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九章 儿女情长,但凭天意

第十九章 儿女情长,但凭天意

    虽然都已经平安归来,可早已疲惫的众人却一个都没有休息。

    陆娇儿沮丧的怒骂伯颜堂,害得自己什么也没干就回来了。

    黄子溪一边好声安慰,一边陪着陆娇儿一起咒骂。

    姜海还是云里雾里的四处打听发生了什么。

    张胜雪望着烛光摇曳的厢房若有所思。

    司徒空在那间厢房努力为王大智重续筋脉。

    这个夜里的温宅比以往哪一个夜晚都要热闹、忙碌。

    陆娇儿越说越气,本就是个小辣椒,窜着火便要拉着黄子溪去追击伯颜堂二人。

    张胜雪无奈的拉住自己这个小师妹,劝道:“娇儿别闹了,眼下紧要的是把我们知道的情况及时传回宗门里,以防蛮王谷有不轨的举动。”

    黄子溪也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柔声劝解道:“蛮王谷敢直接对楚南宗穆神宫弟子出手,我看必定有所依仗。”

    陆娇儿虽然泼辣,但也是知道事情轻重的,如今宗内都在盛传宗主失踪之事,本就人心动荡,又有蛮王谷虎视眈眈,已经开始直接动手了,看来是要及时赶回楚南宗禀报情况了。

    “算了算了,这次本姑娘出来好歹是知道了蛮王谷的野心,也不算一无所获。”转头便向黄子溪交代道:“我先一步回宗门,王大智这家伙,你和司徒好好照顾吧。”

    黄子溪略有失落,但他也很理解,形势变化莫测,稍有怠慢说不定就是宗灭国亡,便重重的点头道:“是、师姐。”

    陆娇儿满意的看着这个自己看中的男子,故作叹息道:“可惜,新做的衣裳就这么坏了,你可得赔我一件。”

    黄子溪笑呵呵的直挠头,“赔、我自然赔...嘿嘿…”

    陆娇儿白了他一眼,“傻样。”转而对张胜雪问道:“那师姐你也要回宫里了么?”

    张胜雪点了点头,“穆神宫虽说平日里对楚南宗没个好脸,但…你们也知道原因,我们两派归根结底是同气连枝的。”

    陆娇儿没好气的直言道:“我们那宗主哪里都好,就是缺心眼,放着宫主这等女子都不闻不问,就知道修行修行的。”

    弄得黄子溪只得窘迫的小声提醒道:“师姐…别说了…”

    “我又没说错,你们男人永远都是修行放在第一位的,哼。”

    张胜雪又张望了下司徒空的房间,见还没有动静,便开口道:“我也先行回宫了,劳烦转告下司徒公子,可别忘了答应我的。”

    黄子溪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这司徒空和张师姐该不会是…

    同样诧异的还有陆娇儿,她立马拉起张胜雪,拽着她往问外走去。

    姜海这时才跑了过来,“呀,都走了啊,我还想和张师姐说些话的。”

    “你就别想了,我怀疑张师姐和司徒那小子好上了!”

    “你想哪去了,我早就知道他俩不一般,我只是想问,我能进穆神宫不。”姜海嘿嘿直笑。

    黄子溪用手指做剪子状,一脸坏笑的看着姜海道:“据说咔嚓了也能进。”

    姜海闻言下意识护住下体,连声喊道:“那算了,那算了…”

    ……

    走出温宅的那一刻起,陆娇儿就按耐不住好奇的问道:“师姐,你和司徒…”

    张胜雪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回答道:“什么意思?”

    “哎呀,还能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私定终身了?”陆娇儿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明了的问道。

    张胜雪轻笑一声,竖起食指在陆娇儿的额头略微一弹,“你这丫头,以为各个都与你和黄师弟一般?我和司徒公子只不过是朋友关系,你别做他想了。”

    陆娇儿娇嗔一声,挽起张胜雪的手臂,道;“好师姐你可别取笑我,我可亲耳听到你唤司徒司徒的,可亲昵了。”

    “你不也称呼他司徒么,怎么到我这就亲昵了呢。”张胜雪反驳道。

    “那不一样、我是随着子溪喊的。”

    张胜雪轻掩住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现在就随着他叫啦,我们家娇儿是要急着嫁人了么?”

    陆娇儿生气般甩开张胜雪的手臂,羞恼道:“师姐什么时候也学会这般油嘴滑舌了,不理你了!”

    张胜雪瞧她这般,也没了办法,连忙道歉,“好好,不说了。”

    陆娇儿也没在意,“师姐你就会打岔,明明说着你的事儿,便要扯到我身上。”

    张胜雪叹息一声,幽幽开口道:“你觉得司徒如何。”

    陆娇儿闻言,略加思索道:“司徒嘛,人还算正派,模样也还可以,就是修为上差了些。”

    张胜雪神色黯淡道:“他是南淮侯司徒家的人…”

    陆娇儿疑惑的看着她,“司徒家怎么了?楚南五侯之一,这条件很是不错了。”

    “我穆神宫中除了宫主对楚南心存芥蒂之外,还有一人只怕对楚南的仇视比之宫主还要深…”张胜雪幽幽一叹。

    “是谁?”陆娇儿好奇的问道。

    “我的师尊…”

    陆娇儿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道:“嗯…要说我们宗主的原因,使宫主介怀我尚且还能理解,你师父穗缘妙尊又是为了什么?”

    张胜雪似乎有些为难,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和陆娇儿继续说下去。

    “好师姐~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分析呀。”

    张胜雪沉思了片刻,这才又开口道:“三十年前,我师尊曾有可能是现在的南淮侯夫人,后来发生了变故,宫内老人偶尔还会聊到当年这件事,也是因为这件事,宫里一部分人对楚南人的印象越加憎恶了。”

    陆娇儿体内的八卦之火蹭蹭直冒,一双眼睛渴望的注视着张胜雪,连忙追问道:“还有这等旧事,快说我听听,难道咱们南淮侯年轻时竟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张胜雪尴尬的摇了摇头,“其实此事倒不是南淮侯的原因…当年你们宗主与我们宫主虽说是彼此相悦,可谁也没有率先捅破这层纸,所以两派之间关系极为融洽,门下弟子彼此走动颇多。”

    “嗯嗯…师姐你继续说…”陆娇儿迫不及待追问道。

    张胜雪继续道:“而我师尊作为当时年轻一辈的翘楚,便是那时一直去往楚南宗寻故友拜访,一来二去,便和还是楚南弟子的南淮侯熟络。”

    “难道就喜欢上了南淮侯?”陆娇儿随口猜测道。

    张胜雪苦笑一声,“是的,我师尊喜欢上了南淮侯…”

    “那怎么…”

    “南淮侯对我师尊极好,可他并不喜欢我师尊…师尊却以为他对自己也有意,便向公主提出要向楚南宗提亲的要求…”

    “这个门规我知道…穆神宫弟子不嫁人…只娶人…”

    “宫主也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徒弟会这么快有了心上人,一打听,竟得知是楚南南淮侯世子,同时也是楚南宗新一代的领军少年,也极为满意…”

    “然后,宫主真就去提亲了…?”

    “不错,宫主随即便与你们宗主说了此事,他也以为我师尊与南淮侯两情相悦,既然宫主亲自开口,虽说没有即可答应,但也很是欢喜。”

    张胜雪继续道:“没几日,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楚南和出云两国,一边是南淮侯世子,一边是穆神宫亲传弟子,在外人来看,都觉得这次是穆神宫与楚南宗一次最为完美的联姻。”

    “可现在南淮侯夫人却是云雪群主…”

    “不错,就在楚穆联姻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之时…南淮侯府竟然传出消息,世子司徒长风与洛水国云襄王府郡主即日完婚,这则消息一出,宫主更是提着剑站在南淮侯府讨要说法…”

    “后来呢…”陆娇儿听的入神,不由出口道。

    “后来,司徒长风当日便承袭南淮侯爵位,以当代南淮侯身份与我师尊对质,这才知道南淮侯早与云雪群主私定终生,还言他对于我师尊的好仅仅限于兄妹之情…”张胜雪再次叹息道,“从此以后,师尊再未出过宫外,宫内人对于此事也是忌讳异常,事情也就这么被时间所掩盖了。”

    “所以,你怕你师父会迁怒于司徒空身上么?”陆娇儿听完也知道了张胜雪的顾虑,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来楚南之前,师尊再三叮嘱我,不要太过于人接触,不要对楚南国人动情,我…”

    “你是真喜欢上司徒空啦!”陆娇儿惊讶的看着她。

    “我若说喜欢就如何,胜雪、胜雪…师尊将我取名如此,我现在想起来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张胜雪知道自己注定要将这段情愫暗自埋在心底,她不想再勾起自己师父伤心的回忆。

    陆娇儿听罢,也知道有这段与司徒家的恩怨在那,张胜雪和司徒空就算是互生好感,只怕真要走到一起也没那么简单。

    但是,看着心事重重的师姐,她还是安慰道:“我想如果你与司徒是真心相对,你师尊也不会太过介怀的,毕竟当初也不都是南淮侯的错呀…”

    张胜雪沉默片刻,嫣然一笑。“眼下我竟还有心思来考虑这些,如今宗门之事为上,我与司徒如何,只能全凭天意了。”

    陆娇儿连连点头,自己原本还怕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张胜雪,看到她自己能从低落的情绪中转变过来,也是欣然一笑。

    儿女情事,从来就是天意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