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八章 功法的选择

第八章 功法的选择

    “路你自己走,自己感悟...”

    就留下这一句,太一又一次没了声响。

    行吧,自己感悟就自己感悟,本来就是自己修仙,要是什么都要太一来教,自己不就走了他的老路了么,我可不想数万年后只留一丝残魂用卑劣的手段传人仙法,太掉品。

    司徒空不屑一顾的想着,“既然已然修仙,老子要做大做强,再创辉煌!”,随后翻读起已然补齐的开尘篇。

    太一确实说的没错,这完整的开尘篇翻读起来内容要连贯易懂的多,开尘篇记载步入开尘期后,体内杂质会一次次排出体外,然后将灵气提炼精纯,引入丹田,在汇成灵海之时,便是标志着自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灵海期了。

    可是现在想来,这开尘期也太容易修炼了吧,这其实和现在的修行环境有着重要的关系,千元大陆本是修仙者的天下,那时灵气便已是充裕,非常适合修仙者修行,而数万年来,随着修仙者的消亡,这天地灵气日积月累无人修炼,如今就变得空前浓郁,说是泡在灵气里修炼也不为过。

    而修神者也叫神修、武修,他们注重身体的强大,以修习功法提升自身实力,打开人体宝库,所以对于他们而言,灵气用处并不是很大。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下神修的主要修炼方法了,以楚南宗为例。

    楚南国是个很奇特也很少见的宗国合一的国家,大致意思就是只要你是楚南人,从小便可领取宗门派发的聚魂境基本修炼功法,还有像伏虎功啊降魔功之类的基本武学。有天赋能力的自然能达到聚魂境,届时便可去往楚南宗登记成为记名弟子,这样就可获得下一层凝胎境的功法,当然也有人因为或年长或其它原因选择不去也可以,总体来说,聚魂境是凡人与神修的分水岭,而凝胎境则是真正走上修行之路的那部分人。

    当然还有一类特殊的存在,如司徒家的《夜神不灭功》,五候家族皆有祖传功法绝不外传,这是他们的特权。

    司徒空本就是混沌道体,自然亲近天道,又加上现在的灵气环境,所以短短十几日就达到开尘期后期,如今开尘篇被补齐,只要再将体内灵气提炼精纯,爆体之感就会消失。

    这时便是翻看第二篇灵海期的时候,当然,在先前司徒空早就将误认为是第一篇的灵海篇通读许久,所以他可以随即着手提炼灵气。

    再根据灵海篇心法将这提炼过的灵泉汇集于丹田形成灵海,此刻就步入了灵海期。

    一如往常的闭眼吐纳,根据心法,司徒空再一次放空自己,慢慢学习控制灵泉的流速快慢,直至奔腾的灵泉使于平静,这样才能方便提炼。

    这其实是个十分困难的事情,原本充盈的灵气因为无处消散,又加之之前任由它在体内狂奔,堵塞在丹田处只得掉头继续奔腾,就像是河流撞壁,江水倒流,滋味极其不好受,司徒空一想到这,就暗自告诉自己就算是再困难,也要早些学会控制。

    然而又是五天过去,司徒空没日没夜的修行吐纳,却始终无法控制住这些灵气,司徒空无奈了。

    还有十日便是约定挖宝之期,自己这却一点进展都没有,难道是自己操之过急,遗漏了什么感悟?

    司徒空思索再三,与其停滞不前,不如把握当下,自己开尘期了却因为着急迈入灵海期一直都没有修炼开尘期的法术,于是,一扫苦闷的心情,翻开了开尘期的术法篇,详细翻阅适合自己的法术,以便十日后自己还是无法突破,起码能有些许自保之力。

    又是一天过去,又是一个普通的深夜,司徒空经过考量筛选,确定了三个法术非常适合现阶段的自己,一是重力术,一旦施展可使对手犹如重山压顶,一共五重,一重重过一重,是拖延纠缠对手的实用法术。

    还有一个防御型法术,金光术。金光术是开尘期修士最喜欢最实用的法术之一了,除了大成后道化金身提高身体强度的同时,还能化成金色小箭附着周身,一旦被对手近身,箭雨迸发,可以说是极佳的保命手段,这也是它备受低修为修仙者喜爱和追捧的原因。

    最后一个确定的法术叫斩神小刀,名字虽然很萌,杀伤力却不可小觑,以灵气化做一柄威力巨大的小刀,瞬间斩向对手,御刀而动,杀人于外,只不过这小刀威力虽大,却也有弊端,临敌距离越远则伤害越低,当然这不是司徒空选定它的最关键原因,关键的是它在所有开尘期功法里是唯一一个进阶型功法,理论上它可以一直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而进阶!

    稍作休整,司徒空决定赶忙抓紧时间修炼这三种法术,还有九天的时间,自己越多掌握一种,自己自保的能力就越大。

    首先司徒空还是锁定在了金光术上,游历在外,保命最为重要,金光术是低修为修仙者的不二选择不是没有它的道理,他默念口诀,一根根如细丝般的金光透过毛孔从衣服中缓缓渗透出来,然后化为青烟状一团团萦绕在他的周围。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空周围便飘散着一团团如云朵般的金色光团,一簇簇忽闪着青色雷霆,璀璨夺目,流光溢彩。

    只听司徒空大喝一声,“收!”,顿时那些闪着青光的金色光团急速向自身收拢,金色光团一拥而上,全数归于司徒空体内,他面露痛苦之色,这也太疼了,不禁哼出了声。

    这时的司徒空身上传出一声声如同炒豆子般的声响,兹兹的电流声更是不绝于耳,这酥麻之感是又刺挠又舒爽又难受,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许久,直至“彭”的一声,爆米花嘞,新出炉的爆米花嘞。

    咳咳,直至“彭”的一声,司徒空身上已经依附着淡淡的金光,透过衣服上的汗珠,向外幻化出七彩的光晕。

    司徒空睁开双眼,快意的舒了口气,金光术已然小成,此刻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外多了一层坚固的防护罩,用手指敲击还能邦邦作响,不由觉得有趣,虽然距离大成还需时日,但金光术小成多少让他感受到了法术的玄妙,也多了些许少有的安全感。

    “如果大成,金光罩应该还会加强,而且还会附着上能伤敌的箭羽,可惜时间太过紧凑了。”司徒空暗自想着。

    再默念口诀,金光消散,金光罩自动消失,司徒空恢复成正常的样子便打算出门打听打听已经过去了多久时日,刚走至门口,门外便传来了嘈杂的议论声,疑惑的推开房门,门外已经聚集了许多下人,一个个神情担忧又眉头紧锁。

    为首的赵管家瞧见自家的小少爷可算是出来了,苦着脸瞧了瞧堆积在门口的餐食,开口道:“少爷,这些天来您粒米未进,也不外出,可把我们吓坏了,您又交代不许任何人进去,夫人又去了方弥寺礼佛,我们只得在这里等候,想着您再没动静我们便是担着挨骂的风险也要进去了。”这要是老爷般的修士,这些天不进谷食他还尚能放心,可自家这个小少爷就是个普通人这么多天不用餐食那还得了,赵管家这般想着。

    司徒空这才反应过来,如今他已是开尘期的修为,可以吸收灵气补充身体能量,根本不觉得饿,所以,修仙者第一个成就解锁了,辟谷。

    司徒空花了番功夫才将他们搪塞过去,便不做纠缠赶忙抽身跑出了府,得知距离自己修炼金光术已经又过去了四天,司徒空急了,一边走路一边琢磨是继续修炼金光术直至大成,还是另外两种法术里再挑一个修炼,显然,还有五天根本不够自己熟练掌握另外两种法术。

    还有,在府中修炼太过不便,这些天出现的金光已被许多下人瞧见了,再继续府内修炼必定引起下人们的猜疑。况且既然母亲不在,自己何不如先去集合地点,这样姜海等人到了,自己也能及时知晓不会误了时候。

    想罢往城边不远的云达客栈走去,那里便是他们挑选好的集合地。

    不多时,司徒空便到达了云达客栈,这里是苏康城南门内的一处角落,根据藏宝图中的描绘,藏宝地大约在南门外二百里地周围,那里是淮水郡的一处鲜有人烟的重山地带,所以由此出城最为快捷。

    云达客栈此刻倒也空闲,偌大的大堂里只坐着稀稀落落的两三人各自聊着,如今已是暖春,来往商贩大多已经入城,官道上的货商来往决定着这间客栈的生意好坏。

    司徒空开好一间客房,便交代小二自己带有盘缠,约五日后与朋友一道出城,所以这五日内,不要打扰到他,第五日通知他一声就好,小二对于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来往商贩客人多数也会自备干粮,毕竟出门在外吃自己的东西最为安全,便领着司徒空到了客房。

    司徒空自觉时间有限,金光术大成没个十天半个月自己绝对没办法完全掌握以致大成,在略微思索之下后还是选择了修炼斩神小刀,这种法术可以不用,但必须要有。

    就这样,司徒空翻阅着这本功法,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斩神小刀是太一无意间得到,这本功法用太一自己的批语来说就是威力极大,但用处甚微,修仙者擅长远距离使用法术斗法,而这斩神小刀却是距离越远伤害越低,这无异于鸡肋。

    太一其实说的没错,可是、现在是什么世界了,满大街的神修,入流的不入流的,一抓一大把,自己作为在世仅有的修仙者还能找谁斗法去?

    神修者更擅长近身搏斗,当然并不能一概而论,自己的大哥就曾给他展示过一枪击翔鹰的武技,可是还是会以近身搏斗为主,而这时的斩神小刀就是致命的杀招了。

    对付仙修不成,对付神修用处可能是出人意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