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一章 争女我为峰!

第十一章 争女我为峰!

    简短的各自介绍之后,姜海再次拿出藏宝图放在桌上,感受到图上残留的微末灵力,旁人察觉不到,自己却心知肚明,这地图的其余地方还有灵力禁制,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地图其实并不完全。

    要将先前修仙者用灵力所设的禁制抹去,才能确定无误的藏宝地点。

    可现在周围这么多人,而且都准备起身去往之前所显示的宝图地点了,司徒空如果现在要悄无声息的将禁制抹除,根本办不到。

    司徒空脑中极速转动,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得借着提问的机会,用手指将几处稍弱的禁制破除,但灵力最强的几处现在是没有办法抹掉的。

    “小空子你就别到处指了,我都被指糊涂了。”姜海大声说道。

    司徒空假装抱歉的挠了挠后脑,“我这不也是想给大伙出出力,把不清楚的地方问清楚嘛。”

    “藏宝图两位师姐也都看过了,之前从蛮王谷那混蛋的行为上来看,这宝图应该错不了。”姜海继续道。

    陆娇儿望向张胜雪,似乎想听听她的见解,张胜雪摸了摸宝图的材质,开口道:“从材质上来判断,这宝图确实是年代久远之物,不过,也有作假的可能,而且苍海桑田,真正藏宝之地应该会稍有偏差。”沉思片刻后,继续道:“我们不如先到之前你们所标记的地方看看,再做打算。”

    “确实,现在也有很多所谓的宝图假借古老的材质,鱼目混珠的,眼下只能到了那处看看再说了。”陆娇儿也认同张胜雪的见解,附和道。

    众人见两位师姐都这么说,那看来只有去了那里才能知道真假了,便一齐向之前标记的地方而去。

    到达宝图所标记的地方附近已是黄昏,众人一如既往的下马,唯独姜海气喘吁吁有气无力。

    大伙看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经莞尔。

    “藏宝的具体位置无法得知,只得慢慢寻找,应该会与周围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从宗门借了三对望涯角,有短距离传音的效果,我们两人一队,分别去寻,有情况就通过望涯角沟通。”陆娇儿对着大家朗声道。

    姜海这会儿缓过气了,连忙道:“我看今日就别寻了,马上入夜了,寻找起来只会更加困难,我准备了三个营帐,咱们就以这处为集合点,明天一早再分别寻找。”

    司徒空见姜海确实累的够呛,也假装疲累的轻声道:“今晚就算了吧,你们是武修,我和姜海可吃不消,咱们就依姜海所说,明日再寻吧。”

    姜海感激的看了司徒空一眼,随即望向了陆娇儿,出发前,大家确定了以陆娇儿为核心的行动思想,所有挖宝事宜都由陆娇儿统一指挥。

    陆娇儿与张胜雪相视一眼,见张胜雪并不反对,便道:“那就明早吧,不过我有言在先。”

    陆娇儿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在不远处划下一道痕迹,略带威胁的继续道:“今晚你们谁要敢越过这条线,我便打断他的腿!”说罢,眼神略带冷漠的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盯在了王大智身上。

    王大智被她瞧得老脸一红,“师姐说的是。”便朝着司徒空三人厉声道,“你们都听到了,今天要被我抓到谁敢越过这线,不用陆师姐出手,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司徒空三人又是一阵鄙夷。

    陆娇儿被他逗的又气又笑,又开口道:“别贫了,子溪,你和司徒两人过来帮忙支帐篷,王大智,你和姜海给我小心点。”

    司徒空得胜般轻蔑的瞅了姜海两人一眼,屁颠屁颠的和黄子溪跑过去支帐篷了。

    徒留姜海两人在原地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黄子溪是她的老相好也就罢了,司徒这小子竟然也能被叫过去帮忙,真是世道变了。”

    “就是,论相貌,你王大智比司徒这小子不知帅了多少!”

    “唉~姜兄你这话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要论人品,你的美名那是传遍十里八乡,那小子哪一点比得上我们。”

    “唉~王兄谬赞了。”

    “哪里哪里,倒是姜兄你太过谦虚了。”

    “哪里哪里...”

    “哪里哪里...”

    “你是不知道司徒那小子从小就和黄子溪一起偷看过禁书,现在反倒是我们两个被人当做是好色之徒,真是没处说理去。”

    “喔?还有这事!忒!这两人无耻的小贼,不过...王兄你是如何得知的?”

    “喔呵呵,听说,听说...”

    先不说姜王二人,这边的司徒空和黄子溪是满满的欢喜,给谁干活不是干活,这给美女干活就是不一样,看看那边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一种舔狗般的虚荣感油然而生。

    两人不由越加卖力,还频频与陆张二人嬉笑,没一会便将帐篷支好了。

    舔狗是什么,就是女神需要你的时候你做什么她都说你好,不需要的时候说不要你就不要你。

    原本还想借着送衣裳为由进帐篷与陆娇儿互诉情话的黄子溪被无情的拦在了外面,陆娇儿一手接过包裹,一手指了指线那边的姜王二人,黄子溪无奈只能和司徒空灰溜溜的走了。

    瞧见司徒空与黄子溪两人灰头土脸的碰壁而归。

    姜海畅快的挖苦道:“还以为你们俩不回来了,要在那过夜呢~”

    “可不是,一件上好的衣裳啊,说拿走就拿走,半点好处没得到,还白白给人支了半天的帐篷,唉~”

    司徒空还是嘴上能吃亏的主么?随即反击道:“老黄啊,我看你的陆师姐早就对你动情已久了,你看看你送她东西,人家立马就收,不像某些人,时时刻刻被人提防。”

    黄子溪心领神会:“别都说我啊,我看张师姐对你也是很有好感啊,你细细回想下当时她被你逗的多欢。”

    “你是不知道当时陆师姐看你的眼神,满满的都是爱意。”

    “我也好几次看到张师姐在偷偷看你。”

    “行了,你二人还是先想想今晚你俩睡哪吧!”王大智和姜海齐声厉喝道。

    “我去,我们帐篷呢!”黄子溪四下找了找竟发现自己支帐篷的材料没了。

    姜海略作痛心道:“我们俩一直在专心搭帐篷,没曾想一阵大风吹过,你们那堆帐篷的材料就被刮走了,我们见状赶忙停下手里的活呼唤你们,可你们在那和两位师姐嬉笑,完全听不进我俩的话啊。”

    “这不,我们没保住你俩的帐篷,真是愧对你们啊。”王大智也略作歉意道。

    司徒空和黄子溪无话可说,这帐篷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搞得鬼谁信,正当双方局势越发紧张之际,众人耳边传来了陆娇儿的声音。

    “你们几个过来拿下望涯角,我和张师姐一组,剩下两组你们自己分吧,不过我看你们应该是已经分好了。”望着不远处的两对火药味十足的四人轻笑道。

    司徒空收了架势,突然心平气和道:“陆师姐,我和姜海都不是武修,怕是明天寻宝若遇到危险难以自保。”

    “所以,你和子溪一组,那二人一组不是很好吗?”陆娇儿疑惑的问道。

    “陆师姐有所不知,姜海和我不同,姜海有修行的资格,幼年时还师从过我的父亲,自保我相信他绝对有能力,”随后司徒空神色黯然道,“我却因为百脉不通,连习武都成问题,若是真遇到危险,我有什么没关系,若是连累了黄兄,我于心不忍啊。”

    “不对啊,司徒,你...”,“啊!”

    黄子溪刚想说起司徒空已是武修之时,被司徒空一脚踩在鞋尖上,痛的直叫。

    司徒空权当没听见,继续道:“黄兄本就冲动,再加上我一个废物,万一遇到些什么事,只怕...”

    陆娇儿听着也觉得有理,询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认为陆师姐和张师姐修为最高,最好能有一人与我组队,这样我就放心了。”

    贱人司徒空!姜海和王大智心里暗骂,这才明白,司徒空说那么多废话,敢情在这逮着我们呢,一边说自己修为最低,一边又处处拿黄子溪做文章!

    说到底,就是要和张师姐一组啊!在场的包括那张胜雪谁不知道黄子溪和陆娇儿眉来眼去的,那陆娇儿肯定是要让张胜雪保护司徒空,自己则可以顺理成章的和黄子溪一组了。陆娇儿绝对不会和姜海王大智一组就对了。

    这么一来...分组极有可能便是陆娇儿与黄子溪,张胜雪和司徒空,而剩下的两个苦逼只能又是一组了。

    陆娇儿心底窃喜,表面上却是很是慎重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在考虑这事一般。

    姜海还想再挣扎一下就要开口,陆娇儿那能不知道他要干嘛,立刻点头道:“司徒说的不错,我这就去和张师姐说说,司徒是侯府的人,出了什么岔子谁也担当不起。”

    说罢便迈着小碎步,一蹦一跳的去问张胜雪了。

    “可以啊,司徒,玩心计,我姜某人心服口服,哼!”说完便不理他人,钻进了帐篷。

    “司徒,你个贱人!哼!”王大智也是愤愤不平的进了帐篷。

    司徒空冷冷一笑,跟我斗,小爷从小就吃定你们了~

    黄子溪则是一脸茫然,“司徒你刚刚干嘛不让我说话。”

    “我说你傻啊,我这可是在为你争取幸福!”

    “啥意思?”

    “我敢断定,明早你必和你的陆师姐一组!”

    “真的!?”黄子溪开心半信半疑的问道。

    “嘿嘿,当然。”

    .......

    线那边的帐篷里,陆娇儿捧着黄子溪送给她的衣裳满意的笑着,张胜雪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所以,你这丫头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陆娇儿收起衣裳,挽着张胜雪的胳膊撒娇道:“哎呀,好姐姐~那几个人里,也就司徒最为正派,脑子也机灵,你和他一组不用担心的。”

    “你啊,说的倒是好听,不就是想和你的黄师弟一组么。”

    “嘻嘻,谁要和他一组,我是为了护住侯府少爷安全,而且...我倒觉得姐姐和那司徒也是很般配呢。”说完朝着张胜雪的腰间便挠去。

    两个美少女嬉戏打闹在一起,一时间,风光旖旎,美不胜收。

    不远处的司徒空,脚踩岩石,傲视天空,一股天地在于我手的气势勃然而发,把旁边的黄子溪也给整懵了。

    敢和我争女人!啊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