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十章 相视即相识

第十章 相视即相识

    苏康城,黄府练武堂。

    黄子溪手持木刀,侧握而立,一双眼睛微微轻合,整的跟个绝世高手似的,竟还有了一股睥睨天下之姿...

    司徒空见他完全没把自己当回事,也不气恼,“好小子,待会看你怎么装。”

    “小空子,我学的是《乱真刀》,这刀法刚烈无比,我以此迈入聚魂境,你且攻过来,让我看看你是否值得我出刀~”黄子溪斜眼瞥着司徒空,略做鄙夷之态。

    司徒空默念口诀,金光术瞬间施展,全身被金光罩护体的他,不作他言,大喝一声朝黄子溪攻去,司徒空其实很无奈,攻击法术目前只有斩神小刀,可这法术杀伤力太强,况且这杀招能不施展尽量不施展。

    所以,此刻的司徒空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是从小到大父亲所教的家传拳法,自己虽然无法修炼,但还是一直央求父亲教自己练武,迫于无奈司徒长风便教了他一套基本拳法,司徒空如获至宝,天天练习,招式还是极为熟练。

    一个仙修沦落到和人肉搏,而且对方还是个武修。司徒空心里苦笑,手底下却没闲着,家传拳法虽然普通,但由于金光术的强化,力道还是足够的,起码看上去颇为骇人。

    黄子溪轻巧的左右腾挪,没有被击中一下,嘴里还挑衅着,“你这聚魂境怕不是假的吧”,嘴上虽这么说着,心中其实已经很是惊讶,他很清楚从小在司徒空身上的事情,一个百脉不通的人,现在就这套拳法上来看,虽然招式简单,但从威力和卖相上来看,却是真如聚魂境一般了!

    司徒空却不搭话,他知道自己不是黄子溪的对手,但现在他满脑子想的只是能击中黄子溪一下,只要击中一下对于自己便是成功。

    可是,仙修想在近身搏斗中击中武修,哪怕是有金光术加持,也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

    司徒空一拳一拳的出着,黄子溪一次一次的闪躲,他不再调侃嬉笑了,因为司徒空很认真,所以他也该认真了,这是对于对手的一种尊重,也是对于朋友的尊重!

    黄子溪出招了,趁着司徒空出拳后的空隙,横扫一刀,司徒空“铛!”的一声,被巨大的劲道击中,硬生生飞了出去。

    黄子溪立马收手,似乎觉得自己太过了,关切的往司徒空走去。

    “别过来!再来!”司徒空从地上爬起,半蹲着身子吼道。

    黄子溪放下心来,笑道:“好小子,可以啊,看来你是真可以修炼了。”

    随后又森然大笑道:“既然这样,我可就不再留手了!”

    “让你污蔑我偷书给你们看!”一刀劈去。

    嘭的一声,司徒空飞了出去。

    “让你从小和王大智那个王八蛋拉着我去看人洗澡!”又是一刀。

    还是嘭的一声

    “让你叫我给你小子当马骑!”再是一刀。

    “等等!当马骑这事是换着人玩的!你特么也骑过我!”司徒空赶忙出声,这小子简直是在撒气啊。

    又是嘭的一声!司徒空还是飞了出去。

    “我不管,本来你没法修炼,我打你不好意思,现在瞧你竟然这么抗揍!我说什么也不放过你!”黄子溪兴奋的挥舞着木刀,神情爽快的说道。

    然后又是一刀,金光罩铛铛作响,黄子溪哈哈狂笑。

    “不错不错,耐揍耐揍,你这个《无用神功》倒真是名副其实,除了能防身还真是无用,不过,既然耐揍,那我更放心了,嘿嘿!吃我这刀!”

    “乱真斩!”,黄子溪气势暴增,额头两侧青筋迸现,原本贴身的武服徒然股起!右手握刀用力砍向司徒空。

    一刀两刀三刀,忽斩忽劈,左砍后刺,一刀强过一刀!

    司徒空望着这一刀刀的砸在自己身上,毫无办法呢,只能硬抗,不知这么飞出去多少次,司徒空放弃了,对于武修,自己现在和他们近战,那就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啊。

    在这种情况下,看着依旧很兴奋的黄子溪他只能赶忙摆手,金光罩已经扛不住了,再打下去罩子一破,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打了不打。”司徒空金光消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道。

    黄子溪似乎还意犹未尽,朝着狼狈的司徒空招手,“再来过啊,真爽,还是将人当沙包砍起来才爽。”

    司徒空咬牙切齿的望着黄子溪,没好气的说道:“一个聚魂后期打一个聚魂初期有什么好嘚瑟的,切。”

    “就你这两下子,我便是初期,你也只有挨打的份。”随后黄子溪疑惑道,“不过你这功法真是奇怪,没攻击力也没招式,就一个金罩罩把自己罩住,我看别叫无用神功了,叫王八神功乌龟神功才更贴切。”

    司徒空微微站起,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故作黯然道:“能让我修炼就已经很好了,我还能有其它奢望不成。”

    黄子溪面露歉意,拍着司徒空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太失落,我这刀法在楚南宗里都算是极为刚烈的武技了,虽说是用木刀,但能让我砍这么大半天,这个神功也相当不错了。”

    黄子溪说的不错,这也是司徒空这次来找他切磋的目的,金光术的护体强度自己心里多少有了点数。

    两人略微调整过后,黄子溪便拉着司徒空来到内堂,望着散落于地的各种布料,黄子溪着急的挑选着,司徒空卖力的指挥着,两个少年就这样挑选着布匹直至夜里。

    黄府与侯府其实相隔不远,司徒空在忙完黄子溪的事情后,不一会便到了侯府,一来看看母亲有没有回来,二来和赵管家报个平安,在确认华荣夫人还没回来后,朝赵四交代下自己的情况,胡乱编了个理由,说是之后几天要和姜海等人出游玩耍,做将来的道别便去往云达客栈。

    赵管家也没多少担心,在司徒家属地,难不成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到司徒家少爷身上,道了几句关心也就不再深问了。

    两天转眼便过,运达客栈之中,黄子溪早早便捧着一个包裹就到了,随后到的是姜海,而一直迟到的王大智这次竟然也没晚多久,看来还是对于这次挖宝极为重视的。

    司徒空等三人闲聊着,期间黄子溪借尿遁不知去了哪里,大家其实心里都有数,谁会捧着包裹尿尿的,多半是去大堂着急的等待着他的陆师姐来了。

    太阳缓缓的悬在了正空不动,客栈外的不远处两匹骏马奔驰而来,扬起阵阵烟尘。

    黄子溪听到马蹄声随即起身走往门口,远远望去,原本略显期许的脸上泛起了欣喜的笑容。

    待两人停马拴绳,黄子溪这才瞧了清楚,其中一人,身穿黄色云裳,扎着双马尾,一双眼睛灵动狡黠的娇美女子,自然是他朝思暮想的陆娇儿师姐,而与她一同来的也是一个女子,身着白衣,空山灵雨般秀气的玉容上,一双清水般的明眸闪耀着动人的神采,笔直细致的鼻梁下,微微抿起的樱唇透着一丝圣洁的微笑。

    纵是黄子溪也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两眼。

    陆娇儿微微努嘴,瞪了一眼黄子溪,略带醋意道:“这是穆神宫的张胜雪师姐,正好来宗里看望我,听闻我要来挖宝图,便也随我一同来了,你可别乱瞅!”

    黄子溪听完脸色一红,急的结结巴巴道:“不是的,陆师姐,你...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张师姐能...来...”

    “哼”,说完也不理黄子溪了,领着张胜雪往客栈走去,边走边说道:“还有人呢,待会让王大智说话注意点,不许对张师姐口不择言。”

    黄子溪领着二人来到厢房,果然,王大智先开口了,直接无视陆娇儿,望着那白衣美女便殷切的介绍自己道:“在下王大智,乃楚南宗弟子,敢问姑娘芳名。”其实王大智卖相并不差,但是说完还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就着实有些做作了,也引来司徒空几人的一阵鄙夷。

    这女子确实是罕见的美女,本就都到了思春的年纪,连司徒空也不禁多看了两眼,更别提姜海和王大智了。

    姜海眼睛都快离不开了,赶忙一步抢在身前也是极为礼貌道:“在下姜海,乃...”

    陆娇儿听不下去了,跺脚喝道:“都给我闭嘴,王大智,还有你...叫什么...算了,张师姐是穆神宫的亲传弟子,你们都给我注意点,可别让我失了面子!”

    司徒空眼神微挑,这个穆神宫他也是知道的,是邻国出云国的一个宗门,虽说比不上楚南宗和蛮王谷,但也是南域有名的门派,门派中女修甚多,而且据说各个都是南域武者们倾慕的对象,如今看来,穆神宫名不虚传。

    张胜雪微微颔首,也不多说话,她本就是被陆娇儿软磨硬泡拉过来帮帮手的,现在看来这几个除了司徒空还算稳重,其余的,包括那个黄子溪都是轻薄之人,对于这次前来更觉后悔。

    王大智等人听闻对方的身份,就断了过多的奢想了,穆神宫的亲传弟子,自己在她眼里估计就是脚底的烂泥,人是美人,可咱也消费不起啊,不由消散了心中蠢蠢欲动的青春之火。

    有时候,女人的心思也是很奇怪的,越对自己殷勤的越瞧不上,而越对自己没兴趣的,反而会引起她们的注意。

    张胜雪看了一眼一直未发一言的司徒空,微微疑惑。

    司徒空对于美色不是说不喜欢,谁会不喜欢美女,可眼下自己在旁人眼里还只是个废物,多做介绍也只是徒增厌恶,再说自己此刻对于藏宝图的期待多过这个张师姐。

    感受到张胜雪的目光,司徒空也毫不避忌的与她对视了一下,两人的眼神在空中轻微一碰,便各自一笑,相视即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