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八章 筋脉之问

第十八章 筋脉之问

    伯颜堂走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不同的是,如今来的六个人,有三个倒在了地上。

    姜海只是由于突然的坠地二昏迷,基本无伤,陆娇儿与王大智却是受伤严重。

    陆娇儿虽是被伯颜堂偷袭击中后背,但好在她是脱胎境,所以只是还在昏迷,气息尚且平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但王大智却俨然垂死,之前拼死与脱胎境的王富贵搏斗,使他身体几乎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此刻已经气若游丝,再不治疗性命堪忧。

    众人都一筹莫展的发愁,这里与苏康城百里之远,尽快回去起码也要一个多时辰,加之还要帮扶着,动作不能很大,这要真回到苏康城也不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真要如此王大智可就危险了。

    “司徒,洞府之中真的没有多余丹药了么?”黄子溪还是有点不死心的问道。

    司徒空却不生气,苦笑一声,“如果真还有,我早就全拿了,总共就三颗...”

    黄子溪也知道自己这么问司徒空有点不对,可是他真的着急了,他缓缓将王大智抱起便欲打算跑着回去苏康城。

    张胜雪连忙阻止道:“不行,你这样颠簸,以王师弟现在的身体状况决计吃不消的,你赶紧将他放下来!”

    “可是在这里干看着,大智还是会不行的啊!”黄子溪焦急的皱眉说道。

    “老黄,听师姐的,你先将大智放下,我来想办法。”

    黄子溪犹豫再三,还是听了司徒空的话,将王大智轻轻放下,“司徒,你真有办法?”

    司徒空心里苦笑,还能有什么办法,你个莽汉,让你就这么抱着他跑回城内,大智早就要没命了。

    “不开窍的家伙,须弥戒给你干嘛的。”就在司徒空陷入苦思之时,太一的声音又一次想起。

    司徒空顿时领会到了太一的意思,将受伤之人放入须弥戒,就可以尽快赶回苏康城了!

    司徒空没有考虑,立刻将须弥空间打开,“这是从洞府中取出来的宝贝,叫须弥戒,是一种...嗯...怎么解释呢…”他一边将三人搬入须弥戒,一边解释道。

    直至将三人全部放入须弥戒中,司徒空还没想出怎么解释,只得头冒虚汗,嘿嘿干笑。

    司徒空将空间一收,须弥界顷刻消失,望着张胜雪二人,“反正就是一种行囊,只不过更为轻便,所能放的东西更多。”

    张胜雪倒是没有太过惊愕,反而极为羡慕道:“司徒公子真是好运,这应该是空间戒指,极为罕见,我也只见过一次。”

    “空间戒指?我倒是头一次听说。”黄子锡一脸好奇。

    张胜雪继续道:“据我所知,这类戒指极为珍贵,每一枚都是有市无价,我们穆神宫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两三人才拥有。”

    见有人帮自己解释,司徒空倒是顿觉轻松,感情这东西在如今也不是没有,那就不用担心旁人询问了。

    张胜雪瞧两人还在等着自己继续解释,便再次开口道:“这种戒指就类似于我们所用的储物袋,只不过所装的东西更多也更方便,司徒公子以后还是尽量少在人前使用,否则遇上歹人,只怕会有危险。”

    黄子锡这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不由感叹司徒空的好运。

    司徒空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次寻宝到最后,自己竟成了唯一的收获者,而一起来的众人一无所获不说,还搞的一身伤。

    黄子溪瞧司徒空这般,哈哈一笑,豁达的拍了拍他的肩道:“你若要真觉得不好意思,回头请我们大吃大喝三天,还有受伤的人你得出钱医治~”说罢将那把锈剑抛给司徒空。

    司徒空一把接住锈剑,也不扭捏了,朗声道:“那是自然,回头王兴记你爱吃多久,都算我的,至于受伤的人…你的陆师姐,你放心我找人医治么?”

    “对啊!赶紧走赶紧走!再聊下去,大智可就再没机会吃王兴记的包子了!”黄子溪被一语点醒,也不再多聊了,赶紧抓起司徒空的手便走。

    张胜雪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默默跟了上去。

    自从城内出来已过去一天一夜,三人再到达苏康城时又是夜里。

    要说苏康城中医术最高的,自然是专门负责调理司徒空的温大夫了。

    所以三人没有丝毫停留便直奔温大夫的宅邸,在温宅门口。

    将须弥戒的三人放于地上,此刻的姜海也终于清醒,茫然的打量着周围,“这是在哪?”

    众人没有理他,司徒空走上前去“铛铛铛、”一阵敲门。

    一个小童怯怯的开出一道门缝,四下打量了敲门的三个青年,小声说道:“三位,我家师父已不接待病患了,还请回吧。”

    司徒空温声道:“我是南淮侯府司徒空,劳烦通知下温伯,说司徒空有要事找他。”

    小童听闻是南淮侯府的,也不敢怠慢,“还请稍等,我这边去通知。”

    不一会,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进,“吱嘎”一声,宅门打开。

    温大夫急切的打量着司徒空,开口便问:“小少爷,是身体又不舒服了么?”

    “多谢温伯关心,这次倒不是我…是我两个朋友与我一道出行游玩,遭到歹人袭击,身受重伤,我便想着来打扰温伯您了,”司徒空连忙解释道。

    “歹人?”温大夫只是略微疑惑,“既然是小少爷的朋友,还请速速带进内堂,温某随后便到。”便招呼几个下人将陆娇儿二人抬了进去。

    司徒空微微拜谢,便领着还在懵圈的姜海欲要进去。

    张胜雪轻轻叫住司徒空,示意姜海先进,姜海利马会意,坏笑一声,便先进去了。

    皎洁的月光将二人的影子拉得陇长,清风拂过张胜雪的衣裳,携带着阵阵清香传入了司徒空的鼻中。

    司徒空痴痴看着眼前的绝美女子,眼睛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张胜雪脸颊微红,感觉到司徒空正注视着自己,心中小鹿微撞,眼神躲闪,不敢与之碰撞。

    “我不日便从苏康城直接回穆神宫了,你...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张胜雪鼓起勇气轻轻开口,这时的她已是满脸通红。

    司徒空哪经历过这些,虽说对着张胜雪有着遐想,但如今这样一个美人对自己这般问到,司徒空罕见的支支吾吾起来。

    “那个…这么快就…就回去了么?我还想着带师姐好好逛逛苏康城呢…”

    “如今楚南之事我已了解清楚,蛮王谷如今野心勃勃,我也要尽快回穆神宫告知情况,以防日后的变故。”

    “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能见面…”司徒空略有失落的问道。

    “司徒,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张胜雪这次没有再回避司徒空的目光,虽说害羞却也很认真。

    师姐在叫我司徒…司徒空心中一阵荡漾,“只要师姐吩咐,我自当答应。”

    “如果下次再见面,你能否对我坦诚些…当作是这次我出手帮忙的酬劳。”张胜雪严肃的看着司徒空。

    司徒空微微一愣,他其实很想答应,可自己的秘密确实无法透露,这不完全是为自己好,也是为别人好。

    司徒空略加迟疑,“师姐…我的事不方便对人说起,还望师姐见谅…”

    张胜雪听完,明显的眼色一暗,很快又恢复过来,一如既往的笑道:“你的秘密我不想知道,只是你对我不要故意隐瞒就行。”

    司徒空本就不是扭捏之人,眼见张胜雪都已经退步到这样了,再拒绝,这未来媳妇怕是要丢了,正色道:“师姐、我向你保证,终有一天,我对你不会藏有秘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能保证的只有这些!”

    张胜雪原先稍显黯然的脸上这才又一次绽放出了笑容,她知道这是司徒空最重的承诺了。

    夜寂无声,除了温宅内细碎繁杂的脚步声,门外的二人便没了再多的话。

    话到无言处,无声胜有声。

    “司徒、张师姐...不是我存心要打扰你们…你们还是赶紧进来看看吧!”姜海焦急的喊声打破了属于二人的宁静。

    司徒空二人被拉回了现实,循声朝内望去,姜海已经急忙朝自己走来了。

    司徒空与张胜雪互相张望了一番,便迎着姜海走去。

    “怎么了?难道是大智?”司徒空皱眉问道。

    “温大夫说大智虽说性命是保住了,可全身筋脉多处断裂,只怕以后习武…”姜海苦着脸忧愁道。

    经脉断裂,意味着以后无法修炼,而且筋脉修复极难,这一点司徒空从小便知晓了,可对于如今的他而言,有太一神识术在,这个其实还是能解决的。

    司徒空来到王大智身旁,陆娇儿已经没有了大碍,此刻与黄子溪一同围在王大智周围,都皱着眉头,一脸愁容。

    司徒空闭上双眼,将手按于王大智的额头,神识之术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小人进入了王大智的体内。

    自任脉一路向下,由督脉而出,司徒空对于王大智体内的状况有了初步的了解,奇经八脉损伤严重,更为要命的是任脉的几处断裂,这不仅仅是日后无法继续修炼的事了,而是,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司徒空收回神识,刚要开口解释刚刚的行为。

    黄子溪开口道:“得,知道又是无用神功,你也不必解释了,说说有什么办法吧。”

    司徒空轻然一笑,转头对温大夫肃然问道:“温伯,你不必顾虑,大智的伤情到底如何,你说便是。”

    温大夫“唉”的一声叹息,“既然如此,老夫就直说了,方才我用金针刺血,发现这个小兄弟体内多处的血液无法流通,筋脉大部分断裂,尤其是任脉的几处大穴根本已经堵塞,就算我以金针将这些堵塞处疏通,也只能是勉强保住性命…”

    黄子溪脸色沉重,默默开口,“那温大夫的意思是大智他…以后是无法修炼了么?”

    温大夫摇了摇头,苦笑道:“只怕日后连成为普通人也是问题…”

    “什么!”众人齐声惊呼,那不就等同废人了!王大智虽然是个乐天派,可如果醒来后发现自己不但无法再修炼,连常人都不如,这种打击,纵使他再乐观开朗,也不一定能接受得了。

    “这只是最坏的情况,如今我还无法断定他筋脉的状况,如是任督二脉无损,加上悉心调理,成为常人也是可以的。”温大夫见众人这般,开口安慰道。

    司徒空漠然出声道:“任脉有三处断裂,奇经八脉更是受损严重。”

    温大夫好奇的看着司徒空,不解道:“小少爷是如何得知的。”

    司徒空没有回答,继续说道:“温伯,还望您移步侯府几日,用金针帮我朋友续命,其它的我日后再与您解释。”

    温大夫轻捻胡须,似在思索一般,摇头道:“如是用金针续命,还是不便多做移动。”

    司徒空也觉得有理,随后拱手道:“既然如此,还望温伯能安排间客房,我有办法帮他续接筋脉。”

    温大夫一脸惊讶,疑惑道:“如是普通筋脉老夫也有续接的手段,可真如你所说,任脉出了问题,便是医神来了也无用啊。”

    司徒空将手臂递向温大夫身前,“温伯,我的身体你最是了解,还望您再把脉看看。”

    温大夫诧异的看着司徒空,手指轻轻搭在司徒空的脉搏之上,眉头逐渐舒展,神色大变,震惊道:“这!少爷!你的筋脉!”

    众人也是被他的惊呼吓了一跳,好奇的问道:“他的筋脉怎么了?”

    温大夫环顾众人,最后将目光投在司徒空身上,不可置信的继续道:“少爷的筋脉完全通畅!这是神迹啊!这是神迹!”

    众人其实早就有所察觉,既然能修习无用神功了,筋脉自然是好了,可他们也没多想,只觉得或许是遇到什么高人帮他解决了身体问题。

    可现在连苏康第一名医这般惊讶,说明司徒空筋脉的好转不是遇到高人那么简单了。

    温大夫此刻已经由震惊转而兴奋,连忙问道:“这…少爷您的筋脉倒底是怎么全部连上的,还请您指教。”说完竟然朝司徒空深深一拜,诚恳真挚。

    司徒空被他拜的不知所措,只好苦笑着赶忙将他扶起,“温伯,日后我会慢慢告之,可眼下…”

    温大夫觉得自己太过唐突了,随即吩咐下人去安排厢房,略感歉意道:“是老夫心急失态了,还请少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