子屁好处都没捞到,我哪知道他会有什么修为。”

    “行了行了,别牢骚了,我就明说吧,我从那位前辈的墓穴里找到了他的修炼功法,你要是有兴趣,我就把它传给你,你也就不必到处寻山门了。”

    姜海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吐出两个字,“不要、”

    司徒空有些犯难了,这小子不是一直想着修炼的么,他这突然犯什么浑,“嘿,这个是造化,旁人我还不给呢,你倒好直接给拒绝了。”

    姜海直起身子,用小拇指掏着耳朵,满脸不屑的说道:“我哪知道那老绑子是不是什么高人前辈,万一是个欺世盗名的鼠辈,我若练了不就废了么。”

    司徒空听到这话,心里五味杂陈,堂堂正统紫府期仙修,力战异族而亡,在后辈眼里竟然满是不信,还被说成鼠辈,不由心生悲愤,“不学就不学,宇阳真人是位大英雄,你若是再出什么不恭敬的话,我揍不死你!”

    姜海没想到司徒空反应这么大,他很少看到司徒空生气,也知道这次司徒空是真的生气了,在他看来,不就是说了几句牢骚话嘛,犯得着这么火大么,吓得连连摆手,“哎呀,我开玩笑呢,我是真不知道那位前辈是什么人啊,你总得和我说说吧。”

    司徒空也觉得自己略有情绪了,自己安抚了下心情,缓缓开口道:“姜海,在说宇阳前辈之前,我倒想和你说说看我自己。”

    “你?你有什么好说的?”姜海又是一脸的疑惑。

    司徒空心中暗暗纠结了一番,最终还是开口道:“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的身体你也很清楚,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突然就能修炼了?”

    姜海怔了一下,他确实挺觉得奇怪的,自己曾私下了解过司徒空的情况,能让南淮侯束手无策的问题,肯定不是小问题。

    就这段短短的时间里,司徒空不仅筋脉完好,而且还这么快步入聚魂境,要说是修炼了无用神功,他还真不相信,不过既然是兄弟,司徒空自己不说,他也没必要深问。

    这次,既然司徒空自己提到了,姜海也觉得好奇,便开口道:“其实,你要说是修炼了你那什么无用神功才这样的,我还真不信,你不说我也不问,但是那既然你打算说了,我自然好奇了。”

    司徒空略有歉意道:“不说是怕有麻烦,我所修习的功法和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一旦被仇家知道,就是性命难保,连带和我有关系的,怕是也有危险。”

    姜海吃了一惊,身子略微坐直,皱眉道:“什么仇家这么大来头,让你南淮侯公子都这么忌惮小心的。”

    “万魂宗!”司徒空漠然道。

    “万魂宗?”姜海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个宗派虽说神秘,但它的强大也是不容置疑的,“你练的什么功法啊,怎么会招惹到它!”

    司徒空森然一笑,眼中寒光直露,“即便他们不招惹我,等我强大的那天,我也会去招惹它!总之,我与万魂宗不死不休。”

    姜海愣住了,这司徒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就无缘无故和万魂宗杠上了,而且还是死仇一般。

    “我有点迷糊了,你是怎么和万魂宗结到仇的啊?”

    司徒空轻轻将手掌张开,一盈盈淡蓝色的灵气缓缓出现,“就是因为它。”

    姜海下意识触摸着司徒空掌中的灵气,一股暖意直流全身,身体仿佛触电般酥麻舒坦,喃喃道:“这是什么!”

    司徒空化掌为指,“现!”,斩神小刀瞬间出现,一丝丝闪电流过刀面,原先黑色无奇的刀身在司徒空刻意的伪装下变得如蓝色琉璃一般,闪耀着炫目神秘的光芒。

    看着又一次惊愕的姜海,司徒空满意的笑了笑,开口道:“这是灵气,我所修习的不是现在千元大陆任意一种功法,而是数万年前,我们真正先辈所修习的仙法!”

    “灵气?仙法?数万年前?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姜海有些接受不了,连连疑问。

    司徒空苦笑一声,自己前不久不也和他一般么,随即开口道:“宇阳前辈是数万年前的修仙者,陨落之后,留下了《日昴三足经》和《焚天诀》这两本心法术法,我和宇阳真人一样,也是名修仙者,但我已经修习了其它功法。”

    司徒空顿了顿,继续道:“所以为了给宇阳真人传下衣钵,也是为了能让自己拥有一个真正的同道,我很希望你愿意修炼这本功法。”

    姜海扯了扯嘴角,呵呵直笑,“那宇阳真人是什么修为来着…”

    “紫府期以上,也就是现在的脱胎境以上,你可想好,一旦修仙,便是和万魂宗是死敌了。”

    姜海听罢,整个人跳了起来,对着司徒空便是吼道:“你大爷的,现在再问我有没有想好,我听都听完了,还能不练么?我不练,让你怎么自处,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司徒空面露难色,正打算解释,姜海继续说道:“我倒是没什么说法,反正我们家本就和楚南宗不共戴天,再招惹个万魂宗也就那么回事了。”

    这回倒是换司徒空惊讶了,姜家怎么和楚南宗又有些什么了。

    姜海解释道:“既然你把你的秘密告诉我了,我这不得给你个交代么,我们姜家本是前朝吴国皇族,楚南国取代吴国后,我们家这一脉躲过追杀之后,便隐姓埋名偏安一隅,说起来老子还是前朝余孽呢。”

    司徒空有些震惊了,原来一直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姜海还有这样一个身份。

    吴国本是南域众国之一,也是当时的霸主国,国力昌盛,可随着楚南国的崛起,吴国末代帝王神秘失踪,才渐渐被楚南国所取代,吴国皇室被屠戮一空,没想到还有一脉可以延续至今。

    这都是关乎生死的绝密,既然姜海把这个告诉了自己,也就等同于将自己的命交在了司徒空手里,反之,司徒空也是一样。

    两个少年就这样被绑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