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九章 斩神小刀

第九章 斩神小刀

    斩神小刀的修炼完全取决于自己对于灵气的控制,这是司徒空没有想到的,这简直与控制自己体内灵泉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一个是流动不息,一个是凭空造物。

    默念口诀,两指竖于胸前,脑子构想着小刀的模样,渐渐灵气开始聚于指尖,归功于这些天对于体内灵气的感悟,进展倒也不慢。

    渐渐,灵气缓缓有了小刀的轮廓,然而“噗”的一声,指尖刚刚才形成的刀形灵气瞬间如流烟般四窜消散,第一次的尝试宣告失败,不过司徒空并不气馁,法术贵在多练,所谓熟能生巧,自己早晚会成功。

    不断地一次次尝试之后,刀形灵气终于稳定住不动,这时,司徒空低吼一声“现!”只见原本如手掌般大小的刀形灵气骤然缩小,再缩,最后竟只有手指般大小,一柄小刀就这样显化了出来。

    这显化出的小刀,通体黝黑,刀背上凸刻着些许不知名的图案,刀锋处甚至都有钝口,总体看来,这简直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刀嘛。

    司徒空无奈的看着这凝化出来的小刀,苦笑不已,这小破刀真有什么威力不成?完全瞧不出半点不凡。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司徒空将目光锁定在了离床不远处的桌上,桌上放着一个茶壶,司徒空念头一闪,“去!”,话音未落,茶壶粉碎!

    好快!这是司徒空的第一反应!司徒空收起了轻视之心,这小刀简直就是念头所向,它便所至啊!

    当然一个茶壶并不能体现出这小刀的威力,思索片刻,司徒空决定去郊外无人处试试这小刀的威力以及极限的距离。

    他要确认是不是因为方才离茶壶过近,才会有这样的效果,还是,无论距离多远,只要在有效范围内,小刀都能随想而至,这两者天差地别。

    司徒空沿着南门外官道旁的小路走了许久,便来到了一片偌大的空地,这里距离官道已经很远,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司徒空随即施展斩神小刀。

    他寻来数十块形状重量相仿的同一处石头以自身目前所站为起点,分别在五步、十步、十五步的地方放置好。

    “现!”司徒空默念口诀,小刀便出现在了二指之上,望着五步外的石头,“去!”,石头顷刻爆裂,粉末伴着微风如扬尘般落下。

    司徒空欣喜不已,这威力可以说是相当巨大了,这要砸自己身上,自己还不嗝屁么。

    随即更加兴奋的试向第二块石头,十步外,一声爆喝,那石头顷刻化为碎屑,威力果然缩减了,不过能如此,也足够司徒空满意,这个距离足以对对手形成威胁,司徒空对这斩神小刀越发自信,有这手杀招在,他将不惧同境界的任何神修!

    满怀期望的司徒空又向十五步外的那块石头试去,同样也是一个念头的转瞬,这次的石头仅仅是微微一动,石头表面出现了一处裂痕。

    看来十五步的距离应该就是极限了,他又搬去两块石头,分别放在了十四和十六步的位置,再试,十四步处石头只是四分五裂,而十六步处的石头纹丝不动。

    为了更加了解距离远近与威力大小间的对应,司徒空一练就是一个下午,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斩神小刀六步之内威力最为强大,十步之内,威力虽然弱些,但也是足以致命,十三步内可致重伤,十四、十五步已是极限,伤害嘛其实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且,他的猜想是对的,斩神小刀只要是在有效距离内,随想而至!简直是暗杀的绝佳手段。

    心满意足的司徒空气喘吁吁的躺在草地之上,回想着自己这些天的修行历程,望着西下的夕阳,听着风吹动丛草的声响,感受着自然随和的一切,司徒空渐渐陷入了梦乡,这是司徒空自从修仙后第一次睡觉,第一次安心的睡觉。

    梦境中的司徒空一人立于广袤无垠的天地之间,星辰日月仿佛唾手可得,山河万物犹如浩渺尘埃,周身大道符文缠绕,一只乌鸦缓缓落于肩上,转头望去,乌鸦的眼神里满是臣服与惧怕。

    已入深夜,满是星辰的茫茫夜空中,两个身影御风而行,这标志着他们不是普通的神修,而是洗垢境以上的修士。

    “师兄,我们一路按照师父所指方向所行,还是没有发现丝毫拜道者的踪迹,难道他已经离开了?”

    “这里是楚南国的淮水郡,也是南域的最南边了,此行如果再无收获,我们便只能先回宗里再做打算了。”

    这二人便是万魂宗指派到南域调查拜道者的朱玉与阶杰,眼下南域各个地方他们都已查遍,唯有这里还没巡查过。

    “听说拜道者都是域外异魔所化,也不知是真是假。”朱玉无聊的问道。

    阶杰倒是没有说话,眼睛看向了地面,一个少年正躺在草地里睡着觉。

    朱玉见阶杰不说话,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掩嘴笑道:“难道楚南人喜欢在草地上睡觉么?”

    “你我二人不也曾如此过。”便收回目光继续前行。

    朱玉神色一暗,也不说话了。

    沉睡中的司徒空就这样错过了与万魂宗的第一次相遇,当然,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稀稀落落的洒在司徒空脸上,司徒空皱了皱眉头从好梦中睡醒了过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满眼都是对未来的期望。

    “斩神小刀的修炼没想到这么顺利,眼下还有两天时日可以准备,重力术暂时不学了,现在趁还有时间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自如运用法术了,得找个人来试试...”

    “大智这家伙整日都在霓霞楼那打转,这个时候肯定寻他不到,还是去找老黄吧,反正他的陆师姐应该还没到。”

    就这样,司徒空人生第一战的目标锁定了,不多时,他便来到了黄子溪的家中,黄家是苏康城中有名的布料大家,布料服饰店开遍城中大街小巷,也是个从小锦衣玉食的主。

    叩开黄府大门,一个中年妇女便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小空来啦,进去吧,子溪最近不知怎么了,突然对裁缝起了兴趣,现下正在挑选布料学习做衣,真是奇了怪了。”

    啥?这小子在制衣?这么个从小莽撞的汉子竟然对这种东西突然有了兴趣...

    轻车熟路的来到内堂。

    好家伙,这小子还真在认真的挑着布料,丝毫未察觉到司徒空的到来。

    口中还喃喃自语“这个不成...这个也不成...”

    “咳咳...那个没打扰到你吧...”司徒空突然开口道。

    黄子溪先是一愣,随即赶忙一把将布料搂住,满脸通红,竟然想跑。

    这可把司徒空给逗乐了,这小子不对劲啊。

    赶忙将黄子溪一把拦住,黄子溪没想到司徒空现在的身手这么好,一时间被拦的他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媳妇,支支吾吾的不肯开口。

    司徒空这才想起,原来是要给他的陆师姐做衣服啊,一脸坏笑道:“方才我刚从大智那得知说什么陆师姐已经到云达客栈了,让我来通知你一声。”

    “啊?这么快,不是应该还有两天的么!”当即放下布料欲要离开。

    “陆师姐的衣裳不做了?”司徒空似笑非笑的盯着黄子溪。

    黄子溪顺口道:“不做了,来不及了。”说罢才知不对,赶忙捂住嘴巴。

    司徒空终于见识到王大智所述的腻味感了,意味深长的说道:“行了,骗你的,你陆师姐还没来,不就是给相好做件衣裳嘛,至于这么遮遮掩掩的么。”

    黄子溪嘿嘿一笑,“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你过来帮我瞅瞅哪批布料适合,你也知道我从小大老粗一个,眼光不行,你见多识广,帮我参谋参谋。”

    “要我帮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司徒空摸了摸下巴道。

    黄子溪古怪的看着司徒空道:“你又想干嘛,我爹那些书早就换地方藏起来了,我可不找了。”

    “你大爷!这事不准再提了,不然我就把这事告诉你陆师姐!”司徒空气急败坏道。

    “不是这事啊,那都好说,嘿嘿嘿。”黄子溪释然道。

    别看这黄子溪直愣愣的,其实鸡贼得很,也不是爱吃亏的主,司徒空无奈道:“我最近修炼了一种特殊的功法,叫,嗯嗯...叫《无用神功》,现在应该是聚魂境的修为,你来陪我练练手呗。”

    “啥?《无用神功》?你瞎编还能再随便些么,你真把我当傻子不成,再说你不能修炼这事苏康城甚至全楚南都知道,咱别闹了啊,乖。”黄子溪看傻子一般看着司徒空道。

    司徒空气不打一处来,道:“嘿,我说老黄,你甭管这功法是什么名,小爷从小哪点不如你们,今天你必须陪我练练手,不然陆师姐那我可管不住我这张嘴...”

    “得得得,怕了你了,我可说好,伤到你可别怪我。”黄子溪半无奈半担忧的说道。

    “走,废话少说!”

    黄家为了自家这个楚南宗的弟子也是极其用心,专门在府内一处僻静的地方为黄子溪建造了个练武堂,片刻,两人便来到了这里。

    “要不还是算了,就算你真练成那什么无用神功,迈入了聚魂境,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现在已经聚魂境后期了。”黄子溪还是有点担心,试图劝慰道。

    司徒空倒是并不吃惊,黄子溪是他们四个人里天赋最好的一个,自己的大哥都曾夸过他,看来这小子离成为楚南宗亲传弟子不远了啊。

    “点到为止嘛,我不行了就说不行了,咱俩不丢人。”

    见司徒空如此坚持,黄子溪没办法,只好同意。

    两人相对而立,准备切磋。

    这是司徒空的首战,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