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五章 一巴掌

第十五章 一巴掌

    司徒空正愁眉苦脸的四下搜寻,可这洞穴该翻的地方也都翻了,还是没有半点眉目。

    太一自从一开始就望着鼎炉微微出神,把司徒空瞧的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前辈,你不帮忙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望着这破鼎炉一直瞧干什么?”

    太一回过神来,慢条斯理的讲道:“你在这翻箱倒柜的又找到什么没有?”

    司徒空翻了翻白眼,道:“我要找到了什么,还在这干等么。”

    “我有时候真觉得你不大聪明的样子。”

    “前辈,你侮辱我就算了,可你侮辱我的智商我可不答应,你若有本事找到,我随你怎么办。”

    太一略感兴致的笑道:“喔?此话可当真?”

    司徒空转念想道,这老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是眼下自己还真没办法找到,姜海等人又状况不明,只好点了点头,“自然当真!”

    太一欣然一笑,转头继续盯着鼎炉,随口道:“这洞穴唯一一处奇特的地方便是这口鼎炉,你只顾四下搜寻,现在也该注意下这个鼎炉了吧。”

    司徒空也觉得有道理,急忙问道;“难道阵眼在这鼎炉之中!”

    太一微微一愣,破口大骂:“蠢材!哪个缺心眼会把阵眼之物放在里面!是觉得它熔不坏还是怎滴!”

    司徒空倒是满不在乎,反击道:“不在里面,那自然是在外面了,你好好说不就行了,我一个新手小白,哪懂得了那么多门道。”

    太一叹了一口大气,语气这才缓和了下来,“四阳法阵除了能隔绝外界,还是炼丹者梦寐求之的阵法,这鼎中炉火不息,不是鼎炉本身有多不凡,而是四阳法阵的作用。”

    “您现在就别给我上课了,赶紧把阵眼找出来,我能等,姜海他们可等不了。”司徒空急忙开口打断道。

    太一瞧司徒空着急,手指指向鼎足,道:“这个鼎炉底有四足,我如果推测不错的话,阵眼应该就在那四足之下。”

    司徒空将信将疑的蹲在其中一个鼎足,问道:“这下面?”

    看到太一点头,司徒空也不拖沓,随即拿出随身的匕首在足底刨了起来。

    “嘿,还真有东西,嗯?这是一枚方印?”

    司徒空停下动作,细细观察起来。

    “四足底应该都埋有这样的方印,现在只需将鼎炉搬离,拿出方印,四阳阵便是解了。”太一这般说道着,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吩咐道:“你先将炉中丹药取出,再搬离这鼎炉。”

    “好嘞,我这就去取。”司徒空不疑有他,当下便施展金光术。

    只见司徒空周身金光护体,伸手便是一掌,朝鼎盖处砸去,“铛”的一声巨响,鼎盖应声落地。

    鼎口处氤氲之气磅礴而出,一股沁人的药香瞬间弥漫整个洞穴,司徒空深深的吸力了一口丹气,只觉得神清气爽,原先的疲惫感荡然无存,不由赞叹,“这丹药真是不凡,只是一闻就有如此效果,这要吞下还不白日飞升么。”

    太一看着现在司徒空就像看乡下穷亲戚一般,不屑道:“白日飞升?你怕不是在做梦,这丹药应该是固元丹,回气疗伤的常见丹药,不过在三千小世界嘛,还算不错。”

    “您老是见过大世面的高人,我可不是,哟呵!足足有三颗!发达了。”司徒空乐呵呵掏出沉在炉底的丹药,一阵欣喜。

    固元丹他倒是知道,《百纳经》中记载过丹药的四大分类,分别是疗伤类、功能类、辅助类和毒类,而这固元丹,就相当于疗伤类丹药的标杆了,能濒死回生,快速疗伤,是仙修出门在外的必备丹药之一。

    这三颗丹药就如同给了司徒空三次救命的机会,心满意足过后,这才想起还要取走阵眼。

    一个翻身从鼎炉上稳稳落地,望着身前的青铜鼎,爆喝一声,双掌并出,猛然击中鼎身,鼎炉一侧腾起,另一侧顺着尘土骤然后移,直至碰到穴壁,才又砰然落稳。

    瞧见鼎炉落地,司徒空这才将金光术解除,取出匕首,不由分说的将埋于鼎底的四枚方印逐一取出。

    这边方印刚刚取出,姜海等人所处的地道便一阵猛烈的震动!众人踉踉跄跄的想要稳定住身形,却还是觉得天旋地转。

    地道如镜子碎裂般四分五裂,立于其上的众人齐齐“啊”的一声骤然跌下地道。

    再睁眼之时,原先还在地道上的一干人,竟都狼狈不堪的趴在了洞口外的地上!

    张胜雪率先反映过来,因为在她睁眼的那一刻,看到了几个从未见过之人!

    佩剑顷然抽出护在胸前,异常严肃道:“大家小心!”

    而就在话音未落之时,还在龇牙咧嘴的众人顿时心底一凉。

    伯颜堂瞬间出现在陆娇儿身后,毫不犹豫的便是一掌,陆娇儿毫无防备,暗叹不妙,被一掌击中后背,身子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骤然飞起又重重的砸向不远处的地上!

    “陆师姐!”“娇儿!”黄子溪与张胜雪赶忙朝陆娇儿处掠去,片刻便一左一右护在了已经重伤倒地的陆娇儿两侧,眼睛紧紧锁定在不远处的伯颜堂身上。

    王大智这时也终于清醒过来,一把抄起早已昏迷在身旁的姜海,便要向陆娇儿处跑去。

    “小子,你要往哪里走!”一道黑影化手为爪,狠狠朝王大智抓来。

    王大智急忙抵挡,可惜虽然做出了反应,但眼下手上还有个昏迷的姜海,只得一只手艰难接了那黑影的一爪。

    “噗”,一道道血柱勃然而出,王大智脸色煞白的蹲于地上,恶狠狠地盯着出手之人。

    “你是...伯颜堂身边的...”王大智略加思索,转头问向黄子溪茫然的问道,“叫什么来着...?”

    黑影闻言气的直哆嗦,无比愤怒的吼道:“老子叫王富贵!”

    “王...王富贵...”王大智一阵失神,随即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哈,你们听到没,他...他叫王富贵...哎哟,笑死我了。”也顾不得手上的伤情,他捧着肚子放肆的笑着,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这么个看起来阴毒凶横的随从会叫这么个名字。

    伯颜堂似乎也是脸上一红,连忙开口吩咐道:“别废话了,赶紧解决掉那小子!”

    “嘻嘻嘻…”

    王富贵正欲再次动手之际,空中传来一个妩媚酥骨的笑声。

    “这么热闹,也让姐姐瞧瞧仔细呗~”

    众人齐齐抬眼望去,一男一女正腾于空中,男子冷漠不语,傍边的娇媚女子则笑吟吟的俯看着他们。

    “洗垢境!”众人暗暗惊呼。

    原来,在地道坍塌之际,朱玉与阶杰皆做好了准备,在落地的那刻,本欲悄悄飞到了天上静静观察,不想朱玉被这个“王富贵”的名字逗得笑出了声,无奈之下便现出了身。

    朱玉微嗔的瞥了王富贵一眼,娇声道:“好好一个大男人,叫这个名字。”

    王富贵再蠢也知道眼前的二人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只得红着脖子默默忍着。

    王大智见状,抢先笑呵呵开口道:“能博得姐姐一笑,这王富贵的名字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朱玉眉眼微笑,“油嘴滑舌。”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看得出这句话还是挺受用的。

    王大智见状放下手中的姜海,作揖道:“在下楚南宗王大智,还请姐姐告知芳名,来日我好登门拜访,细细一睹姐姐的风采。”

    伯颜堂不想王大智反应如此之快,也连忙拜会道:“在下蛮王谷真传弟子伯颜堂见过二位师兄师姐。”

    朱玉也不理会他,只是平淡的开口道:“我和师兄不过是途经此处,你们蛮王谷和楚南宗的事我可不想掺和。”

    随即望着阶杰又轻声说道:“师兄,眼下大家既然都已经出来,就没必要再进那个诡异的地洞了,还是回宗告知师父,让师父他做决定吧。”

    阶杰环顾众人,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随后沙哑的开口道:“司徒空在哪?”

    大家都没想到这个黑影青年会突然问这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是敌是友还尚不明确,所以无论是张胜雪王大智等人还是伯颜堂都不敢贸然开口,默不作声。

    阶杰见众人都没有反应,便失了兴趣,临走之时还不忘嘱咐道:“既然同为南域大派,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说罢,便和朱玉二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王大智耳边则轻轻响起朱玉的细语,“好弟弟,我是万魂宗朱玉,你若此次还能活命,可记得来找我哟~”

    “万魂宗!”王大智心神一震,苦笑不已,看来这次不拼命可不行了,美人相邀,岂有不去之理。

    伯颜堂瞧见阶杰二人飞远,这才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冽,眼下自己这边两个脱胎境,而对面两个脱胎境,一个已是重伤,剩下两个聚魂境,一个也已受伤,自己这边优势很大!

    随即示意王富贵解决王大智,自己则盯着张胜雪二人,以防他们相助。

    王大智急忙从腰间囊中掏出一把白色粉末,咬牙往受伤的手臂抹去,不由疼出了声。大汗淋漓的他随即站起身来,对着王富贵摆出来了架势。

    “小子,这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王富贵单手再次化爪,“鬼虎爪!”如黑虎下山般向王大智猛攻而去。

    王大智毕竟只是聚魂境,被迫连连抵挡,毫无还击之力,只得节节后退。

    眼看王大智离倒地的姜海越来越远,王富贵阴险一笑,转而便向姜海攻去!

    引得张胜雪二人大骂“卑鄙!”

    王大智救友心切,见这王富贵如此下作,只得放弃防御,急忙往姜海护去。

    这一动,果然入了王富贵的圈套,瞧王大智朝他这边迎来,双爪微缩,一个转身,左右爪如网状般袭向迎面而来的王大智。

    王大智惯性之下无法躲避,双手只得匆忙化掌,震山掌硬碰王富贵的鬼虎爪!

    只是二人始终相差了一个境界,饶是王大智的震山掌刚猛异常,也无法相抗,前行的身体骤然一停,掌心与手臂鲜血直流,嘴角也渗出了一丝血迹。

    头发也已散乱的王大智猛烈得喘着大气,“我王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阴险小人,看爷爷我家法伺候!”

    “震山撼!”王大智散乱的头发无风自动,眼睛死死盯着王富贵,射出令人悚然的血性,双臂的鲜血如喷泉般迸溅,纤细修长的手掌此时已经化为黑色,闪亮着金属般的光泽。

    “来!吃爷爷一巴掌!”呼啸般朝王富贵攻去。

    王富贵被他一句一个爷爷的占便宜,更是恼羞成怒,“小子,我必要将你碎尸万段!鬼虎崩!”,他双手化爪撑地,犹如猛虎般蹬地而行,速度越来越快,也朝王大智飞奔而去。

    两个身影片刻触碰在一起,周围尘土弥漫,只有二人互相攻击的破风之声不断传出。

    张胜雪一脸担忧的看着正在激斗的二人,示意身旁的黄子溪速去帮忙。

    “王师弟绝对不是那人的对手,你速去帮忙,这里有我在,你不必担心。”

    黄子溪还是略有担忧的看了眼陆娇儿,便欲朝王大智那奔去。

    “怎么,你还想过去不成!”伯颜堂自然不会给黄子溪机会,反手将背于后背的巨剑刹然拔出,笔直朝黄子溪行动的方向砸去。

    黄子溪被伯颜堂剑气所阻,只得往后躲避,一时间也无法过去支援。

    伯颜堂想的很简单,自己现在根本不用出手,等王富贵解决了王大智,与他一道攻击张胜雪和黄子溪,必胜!

    至于那个不远处的姜海,自己连动手都懒得动,好歹自己也是真传弟子,和王富贵一般,自己还有什么脸面。

    伯颜堂的想法,张胜雪黄子溪自然也知道,可是眼下陆娇儿被偷袭重伤,总得有人要护住,同时要照顾三个人,这根本无法做到,甚至现在连让黄子溪过去帮忙也做不到。

    一阵肉搏之后,原先呼啸而出的肢体碰击声悄然消失,尘烟散尽,王大智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甘而满意的喘息着。

    其实能与一个脱胎境修士力拼这么久,已经很是不容易了,一个境界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能够逾越的。

    王富贵则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脸的不可思议,瞪大的双眼,似乎要将眼角撑破一般,摸了摸尚有灼热感的脸颊,一个红色的掌印就这么夺目的显现了出来。

    “狗崽子!老子活劈了你!”王富贵近乎嘶吼的大叫道。

    “爷爷说赏你一巴掌就是一巴掌...”说罢,王大智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