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三章 吾辈修士司徒空

第十三章 吾辈修士司徒空

    陆娇儿自然也瞧见了张胜雪略微生气的神态,眼睛瞪了瞪一脸茫然的司徒空,急忙问道:“师姐,是不是司徒空这小子欺负你了!”

    “冤枉啊,我对张师姐可什么都还没做呢!”司徒空忙不迭的摆手。

    这话一出,那真是坏了,司徒空也觉察到了自己语言的不当,顿时大窘。

    “怎么,你还真想做些什么不成!”陆娇儿厉声喝道。

    而张胜雪如玉琢般白皙的双颊顿时泛起了红晕,沿着腮边透向了玉颈群山处...娇羞可人,美丽不可方物。

    众人除了黄子溪都看得目不转睛,司徒空也傻傻的看痴了。

    “娇儿,你胡说些什么!”张胜雪娇嗔道。

    “好师姐,你就是太好说话,你看看他们几个,口水都要流地上了!”陆娇儿环顾众人,反复在司徒空、黄子溪身上扫视着,“我告诉你,司徒空,你若再敢对师姐冒犯,我定饶不了你!”

    张胜雪轻微拉扯着陆娇儿,忙示意她别再说话了,自己也开口道:“娇儿,你误会了,司徒公子对我没有丝毫无理。”

    陆娇儿一把甩开张胜雪拉扯她的手,撒娇似的跺了跺脚,急声道:“哎呀,师姐,你刚刚没听说吗,还没做什么,好你个司徒空,枉我还以为你和王大智之辈不一样!”

    “我说陆师姐,您要怪罪也别把我带上啊,什么叫和我之辈不一样。”

    “你闭嘴!”陆娇儿看都不看他一眼,冷漠道。

    王大智那叫一个委屈,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只得无奈的直叹气。

    “行了,别说了,我和司徒公子只是途中偶遇,没什么别的事情。”

    “就是啊,陆师姐,我只是在路上接应下张师姐,就我这点能耐能欺负到张师姐什么啊!”司徒空也是郁闷的很,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呢,却被人当众这么指责,早知道还不如真做点什么了。

    “哼。”陆娇儿转头冷哼,“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陆师姐...我可瞧都没瞧张师姐...你知道的,我眼里都是你....”黄子溪连忙解释道。

    “你也闭嘴...”瞧着黄子溪当着这么些人说这个,也是面红耳赤,没好气的开口道,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开心。

    姜海不愧是行商世家出生,就是有眼力见,眼看陆娇儿的脾气可算是发完了,赶忙圆场道:“我们还是正事要紧,司徒的事儿,大不了等正事办完,咱们再好好和他计较不迟。”

    加上张胜雪也一直劝解没什么,陆娇儿微微点头,倒是弄得张胜雪对司徒空多了一丝歉意和愧疚。

    “大家把各自在那的发现都拿出来吧。”陆娇儿道。

    随即,几个人把所抄录的句子排序整理,终于得到了完整的语句。

    “吾宇阳真人,师从笑天宗,天道崩塌,万物刍狗,引域外魂修困于四阳阵中,虽魂修尽灭,然油尽灯枯,道寂尘消,心有不甘,留有余宝,藏于后人,四阳正中,福缘所置,愿后世道友以吾宝痛击蛮夷,扬我辈之威名!”

    一字一句,激荡人心,旁人或许无法看懂话中的所述,司徒空却是五味杂陈,这是位力战魂士而死的前辈仙修啊!这也是曾经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啊。

    司徒空一脸正色,对于这样的仙修前辈,自己无比尊敬,不敢有丝毫不敬。

    “笑天宗的小辈...不错,真不错,这才是我辈修士该有的气节!这才是我真正的仙尘子民!”

    正当司徒空沉思之际,太一久违的声音再次想起,露出几许追忆和感伤。

    “前辈...当年先人们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世间再无仙,这前辈致死都不忘要痛击魂士,他们...究竟对仙尘世界做了什么!”

    或许是作为这世上最后一个仙修的孤独与不甘,或许是对未来强大敌人的忌惮与心悸,司徒空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为修仙者的责任。

    “眼下还是先找到这位道友的遗泽再说,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少知道的为好。”望着失落迷茫的司徒空,太一继续道,“总之,对于魂士切不可手下留情,若能寻到这位道友之宝,拿它多斩几个魂士,便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司徒空稳定住情绪,不再伤感,既然世间无仙,我便是唯一的仙,既然世间无人识仙,我便一定要让世间到处都是仙!

    也就是这一刻,司徒空于修仙终于有了自己的目标。

    姜海等人还在细细琢磨这话的意思,看着他们一脸不解的样子,司徒空心中叹息,眼前的这些人本该都是我辈中人,现在却无人识得仙道前辈。

    张胜雪似乎注意到司徒空的不寻常,试探的问道:“司徒公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端倪?”

    司徒空收敛心神,笑嘻嘻的答道:“我可没那本事,不过我觉得咱们还是别纠结于这位前辈遗言中的不解之处,世间古怪的修士比比皆是,寻宝才是关键。”

    张胜雪赞同的点了点头,细语道:“司徒公子说的不错,‘四阳正中,福缘所置’这句话才是关键。”

    众人点了点头,都纷纷认同,也不再关注那句话的其它地方了。

    这四个字不难解释,四阳正中,应该就是藏宝地的确切位置,福缘所置,应该就是说你们的机缘就在这里。

    “四阳正中?”司徒空将宝图铺平,由四个阳字对角相连,在两条斜线交汇之处,试着用灵力轻微一点,金光乍现,宝图如活物一般飘于空中,随后散发出微弱却又宜人的白光,缓缓自行移动起来。

    众人惊讶的看着司徒空,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会让死物这般神奇腾空。

    “我无意间得到过一本叫《无用神功》的奇书,书中一篇记载了对于堪舆寻宝奇特的手段,我方才抱着试试的心态用寻龙秘术破解,没想到真成了。”司徒空解释道。

    “我们跟着宝图一直走,应该就能到达藏宝地了。”司徒空不再多作解释,跟着宝图便走。

    陆娇儿询问性的看了看黄子溪是不是真有这回事,黄子溪示意确实如此后,她这才放下心,兴高采烈也跟了上去,“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走,咱们去挖宝~”

    “老实说,你那无用神功还有什么奇技淫巧,都说来听听呗。”姜海对于司徒所说自然是信的,之前在树林他便是见过这种手段。

    黄子溪也好奇走到司徒空身边,他也是知道无用神功的,只不过没想到这功法还有寻龙定穴的作用。

    “敢情你们都知道,就我还不知道啊,这无用神功到底是个什么?来来,和我说说。”王大智也走了过来,一脸的好奇。

    司徒空没有理会他们,反而走到了张胜雪身旁,和声的说道:“我并不是故意隐瞒,只是这种功法太过旁门左道,不便告知罢了。”

    张胜雪心中泛起异样的波动,他这是特地过来给自己解释了么,竟然多了些许欣喜。

    自己身为穆神宫的弟子,所见过的所谓青年才俊比比皆是,偏偏眼前这个少年,既普通又还有些油腔滑调,可每每和他相处,都显得极为拘束。

    想到这,张胜雪又一次红了双颊,“现在又来和我说这些做什么...”随即飘离司徒空,往陆娇儿那赶去。

    司徒空望着前行的白衣少女,也是一阵的失神,这要是能做我老婆,还不羡慕死旁人啊。

    宝图在空中缓缓飘行,终于在了一处停了下来,先是一动不动,然后突然像失去了浮力一般,翩翩然落在了一处极不显眼的土堆之上。

    “这里应该就是宝洞的所在了,我们先将土堆清除,找到入口吧。”陆娇儿兴奋的蹦蹦跳跳道。

    “清理土堆交给我就得了,你们就在一旁看着吧~”王大智似乎为了要证明自己一样,器宇轩昂的一人当前,朗声道。

    众人乐得轻松,都往旁边靠了靠,将表演的舞台让给了王大智。

    “震山掌!”王大智爆喝一声,一掌隔空击向土堆,原本还算结实的土堆瞬间松动,“嘭”的一声,炸出了一个两米多的土坑。

    眼瞅没有发现洞口,王大智又是一掌,这回倒是真有了发现,只听“铛”的一声,王大智似乎击中了什么东西,自己却被震得连连后退,脸色一阵苍白。

    “好家伙,这么硬!”王大智吃力的说道。

    原先看热闹的众人也立刻围了上去,看看他究竟击中了什么东西。

    一块古朴的石碑出现在了人们眼前,这石碑被故意平放在地上,散发着丝丝沧桑的气息。

    石碑上笔走龙蛇写着九个大字,“吾辈,宇阳真人苟青阳。”

    “终于找到了!”

    众人大喜,黄子溪率先跳入坑中观察,“想必入口就在这石碑之后!”

    “可怎么打开呢?”姜海疑惑道。

    “要不,我们试试将它砸开?”黄子溪开口道。

    司徒空不愿意他们这么做,当即否决道:“毕竟先辈陵墓,能告知我们前来取宝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现在为了取宝反而要毁他人安息之所,这我可不干。”

    “司徒公子这回说的不错,毁人陵墓,取人遗宝,这和盗墓贼有什么区别。”张胜雪眼中明亮的看着司徒空,附和道。

    司徒空继续道:“既然这位前辈指引我们前来取宝,肯定是有办法进去的,这石碑方才在大智一掌下丝毫未见损坏,而大智自己还被反震得晕头转向,我看就算是想砸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张胜雪与陆娇儿点头认同,方才王大智一掌下去,这石碑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反震了回去,可见这位宇阳真人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就是防止心怀不轨之人强行取宝。

    可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司徒空也陷入了沉思。

    “小子,你且用灵力在石碑上刻几个字试试。”太一提点道。

    “刻什么?”

    “吾辈修士司徒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