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三章 首先,我名太一

第三章 首先,我名太一

    幽暗的大殿上,一轮散发着血光的太阳下,一张漆黑冰冷的案几前,正坐着一位神色阴暗的深沉男子,这个中年男子身穿青黑色长袍,长袍背后一轮血月图案并散发着丝丝寒光,头束鎏银冠,腰间一块墨绿色玉佩上赫然雕刻着一个“魂”字异常夺目。“上宗传来讯息,我南域有异族的强大神识闪过,上宗命我等调查此事,及时向上宗禀报。朱玉、阶杰你二人速速去调查清楚,不可延误。”

    如果说楚南宗是南域最具实力的宗门,那眼前此人所属的万魂宗便是整个千元大陆最强大且最神秘的顶级宗门。万魂宗在五大域皆设有分宗,其实说千元大陆分为五域并不贴切,因为除了这五域之外,还有一片被称为魂域的超然地带,那里是一切修士的禁区,万魂宗的宗门所在!只有万魂宗弟子才能入内。而这说话的男子便是万魂宗派使驻守南域的分宗宗主,五大次宗之一的魂傲。至于立于台阶之下的一男一女就是魂傲的两个亲传弟子。阶杰也是一身血月黑袍,面部被口罩遮掩,腰别一块白玉魂牌。朱玉则是一袭红色长裙,明眸皓齿,容貌出众,圣洁中隐隐透出一股狡黠,头戴弯月发簪,腰间也是一块白玉魂牌。

    “师父,许是那些被称为拜道者的行尸走肉游走至此,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阶杰略显沙哑地说道。

    “如果是普通的拜道者断然无法惊动上宗,想来不会这么简单。你与朱玉都已到洗垢境,只要不遇楚南宗的高手便没有什么阻碍。”

    朱玉蹙眉道:“楚南宗是南域的强大宗门不假,难道还敢与我万魂宗为敌不成,不阻挠我等还好,不然定让他们瞧瞧我万魂宗的手段。”

    魂傲用手指在案几上敲了敲,道:“遇事不宜冲动,此事只能暗自调查,拜道者的秘密万不可泄露出去半分,否则上宗怪罪下来,为师也逃不了干系。”说罢,魂傲暗念口诀,手中刹然多了两件法器。

    “这两件招魂幡本应在你们迈入脱胎境之时交予你们,现在看来时机并不晚,如真有强大的拜道者,以引魂决催动,便是你们的大造化!”

    朱玉、阶杰不由大喜,只有万魂宗的亲传弟子才知晓,万魂宗真正的修炼功法与外界所修神圣道完全不同,千元神圣道都是修炼自身,提高修为,而万魂宗却是以魂养身,通过汲取天地间精魂灵魄壮大己身,这也是万魂宗称为顶级宗门的决定性原因,这种功法实在太过可怕。而拜道者作为游走于世间的强大个体,自然也是万魂宗修士最为喜欢也是极为忌惮的完美补品,他们不知为何缺少灵慧魄,毫无灵智可言,自身修为却都极为强大,汲取他们的魂魄滋养自身,是再完美不过的事了。

    魂傲打量着眼前早已蠢蠢欲动的两人,嘴角抹过一丝冷笑,“去吧。”

    “是,师父!”

    此时身处南淮侯府的司徒空却有着说不清的烦恼,一方面自己着实想和其他孩子一样能修炼功法,另一方面,听完玉中男子的说辞后,自己动摇了,但总觉得这事太过诡异,先不说这玉册所记载的经书内容,单单是书内的描绘,和自己的认知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行,以防万一,我还是查查典籍再做决定不迟。”

    司徒空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了解下古籍记载再决定要不要按玉中老头的话行事,自己虽说迫切想要修炼,但人们对于未知事件的恐惧和提防也是与生俱来的。

    “嘿,这小娃娃倒是挺谨慎,不错不错。”这玉中老者倒也不催促,对司徒空的行为反倒是更为欣赏了。

    司徒空在书房翻起了古籍,都说读书时少,一转眼俨然夜晚,除了荣华夫人的几次关心探望,倒也没什么人过来打扰。

    望着桌上已翻阅过的种种书籍,司徒空疲惫的挠了挠头,“那玉中男子说的一切跟真的似的,可这么多古籍翻阅了,完全没有丝毫记载啊。”随即似乎想到了些什么,“难道是域外异魔的功法吗?是了!《千元易》中倒是有过域外修士的记载。”拨弄着胸前从小挂着的玉坠,司徒空踌躇不已。

    《千元易》记载,从前有域外修士入侵千元大陆,所修功法极为诡异且难对付,在万魂宗及大陆各宗的联合抵抗下才保护住了千元大陆。但也仅仅这一条篇幅很少的记载。

    “不如先依了那老儿的做法,真有什么坏处,对我一个废人而言还能再有什么影响。”想罢,司徒空也不拖沓,从脖子取下玉佩,坐直身子,牙关一咬,指尖渗出丝丝血珠往玉佩上滴去。

    “一、二、三...”随着司徒空的声声倒数,玉佩只是缓缓的散发起了淡淡的白色柔光,并没有其它异常之处。

    司徒空似乎有些失望,没好气的说道:“合着就这点动静?我还以为会天地变色什么的呢。”

    “嘿,我说你个小娃娃,是不是奇人异志看多了,我老人家现在,能要多低调就得多低调可知道。”

    刹时,一位老者突然站在了司徒空的面前,打趣的瞧着司徒空。这老者虽颇显老态,但浑身无一不往外透着磅礴生机,一头齐腰白发,剑眉入鬓,目似星辰,俊美的脸庞上虽爬满了褶皱,但想必年轻时定是世间一等一的美男子。

    “原先两次现身已经被万魂宗觉察到了,所以才让你滴血与我签署契约,现在只有小娃子你才能看到我和我交流,我也不必担心再被发现了。”

    “前辈,您不会真是域外异魔吧…我们无冤无仇,还无故签了什么契约,你可别害我。”司徒空嘴角微扯干笑道。

    “喔?不是鬼魂,又变成域外异魔了?倒也有趣。”

    见司徒空一脸担忧困惑,老者继续说道:“放心,这契约是灵器认主,换句话说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于你没什么坏处,当然我可是仙器,所以嘛,只要我不乐意随时可以换主人。”

    司徒空这才放下心来,而自己与老者之间也确实多了某种莫名亲近且放心的联系,至于他说可以换主人,管他呢,自己又没什么损失。

    老者继续道:“你先仔细听我说几个重要的地方,然后再提问,我会慢慢告诉你答案。”见司徒空点了点头,老者又道:“首先,我名太一!”

    “等...等等!你就是作者?你是东皇太一?”司徒空听到这老者自报姓名,顿时大惊,不由打岔道。

    老者沉思片刻,沉声道:“如此说并不贴切,我也只是太一的一缕残魂,依附在这个玉坠上化为了器灵,修为更是不及本尊时的万分之一,但我确实也是太一。”

    司徒空瞪大双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这个名字其实并不熟悉,但如果真如玉册中所言,这个叫太一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大人物,这种人物甚至超越了任何人的认知。

    太一瞧司徒空不再说话,又接着说道:“其次,万魂宗是一切灾难的源头,魂士是一切修士的宿敌。这个所谓的千元大陆,其实叫三千小世界,在万年前曾只是仙尘宇宙的一部分,仙尘宇宙便是由三千小世界、九方世界和仙尘大世界构成,那时,这里的修士只为修仙,最辉煌时,仙尘宇宙乃是众宇宙中最顶尖的存在。”

    “如今仙道凋敝,全拜你口中的域外异魔所害,不过这个域外异魔可不是我、也不是现存书中所记载的任何其他,正是如今的万魂宗,他们才是真正的异族,魂族,我们谓之为魂士。”

    “第三,世间万般法,皆由神圣仙三法演化,如今恐怕再无仙法了,我存于这玉坠已有数万年,所选之人仅有三人,而你是第四个,我只想问你,如果我所说一切是真,你可愿重塑仙尘,让修仙者再度重现于世。”

    司徒空脑中掀起了翻天巨浪,在自己所知的世界中,只知万魂宗是个极其神秘的宗门,一个传说中的存在,在南域,唯有楚南宗、蛮王谷、松麓书院等为数不多的强大宗门,自己也算是修道世家,除了知道是有一处叫魂域的存在,对于万魂宗所知甚少,书籍中也少有记载。

    司徒空思索了片刻,还是谨慎的答道:“你说的这些我实在无法考证,真如你所言,这事也太过荒唐,关于修仙的一切被悄无声息的完全磨灭,这完全不可能发生。”

    太一也不多做解释,笑了笑,徐徐开口道:“个中缘由牵扯太多,不如这样,百纳经你可随时翻阅修炼,第一章便是讲的塑筋造脉,届时你若成就完美经脉,修不修仙任你选之,如何?”

    司徒空自从得知自己因无经无脉的缘故无法修炼之后,试着找过很多种办法,可始终不行。

    所以饶是觉得自己可能有被骗的风险,还是有些忍不住了,这样的诱惑对于他而言,足够大,足够到自己愿意试上一试。

    “罢了,血都滴了,就试试。”随即对着老者微微作揖,“那就多谢前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