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二十章 天道于我何加焉

第二十章 天道于我何加焉

    距离张胜雪与陆娇儿离去已过去三日。

    这三日里,司徒空没有丝毫没有出过房门,温大夫也一直守在司徒空身旁,配合司徒空活血续命。

    王大智受损严重的任脉在司徒空这三日里得到了极大的修复,血气在金针的刺激下,也终于能自上而下顺畅流通了。

    司徒空略感歉意的朝一直在身边的温大夫恭敬道:“这几天辛苦温伯了…”

    温大夫则是哈哈一笑,连忙摆手,“少爷这话严重了,老夫也是报以私心罢了,能见识到如此神奇的医治方法,倒是要感谢少爷了。”

    司徒空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自己还是第一次将神识外放,好在先前在太一的指导下,对于人体结构已经轻车熟路,只是这种的神识修复,对于精神上的损耗极为巨大。

    但是任脉若不先修复好,王大智能被医治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哪怕疲惫,司徒空还是很开心,因为现在任脉的修复已经差不多好了。

    在温大夫的全力相助下,王大智也终于有了意识,只是尤为虚弱,现在还无法苏醒过来。

    司徒空伸了伸懒腰,“眼下任脉已经修复好了,终于可以稍加休息了,出去溜溜放松放松,回来再解决其它筋脉的问题。”

    温大夫也是疲累的锤了锤右肩,还是忍不住问道:“少爷,老夫着实好奇你这续接筋脉之术,我也不会去过多询问,只是能否告之此术的名字,我好有个念想。”

    司徒空犯难的直挠头,这又怎么解释嘛,总不能说我体内住了个老妖怪,这是我借他的手段办到的。

    就算真这么对温大夫一说,只怕温大夫还以为自己在胡编乱造,不肯实言相告。

    思索再三,司徒空还是选择了胡诌,故作深沉道:“此术是我意外修炼的无用神功中的一种秘术,我为了能为自己塑筋造脉,便瞒着家中偷偷习得,只是此术极难练成,倒不是我不肯相授。”

    温大夫一听,虽说自己很想学,可若直接开口讨教,都有些觊觎的意图了,只得淡躬身一拜,“还请公子见谅,毕竟是学医之人,能得见如此神奇的医术,也已满足。”

    司徒空老脸一红,本就是随便说说打算蒙混过关的,可温伯自小便一直调理自己,若真以为自己不肯相授,倒显得自己太过小气,“温伯,真不是小子不愿告之,只是这种秘术有一个极为苛刻的条件,您若能达到条件,我必定知无不言。”

    温大夫下意识开口道:“什么条件!”

    司徒空又是一阵支支吾吾,随即为难的开口道:“此种秘术必须得童子之身方可修炼…不知道温伯现在…”

    温大夫当场愣住,脸上更是变得通红,不禁想到某些时光的年少轻狂、风花雪月。

    还会有这样的条件,不会是随便搪塞自己的吧,可司徒空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不可能有这样的鬼心思,再说司徒空就算有心相瞒,那也是他自己的事。“这个…倒是老夫无缘了…”

    司徒空心底暗笑,脸上这是极为诚恳,一把握住温大夫的手,真诚道:“温伯放心,他日若温伯有后,我必倾囊相授,绝不藏私!”

    温大夫心里一阵叹息,想当初怎么就不成个亲,生了娃娃呢,现在自己一介凡人,岁月无情,就算再想有所作为,只怕也是有心无力,雄风不在了。

    “唉…罢了罢了,注定无缘了。”温大夫努力调整心态后,继续道,“少爷,咱们出去吧,想来您的朋友们也等急了。”

    司徒空轻轻点头,便与温大夫踏出了房间。

    “怎么样了?”二人刚出房门,便被一直在门口守候的黄子溪注意到,他连忙开口问到。

    “作为主要的任脉已经修复好了,至于剩余残损的筋脉,等大智身体再略微好转些动手吧。”司徒空解释道。

    黄子溪还是略有怀疑,目光下意识看向了温大夫求证。

    瞧见温大夫点头,这才呼了一口气,欣喜道:“还是你小子有办法,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啊司徒高人。”

    “打住,别老给我戴高帽,话说怎么不见张师姐她们了?”司徒空四下打量了下,疑问道。

    黄子溪又是一阵坏笑,“说起这事,嘿嘿,你小子可以啊,人家张师姐临走前可是郑重其事让我和你交代一声,让你别忘了答应她的事~”

    “你们不会是…啊…好上了吧。”黄子溪随即用手肘顶了顶司徒空,八卦道。

    司徒空倒是没注意他之后说的话,“张师姐走了?是了,现在局势似乎不对,她要及时回宫复命也是正常。”

    看着好似发呆的司徒空,黄子溪还以为他在为张胜雪的离开而失落,拍了拍他,安慰道:“日后还能相见的,没必要这么失落。”

    司徒空被他说得无语,自己在想张胜雪是真,但还有更头疼的事在等着他,一旦楚南宗宗主失踪的消息传开后,一些原先还臣服的国家和宗派怕是会有不轨。

    届时如果开战,身为南淮侯的父亲,还有少帅侯的大哥都无法避免的要卷入战争。

    虽说楚南宗乃南域第一大派,可宗主的失踪,士气势必会折损,现在蛮王谷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加之一些别有异心的其它门派、国家支持,真要开战,楚南怕是也赚不到丝毫便宜。

    想到这,司徒空有些担忧道:“蛮王谷在确定宗主失踪后,一定会有所动作,陆师姐应该在赶回楚南宗了吧。”

    “什么!国宗宗主失踪了!”一直还在一旁的温大夫惊恐的喊道。

    司徒空拍了拍脑袋,怎么忘了温大夫还在,当下安慰道:“目前还只是传闻,此事还望温伯保密,另外,还请温伯前去我府上一趟,告之我母亲,我在您处调养,筋脉问题已经得以解决了,不日,我便起身去往京城。”

    温大夫这才稍显放心,毕竟楚南宗宗主失踪可不是小事,宗主那可是比皇帝更高贵的存在,是楚南宗强大的象征。

    “可少爷你这筋脉…是你自己治愈的,为何要说是我医治的呢?”温大夫有点觉得我奇怪,自己什么力也没出,把这功劳记自己头上,这不是名不副实嘛。

    司徒空朝着温大夫恭敬一拜,“温伯,若外人知晓是我自己将无脉之体治愈,怕是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猜疑,所以这事还请温伯您担待,帮小子我掩盖一二。”

    温大夫略加考虑,最终点了点头道:“少爷言重了,此事我会与夫人交代,你放心便是。”说罢便离开了。

    黄子溪见温大夫离开,随即开口道:“娇儿师姐和张师姐一道离开的,应该很快便能回到宗内了,等大智伤好之后,我们三人一同去往京城,好为日后做些准备。”

    “嗯,还有件事,姜海呢?”司徒空这才发现姜海不在,随口问道。

    “那小子说寻个宝什么好处都没捞到不说,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觉得心里郁闷,怕是跑去外头撒野去了。”

    司徒空揉捏了下两边的太阳穴,自己心里自从寻宝回来就一直有个打算,可是总觉得不妥,要说这次能得到四阳法阵和须弥戒,都是姜海的功劳。

    所以,司徒空总想补偿些他什么,现在留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去了京城后拜托自己大哥,看看能不能帮姜海引荐到别的宗门去,但现在局势不明,姜海又出于某种不能说的原因不愿去楚南宗,便让司徒空萌生了第二个想法。

    那就是将《日昴三字经》传给姜海,这样一来,不用再拜宗派,他自己也能修行了,再者,为宇阳真人找到了传人,同时,出于私心,自己在这个世上也有了真正的同门。

    问题是,修仙者在现在而言太过危险,就如太一所说,一旦被发现,万魂宗会不遗余力的将他们铲除,这条路极为难走,是福是祸自己都不敢断定,他更不敢为姜海做决定。

    司徒空这才犯了难,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想问问姜海自己的意愿吧。

    “老黄,还得麻烦你把姜海找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要与他商量。”司徒空犹豫再三还是想征求下姜海他自己的想法,开口道。

    黄子溪随即答应下来,出门寻姜海去了。

    而这时,司徒空的想法还是被太一猜到了。

    “你是想让姜海那小娃子也走上修仙这条路么?”太一似乎也有和司徒空一样的顾虑。

    “不错,既然要让仙道重现,光靠我一个人可不够,姜海是我最信任的朋友,如果他也能接受修仙,我相信不久后,仙道之花便会开满大陆的各个角落,生生不息。”

    “这条路极为坎坷,你若是为他好,还是不要操之过急。”太一还是劝解道。

    “所以,我会先问清楚他的意愿,到时候还请前辈你出来帮我解释解释。”

    “司徒,单不说姜海这小娃子可不可靠,就算他也修仙,万一泄露了身份,你也可能也会跟着被发现,你是仙道唯一的希望,为了他,让你所分担风险,我是不会同意的。”太一还是不愿现在就将姜海引上修仙路。

    “天道若善,我必是天道之人,我行之事那便是天道之事,如若我身死道消,那天道于我可加焉!”司徒空眼神中闪耀着不一样的异样光彩,第一次让太一感受到他的霸气与自信。

    太一也第一次笑了,第一次酣畅淋漓的大笑。

    “好好好!好一个天道于我何加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