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二章 开始挖宝

第十二章 开始挖宝

    夜里篝火旁的帐篷里,熟睡中的姜海被一个熟悉的身影唤醒。

    “胖子,醒醒!”

    姜海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瞧见是司徒空,又侧过身继续睡去。

    “我真有急事!”

    姜海挪了挪屁股,无精打采道:“大半夜的,你不睡我要睡...有什么明天胖爷我睡醒再说。”

    “和藏宝图有关,赶紧起来。”

    姜海沉默片刻,终于坐起了身子,将信将疑道:“真的?”

    司徒空点了点头,要真想把宝图的禁制破解消除,姜海是瞒不过去的,所以只能等大家都熟睡了,找他单独说明,让他保守秘密。

    司徒空忙示意姜海小声,看着还在熟睡中的王大智,指了指帐篷外,先走了出去,姜海见司徒空如此神秘,也蹑手蹑脚的跟了出去。

    司徒空领着姜海来到一片不远处的树林空隙处,开口道:“白天在客栈人太多,我不想暴露,我有办法破除宝图上一团团黑色的阴影。”

    姜海略微有些生气开口道:“都是自己人,这有什么不能暴露的。”

    “总之,越少人知道,对我对你们都是好事,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希望你能理解我。”司徒空少见的诚恳道。

    姜海静静的看着他,微微叹气:“整的这么神秘,好吧,我相信你,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司徒空让姜海取出宝图,放在了地上。

    只见司徒空右手五指化掌,微微闭眼,调动灵力附着掌心,朝着宝图的禁制处探去。

    顿时,图上的模糊黑团如雾气般缓缓淡化逝去,原先模糊的那处地方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功法,这么神奇?”,姜海先是惊讶,随后诧异道,“等等,你这是可以修炼了?”

    司徒空慢慢收掌,也不打算欺瞒,开口道:“我确实已经聚魂境了,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奇怪的功法,可以让我这种体质的人也能修炼,我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还真叫我练成了。”

    “还有这种神奇的功法么?不过你的气息根本不像啊。”

    “我练的叫无用神功,只能加强自身的抗击打能力,这么说吧,我现在只是个防御力稍比聚魂境高的普通人,还学了一些旁门左道的手段而已。”司徒空继续胡诌道。

    “害,能修炼就行,这是你从小的梦想,现在实现了还管它有用无用。”随即好奇的盯着宝图的另外几块阴影道,“你方才的手段也是无用神功中的奇技?”

    司徒空不愿再多解释,点了点头,便又将目光盯上了图中剩余的几处禁制,打算一一将之化解,可能是宝图太过久远的缘故,原本残留的禁制很快都被抹去,倒是省了司徒空很大的功夫。

    一幅完整的藏宝图呈现在了二人面前,果然,现在的这幅宝图与原先也已经大为不同,几处阴影消散的地方各自出现了“阳”的字样。

    两人不禁大喜,图中四个阳字规则的分布在四处,细细看去,根本就是个正方形的四个角。

    “图中有四处‘阳’字的地方,明天我们就着重往这几处巡查看看。”司徒空开口道。

    “可分组怕是又要变动了,你原本费劲心思的安排怕是要打水漂喽。”姜海打趣道。

    司徒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的是机会,现在还是宝图为主。”

    “先回去吧,省的引起怀疑。”司徒空继续道。

    姜海点了点头,两人便回到了集合点。

    不久后,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林间空隙,望着集合点的方向露出戏谑的微笑。

    “公子,这司徒空怎么已经可以修炼了。”

    “能修炼也不过是个废物,眼下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既然那小子能破解藏宝图的秘密,就让他帮我们找到宝藏吧,哼哼。”

    这两个身影自然是伯颜堂和他的随从,自从王兴记酒楼的不欢而散,他们二人便一直暗中盯着宝图所有人姜海,想的便是在他们出城后夺取藏宝图。

    不过,没想到他们还能请来两个凝胎境的女子帮忙,又只得放弃抢夺,转而欲想入夜后趁姜海等人熟睡后盗取,还没有行动又被司徒空打乱了。

    直至瞧见司徒空破除宝图禁制,伯颜堂二人又有了新的主意,那就让这司徒空帮忙寻宝,等找到宝藏后,暗中偷袭,那时出手万无一失。

    “比起那四个废物,那两个女子倒是比较难对付。”伯颜堂摸了摸下巴,沉思,不知在做什么打算。

    太阳照常升起,司徒空一夜未眠,打坐吐纳调整状态,黄子溪依着大树伸了个懒腰,瞧见还在吐纳的司徒空好奇道:“你在那坐着干嘛,赶紧起来喊人啦。”

    司徒空缓慢收拢呼吸,神采奕奕。

    “走,喊人去。”

    不一会,四男两女聚到了一起,司徒空故意让姜海把藏宝图拿出,姜海也配合道;“说也奇怪,今早一起床就发现藏宝图有了新的变化,拿于两位师姐再看看。”

    陆娇儿与张胜雪看完后也是大喜,“许是藏宝者用的什么障眼法失效了。”

    又是一轮商讨过后,陆娇儿开口道:“既然图中有四处阳字,我们就分四组分别去调查调查吧。”

    “我和张师姐分别去左上和右上的两处,子溪司徒还是你们一起去右下处,王大智和姜海你们两个去左下处,至于这望涯角...”

    张胜雪淡淡的开口道:“我就不用了,如有什么状况我自有手段化解。”

    瞧张胜雪这么自信,陆娇儿也颔首同意。

    众人按照图中记载纷纷往阳字处走去。

    集合地与宝图右下的阳字处距离最近,所以司徒空二人很快便到了。

    黄子溪四下观望搜寻,却始终没什么发现,司徒空也暗暗释放出灵力,企图感应到些什么,却也一无所获,都不由有些失望。

    便在这时,黄子溪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喊道:“司徒、你快过来看!”

    司徒空闻言走到黄子溪身边。

    “这块石头上似乎写着些什么字。”黄子溪指着身前一块残破不堪的石块说道。

    这块石头已经裂痕横陈,坑坑洼洼,积满尘灰的表面下隐约露出了几个文字笔画。

    黄子溪左手一挥,表面的灰尘随风划去,露出了一些字迹,虽已模糊,但仔细看去还是能辨别出来。

    “道寂尘消,心有不甘,留有余宝,藏与后人。”

    司徒空思索道:“看来,这是一位前辈的遗言,不过并不完整,用望涯角传话问问那边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文字。”

    黄子溪点了点头,拿出望涯角道:“陆师姐、姜海你们那有没有什么发现?”

    片刻,望涯角那头便传来声音,“我这暂时还没有,你们那有发现了?”

    “陆师姐你自己找找周围有没有什么石头之类的东西,我们这在石头上发现一句话,不过应该不完整。”

    “我们这也发现了块石头,也有一句话!”

    “那我这边再仔细找找,不如已经有发现的人把文字抄下,然后去营地集合,我们把文字整理一下,应该能看出些眉目。”陆娇儿叮嘱道。

    “好。”众人纷纷同意,司徒空二人在记下文字后,便往集合点赶了回去。

    目前就只有张师姐那没办法通知了,司徒空停下脚步,“老黄,你先回营帐,我从这里直接去张师姐那,看看能不能帮到她些什么。”

    黄子溪点头同意,两人分道而走。

    司徒空往张胜雪处走了没多久,便瞧见张胜雪也在往自己这边走来。

    “张师姐!”司徒空赶忙大喊道。

    “司徒公子?你怎么会在此处。”张胜雪走到司徒空身前疑惑道。

    司徒空笑了笑,道:“想着张师姐你那无法联系,我便自作主张赶去你那,看看可有帮得上你的地方。”

    张胜雪微微欠身,微笑道:“司徒公子有心了,那我们便一道回去吧。”

    两人一路无话,都觉得有些尴尬,回去的路不算很长,但此刻却显得极为漫长。

    司徒空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缓解下尴尬的气氛,不料张胜雪倒是率先开口了。

    “听娇儿说司徒公子你无法修炼,我倒觉得不像。”说完竟直勾勾的看着司徒空。

    司徒空也没想到张胜雪会突然问起这个,难道她发现了什么?眼神也不躲闪,笑嘻嘻的也盯着张胜雪,道:“我确实是无法修炼,只不过自幼习得一些粗鄙武功,身子倒也比普通人结实些。”

    “哦?可我听娇儿说公子你自幼百脉不通,身子羸弱不堪,怎么如今又壮实了?”张胜雪似乎没有想要就此作罢的打算,继续深问道。

    司徒空没料到这个张师姐还会继续逼问自己,一时也编不出理由,只能面露难色道:“这个...”

    张胜雪见他如此,眼神中飘过一丝失落,“是小女子多问了,既然公子不便告知那便算了。”加快步伐,飘然而去。

    司徒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女的怎么就盯着自己的秘密问,还有陆娇儿也是,没事和她说这些做什么。

    不一会,两人一前一后都到达了营地。

    营地里,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众人瞧司徒空二人来了,都围了上去。

    感觉到张胜雪似乎有些不开心,大家眼神都齐齐望向了司徒空,王大智等人甚至还都露出了一丝丝坏笑。

    司徒空暗暗叹了口气,这帮孙子整天想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