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六章终出洞府

第十六章终出洞府

    与此同时的洞穴中,司徒空正在好奇的观察着什么。

    原先鼎炉所在的地方已是微微鼓起,随后竟如波浪般起伏了起来。

    那地面渐渐龟裂,分裂成一个一个的土块,好似底下镂空一般,有规律的朝下掉落,不多时,司徒空他们面前又出现了一个方形洞口。

    司徒空诧异的看着太一,请教道:“这又怎么了...难道这里还有别的空间?”

    “既然是藏宝洞,你可曾看到什么宝贝没有。”太一也没想到的这种情况的发生,不过好在经历的颇多,想了想解释道。

    “这三颗丹药和四阳方印难道还不算宝贝么?”司徒空惊讶道。

    太一真的有些看不上司徒空了,鄙夷道:“固元丹只是于你来说是宝贝,在那时的小世界,最多算是零嘴,况且,阵眼你是拿到了,可使用的法诀你知道吗?”

    “那不是有你呢嘛,堂堂东皇,难道连这个使用口诀都不知道么?”司徒空满不在乎的说道。

    太一叹了口气,正色道:“司徒,你是不是将一切所得都看得太过轻易了。”

    司徒空面对突然严肃的太一,若有所思,是啊,自己自从塑筋造脉开始,太一便无时不刻的指导着自己,虽说修仙是被太一所骗,却也觉得你给我的那都是理所应该,渐渐,对于修仙自己竟然起了轻慢之心、而对太一也有了依赖之感。

    这世上没什么理所应当,修仙本就是自己的事,哪怕原先是被太一所骗,可事事总想着依靠他,这心态本就犯了修行大忌。

    司徒空想通这次之后,朝着太一便是三拜,恭敬道:“谢前辈及时提点。”

    看着恭敬的司徒空,太一也知道他终于意识到了自身的缺陷,尚算满意道:“司徒,你记住,我并不能护你一生,修仙之路本就坎坷,如今更是仙道凋零,将来你所要走的路只会更难,所以千万不可有丝毫轻视之心。”

    司徒空仔细聆听这太一的说话,越加觉得惭愧,又恭敬的拜了一拜,他越加理解为什么这段时间内除了几次必要的出现,太一绝大多数时间根本不与自己联系,为的就是让自己学会靠自己修行,减少对于他的依赖。

    太一满意的看了看司徒空,继续道:“四阳阵已解,我也不便多留,这是你的仙缘,你好自为之!”

    随着太一身形陡然消失,连同神识也被切断,一切又回到了司徒空一人的状态。

    司徒空拍了拍脸,重新调整心态,将摆放在地上的四枚方印用布包裹住背于身后。

    望着新出现的洞穴,猛地闭眼往里跳去。

    这洞穴似乎很深,却没有丝毫失重的感觉,就如同羽毛落地一般,很是奇妙。

    没过多久,司徒空似乎察觉到了落地,原本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他又来到一处比之之前更小的洞穴。

    洞穴穹顶散发着幽蓝色的不明荧光,将原本黑暗的洞穴依稀照亮。

    这处洞穴的中央平铺着一块残破腐烂的方蒲。

    “难道那里就是宇阳真人所留给我的宝贝!”司徒空兴奋的想着。

    满怀期待的走近一看,却略感失望,这方蒲上除了摆放着一柄无鞘的生锈长剑,和几个已经黑乎乎的竹简、几本早已残缺的书籍外什么像样的宝贝都没有。

    司徒空先将长剑举起,细细端详乐一番,此剑约三尺半左右,剑身早已生锈,好在刃口平整无缺,除了雕刻精美的剑柄较为特殊之外,与普通长剑没有区别。

    随意的挥动了几下,倒也顺手,自语道:“好歹也是宇阳前辈所用过的,虽说是锈了些,等出去后重新磨砺一番使用倒还不错。”

    将长剑放下后,司徒空一屁股坐在了方蒲之上,便将目光看向了那几本残破的书籍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

    “内容什么的都已模糊,完全没什么好看的啊,别说是宝贝了,四阳阵的口诀都没找到。”司徒空唉声叹息。

    身子往后倒去,仰望着幽蓝的洞顶,随手拿起其中一块竹简把玩起来,“既然没有什么宝贝,那该怎么出去呢?也不知道姜海他们怎么样了,嗯,还有张师姐。”司徒空胡乱的想着。

    突然,他似乎觉察了什么不对,猛然坐起身来,这才重新端详起手中不起眼的竹简,“不对啊,寻常竹简怎么可能至今还能保持原样。”

    想罢,一手捧着竹简,一边用袖口卖力的擦拭着,“果然!这不是竹简,这是玉简!”

    司徒空将余下几个玉简纷纷擦拭干净,不一会,五块大小不同,形状不一的玉简依次被摆放在他面前。

    这些玉简上都雕刻着不同的契文,形状古怪难以辨别,可司徒空知道,这些契文其实都是仙家篆文,只不过眼下司徒空可识不出来,不由暗想,要是太一还在就好。

    随后猛烈的摇起来头,暗骂自己没出息,又想依赖起太一了,“出去后,小爷一定好好学习学习篆文!”

    想归想,可眼下的司徒空犯了难,应该怎么办呢,篆文自己又不认识,出不去想什么都是白搭。

    “遇事不决用灵力!”思索许久的司徒空还是决定向玉简中注入灵力试试。

    只见他随手拿起一块玉简,用手指往玉简中缓缓注入灵力,要说这还真是句至理名言,随着灵力不断的涌入,玉简还真就发生了变化。

    原本润白的玉简渐渐变蓝,最后散发出祥和的碧光,空中顿时显现出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发光字体,开头便写着《昴日三足经》。

    “这是一本心法!好家伙,这可是好东西啊!”司徒空缓缓收手,眼馋又无奈道,“可惜我已经修习了百纳经,不过留着吧,说不定以后有用。”

    摸索到玉简的使用方法后,司徒空急不可耐的将另一块玉简拿起,暗自想道,“说不定四阳阵的使用方法也在其中。”

    一道灵力继续注入,一如方才那般,一本名为《焚天决》的法诀随后出现。“宇阳真人倒真慷慨,心法法术都给备齐了,收着收着。”

    接着又是一块玉简,这次司徒空终于开心的笑了,《四阳法阵要义》,他仔细的看着书中所写,这四阳法阵其实施展起来并不困难,将四枚法印祭出,默念口诀便可开启或解除,但是根据修为的高低,范围上来去就很大了,开尘期使用四阳法阵,其效果甚微,阵法的覆盖范围也就自家书房那么大点。

    这范围也只够自己修炼,而且随着自身修为的越发提高,他相信以后与人对敌就更不用畏首畏尾的了。

    最后两个玉简分别是炼丹的丹方和从这里出去的方法。

    丹方自然不必多说,就是炼丹的各种材料和炼制方法,这些都不是司徒空目前要关注的东西,所以他也就不没有过多的留意。

    原来这里与上面的洞穴都是异空间所化,不同的是,这个洞穴其实是件法器,名为须弥戒,是一种常见的空间法器,在仙修没有能炼化自身藏虚界的时候,通常会购买或者自己锻造一枚这样的戒指,以便放置各种随身物品。

    而这枚须弥戒中所有的东西就是宇阳真人留给后世修仙者的宝藏,司徒空按照玉简中的方法,走到洞穴的正北位,找到了一颗如黑玉般的圆石,咬破手指,将鲜血朝圆石滴去,一个念头“收!”

    司徒空“嗖”的一声,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是洞穴之外,而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则多了一枚黑色戒指。

    此时洞穴外的空地上,已是一片狼藉,司徒空还没来得及用手扇开眼前的尘土,身子便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一个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司徒空咳嗽一声,这才看清,原来是黄子溪,开口就骂道:“老黄,你干啥呢,不就晚出来了些,至于这样么!”

    不过说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黄子溪满脸是血,手中的刀也没了下落,显然是被人击飞过来的!

    司徒空连忙施展金光术,一道黑爪便凶狠的落到了眼前,在自己的胸前挠过,发出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嗞”声。

    “咦?”出手的人似乎也是充满疑惑,这是个什么声音?

    待得尘土散尽,双方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司徒空!哈哈,你竟然还敢来!”那人放肆大笑,似乎欣喜至极。

    司徒空茫然的看着他,正色道:“你是..!你是谁来着...”

    “老子再说一遍!老子叫王富贵!”王富贵额头青筋暴起,大喝道。

    “司徒公子!”一个如空山新雨般悦耳的声音响起,司徒空朝着声音望去,心中寒气升腾,无名的怒火充满的整个眼球。

    此刻的张胜雪半边衣裳已经残破,大片血迹覆盖了她如玉琢般的手臂和如象牙般洁白的大腿,原本素净精致的脸上已是灰头土面,正一手遮掩着胸前的破漏之处,一手拿剑抵挡伯颜堂。

    显然,早已不是伯颜堂的对手了,而伯颜堂似乎不想尽早的解决掉张胜雪,正在打算继续羞辱张胜雪。

    伯颜堂也听到张胜雪的呼喊,森然望向司徒空,咧开嘴,极为阴冷的一字一句道:“司、徒、空、我可等到你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