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二章 玉中声
    司徒空的意识在阴寒刺骨的潭水中漂泊荡漾,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靠岸。渐渐才感受到有一双无比软弱温暖的手安抚着他的额头,让他恢复了一丝神智。

    “温大夫,小儿到底如何了?”

    昏暗中传来一个焦急温柔的声音,若即若离,忽远忽近。

    “好熟悉的声音...”

    司徒空恍恍惚惚的想着,便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这声音谦卑恭敬,回应道:“夫人、三少爷只是疲劳过度,加之身体羸弱,这才昏睡到现在,只需休息一段时日便可。”

    “好奇怪的一个梦...”司徒空意识飘忽,用力的扯开梦境与现实。

    “没事就好,赵伯,去账房纳些钱两赠与温大夫。”那柔和的声音又说道。

    “多谢夫人。”

    黑暗中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渐行渐去,直至了无声息。那只手还在继续抚摸着司徒空的额头,不断温暖着他,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强大。

    熟悉温柔的声音,焦急担忧的语调,使司徒空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努力让意识清晰,这样就能瞧见这声音的主人。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色关切的美妇人,她微蹙着细眉,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美妇人年纪看起来约三十多岁,而神情举止却更显老派,头上插着一只白玉簪子,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点滴泪珠,似乎哭过。

    “娘...”

    司徒空虚弱的看着这名美妇人,轻声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听到这声呼唤,妇人终于缓过神来。微蹙的眉角终于舒展开来,脸上满是心疼的笑了开来。

    “娘,你怎么来了。”

    司徒空望着自己的娘亲,虚弱的问道。

    在司徒空的脑海里,自己的娘亲是这个世上最善良温柔的女人,虞雪儿,洛水国云襄王的大女儿,云雪郡主,是洛水国最具才气的女子,在与自己的父亲相恋后便下嫁到了南淮侯府,楚南国特封华荣夫人。

    估计也只有自己的父亲才够资格娶到母亲了。想到这,司徒空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爹呢?”

    “你爹昨夜里突收急诏,连夜赶往京城了,昨日你昏倒之事竟也不告知我,亏得温大夫先后跑了两次。”华荣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司徒空枕在母亲的腿上,静静的听她埋怨,脑子却突然一阵剧痛。

    “空儿?”华荣夫人感觉到司徒空的异样,担忧的问道。

    司徒空头痛欲裂,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拼命的往自己脑子里钻,不一会儿,在他脑海里竟多了一本浑体碧绿通透的玉册小书,小书正面用古字刻着《混元太一百纳经》七个金光闪烁的大字,气势磅礴,恢弘玄奥。

    司徒空额头爬满冷汗,望着忐忑不安的母亲,赶忙安慰道,“不碍事,应该是孩儿昏睡初醒,还有些不适应。”心中却暗自想着,“这小书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难道和昨日那个梦有关联,我怎么又什么也记不得了...”

    华荣夫人轻轻拍着司徒空的背,埋怨道:“你爹也真是,知道你身体不好,还不制止你胡闹,害得你昨日到现在一丁点儿东西都没吃,饿了吧?”

    司徒空听到这话,腹中饥饿感顿时而来,笑盈盈的回道:“饿...”

    华荣夫人轻笑的刮了刮司徒空的鼻尖,“知道饿就好,娘现在就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司徒空开心的点了点头,看着母亲走出了房间。

    等到华荣夫人离开,司徒空这才开始仔细琢磨起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的那本小册了。

    千元大陆无论是什么修炼功法大多都以功来命名,以诀、书命名的也有,而以经命名的功法却是极为少见,多半也是被当作欺世盗名的无用书籍。

    甚至发生过某家族嫡传弟子高价拍下一本所谓上古遗留下来的奇书《大罗封天道经》,迫不及待的修炼之时,被天雷轰击而死,从此以后,出现以经命名的书籍时,往往不是被焚毁消灭就是无人问津。

    司徒空出生侯府,自然对于修炼的种种都有所听闻,所以对于这本来历不明的经书其实是既担心又好奇的。

    几经思索后司徒空还是决定看看,虽说可能没什么用处,但还是很想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

    随着一个翻开的念头,这本经书也被轻轻地翻开了第一页,映入眼中的第一段话,便使得司徒空被深深吸引了,他依稀又想起了那年关于他百脉不通的传闻。

    “开篇。”

    “上古混元妖帝东皇,以百纳之体塑经造脉,修仙证道,得混元果...”

    单单四个字“塑经造脉”,无疑于在司徒空的心神上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只要能塑造经脉,就意味着自己可以修炼了,那还管它是什么无用书籍,就算天雷轰顶又如何,司徒空一时间心神激荡。

    不过后续的翻读,却让他大失所望,在这开篇的记载中,此经书是一名证得混元道果的妖族奇才东皇太一所著,东皇太一,妖族第一大帝,诞生于鸿蒙大罗界,出生时,体内一片虚无,无经无脉,后神奇般问鼎妖帝宝座。

    司徒空不置可否,这不就和自己所读的奇人异志如出一辙嘛。

    原先是废柴一个,因为种种奇遇,成为最强,那些书里都这么写。

    再往下的描述也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就是那东皇太一无筋无脉,无法修行,但对于外界否定却不以为然,反倒认为无经无脉是极好之事,因为无经无脉,所以才更可能塑造出最理想最完美的经脉,终于有一天在自己洞府明悟,以百纳之体塑造出完美经脉,从此修为一日千里,证道混元,终平定天下,成为妖族乃至大罗界唯一至尊。著《混元太一百纳经》传于后世等等。

    司徒空早已兴意全无,打了打哈欠,这文章自己可看多了,不就是作者自行意淫的作品嘛,毫无新意。

    不过无经无脉就塑造经脉倒是给了自己一丝启迪,整个开篇的描写没有过多的文笔修砌,也没有什么写作技巧,就是一篇陋文,但是这作者的想象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书中光怪陆离的世界,闻所未闻的修炼体系、地名、功法、事物等等竟然能做到浑然天成,没有违和,起码能说明这本书的作者是个幻想狂,还是个十分出色的幻想狂。

    “修仙?还飞升?这倒是挺有意思。”司徒空早就将这本经书认定为无用书籍了。

    如今的千元大陆,修炼体系只有两种,一是炼体,修习武学,练就自身,锻经焠骨,以骨血养神识,是为成神所以也叫修神。也就是自己家中父亲大哥所修炼的方法,同样也是大陆最为广泛的修炼之术。

    另一种则是他二哥所修行的方法,修心,讲究教化众人,匡天地正气,修心养性,超凡脱俗。这种修行比起前者就要稀少好多,一个原因就是修心之道,太过刚正,非大智大慧而又齐身不阿的人不能修至臻境,这类人禀天地正气,往往可以呵气成雷,周身浩然正气长存,为世人所敬重,万邪不沾其身,又叫修圣。

    司徒空这般想着,如果自己真也能如书中所写的东皇太一一样,那该多好啊。司徒空呆呆的看着上方,仔细揣测先前那个梦境,“梦中先前应该是出现了两种声音,第一种声音超然自在,让人不由感觉春风拂面,但后来出现的那个声音...”,想到这里司徒空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难道是自己撞邪了,民间总有些古怪传闻说,人死之后,灵魂不会直接消散,一切魂魄会游走于天地间寻找寄主附身!称之为鬼。

    而就在这个时候,胸前那块不规则的玉坠突然变得滚烫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戛然出现,“小娃娃,若然想要修炼,便不要出声,老夫这手段最多只能瞒两柱香的时辰。”

    司徒空身体一下怔住,这声音分明不是由耳朵传进来的,感觉就是直接在自己脑子里与自己交流一般,而这时他突然想到,就是在昨晚那个梦出现之后,那本经书才突然出现,难道真是自己遇到了鬼魂?故作镇定道:“又来!你若要附身怕是找错人了,我这身子骨你就算拿去也是白费。”

    “什么附身?”

    司徒空也是一愣,“别装了,我听坊间说个别鬼魂会寻找凡人附身,以此复活,我这身子你要你便拿去,不用在这故作神秘。”

    “哈哈,我堂堂道仙竟被个小娃娃当成了蝼蚁般的游魂?”那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

    司徒空微微皱眉,“什么道仙,听都没听过,您就别在我身上下功夫了,我不值得。”

    那声音停顿了半晌,叹息了一声又开口说道,“闲话我不与你多说,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百纳经中所言句句属真,世间存在过仙,我若真如你所想,何必在这与你废话!我是你的仙缘,你若想修行,便向着玉坠滴下三滴鲜血,若是不想,我也不再与你唠叨,白费力气!”

    “您也别总说些我不懂的话,我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啊喂!”司徒空无奈的说着,心里却暗暗盘算,问我要不要修炼,自己自然很想,可是这也太草率,滴三滴血倒是没什么,万一着了道可就想哭都没地方哭了。

    又是一声长叹,“如果你想修炼,这是唯一的法子,你自己决定吧,我不屑强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