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碎踏仙尘 > 第一章 千元大陆

第一章 千元大陆

    千元大陆分为了东南西北中五大域,幅员极其辽阔,凡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横渡。

    楚南国是千元大陆南域的众国之一。

    楚地与南江给予了楚南人最为理想的繁衍生息之所,而现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第一任楚南国君楚萧所带来的,继而开创楚南宗,从此一国一宗,延续至今。

    楚南人以自己的国家为傲,他们尤为善战,千百年来,无往不利的楚南铁骑和高深莫测的楚南宗最为南域诸国所熟知的。

    四月的楚南,有种莫名的安详,就在前不久的一个月里,帝都建安城传来喜讯,湘妃为楚国国君楚行宗诞下一皇子,赐名楚腾冲,寓意腾冲直上。

    四月是春开之际,也是春季狩猎之时,楚南国崇武,这春狩之事,四王五候,文武百官,只要没有特殊之事都会自行参加,春狩代表了各个家族对皇权的臣服与敬畏,也是各家各族在炫耀各自人才的必要时机。

    地处楚南国淮水郡的苏康城此时却早已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淮水郡乃楚南南部大郡,郡守司徒长风位列当朝四王五侯之一,昔日司徒先祖随开国圣帝南征北战,立下从龙之功,被封南淮侯,开国以后圣帝裂土封王,从此淮水郡便一直成为了南淮侯一族的属地,司徒一脉数千年来一直在此地壮大族群,休养生息。

    清晨,淮侯府

    一名高大威武的男子望着一个少年正缓缓出神。男子身披金蓝色莽袍,胸口处所绣的淮字,表明了他当代南淮侯的身份。乌黑的长发盘束在头上,顶戴一尊紫金龙纹冠,英俊的脸庞上镶着两颗如星辰般深邃皓亮的眼睛,而那双充满霸气与自信的眼神中此刻却流露着强烈的不舍。

    “空儿,不累么?”男子温柔的问道。

    那少年相貌与男子有着六七分相似,只是明显要稚嫩得多,同样盘束着黑发,但仔细看来,白皙的脸庞却要比南淮侯更为清秀英朗。一双如黑宝石般的眼睛,仿佛被蒙上一层薄尘,高挑的身材瘦弱不堪,由于疲惫,原本白净的脸上呈现出了一丝非正常的红。

    男孩无奈却又坚定的摇了摇头,“不累,不过是运运气而已,这次我定然能成功。”

    男子平静看着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不忍,“空儿,和你大哥一样有什么好,在我看来,只要是我司徒长风的儿子,就算不修炼,又有人敢说些什么!”

    空儿坚定的望着父亲,“我不想做个废物,我想修炼,我想如大哥一般能帮助到家族,更想让爹你开心。”

    司徒长风微微的叹了口气,眼神越加柔和,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你记住,你不是废物,不过是爹不想你太过辛苦…”

    空儿撇了撇嘴,苦笑道:“孩儿不蠢,大哥五岁时开始便能修炼家传《夜神不灭功》,如今我已十四岁了,我到底是否能修炼已经不重要了,可能六年前我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只是,爹!我不服气!”

    司徒长风听罢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沉声道:“六年前之事是谁与你说的!”,转瞬一想,随即吼道:“赵四!给我滚过来!”

    一名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立马疾步向着父子二人的地方走来,“老爷息怒...”,赵四额头不由渗出几道冷汗,自家老爹虽说在外人号万人敌,但在家中却是极少发怒的,在他印象中唯有六年前,一位摸骨师在走出三公子司徒空房间后,自家老爷怒不可遏,一掌将整个东院震得一片狼藉。

    “赵四!你这管家如何当得?府内闲语怎得传入空儿耳朵的!”司徒长风冷眼望着跟前的赵四,狠声说道。

    六年前淮候府,司徒长风那一掌动静极大,府外人在此事之后的一段时日里纷纷猜测侯府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这时一条南淮侯小公子百脉不通,无法习武修炼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对一个军武世家而言,这无疑是极大的打击。

    正当人们或同情或幸灾乐祸之时,司徒长风也随即封锁消息的散播,并下令彻查到底谁泄露自家私事。

    不久后发现这一切都与死对头南山侯有脱不了的干系。亲自率着三千铁甲精骑直奔南山候府,逼其交出府中一名叫左怀仁的客卿,原来就是此人在苏康城逗留期间从南淮候府中一个小管事打探到那则消息,在郡中大肆宣扬之后,连夜逃回了南山郡。

    南山候武家与司徒家本就有嫌隙,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命人暗地里大肆宣扬,准备看司徒一族的笑话。

    这才引来司徒长风亲率近卫前来讨要说法和要人。

    双方在你来我往的口诛笔伐之后更是冲突升级,都欲下令集结军队准备厮杀,甚至连两族的大能都出动了,最后建安帝都无奈出面调解,皇帝楚行宗亲下懿旨,处死左怀仁,罚南山侯俸禄一年,罚南淮侯俸禄三年,此事才算是结束。

    赵四想起来这件往事,便立马吓得跪在了地上,还欲开口,便听见司徒空先说道:“这不关赵管家的事,孩儿许多年前便已经知晓,只是既然你们一直不说,我便觉得还有希望,即便穷尽一生我也要找到修炼之法!”

    赵四感激的看了看司徒空,抹了抹头上的汗珠,“是啊,老爷,自六年...自上次事情之后,府中旧人都被换掉了,除非是少爷当时便已得知的了…”

    南淮侯“哼”一声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司徒空身子一斜,满脸憔悴的倒了下来,司徒长风赶忙将他扶住,赵四吓得赶忙扯着嗓子呼喊府中大夫过来。

    司徒长风望着手腕上已昏睡过去的小儿子脸上依旧那副倔强的模样,满是心疼,“空儿因先天筋脉闭塞无法修炼,就让他去帝都拜得圣道先师修心养性,成就一方大儒也是好的。”

    随即吩咐道:“赵四,近些天准备好马车衣物带三少爷去往帝都侯府,还有,少爷晕倒之事不必告知夫人了,以免她过多担心。”

    赵四听罢立马招人将司徒空抬至房间,便着手去办日后事宜了。

    南淮侯共有三子,长子司徒战天生武学天赋极高,如今只有二十七岁,却已经是洗垢境的高手了,要知道武修大道共有九个境界。

    第一境聚魂境,凝结神魂沟通天地,这便是修士的门槛与起点。

    第二境凝胎境,聚魂大成而凝胎。

    第三境才是司徒战所在的洗垢境,凝胎之后洗净铅华,等同褪去凡胎,延寿百年,可御风而行,能在二十七岁的年纪就能有如此修为,引得楚南国皇帝亲自册封为少帅侯,入楚南宗修行,并助涙王楚行狂一同驻守东疆!虽非世袭爵位,但也足以惊艳当世!世称一门双侯,虎父虎子!

    洗垢之后是脱胎境,第四境是尘世所能见的最高境界,脱胎换骨,犹如新生,力达千鼎,武魂觉醒,一旦到达第四境,可直接成为楚南宗长老,或入朝为臣,官居二品,辅佐帝王,镇守一方,楚南国四王五侯皆在其列。

    而再往上,便是第五境神通境,一步腾挪,神通自现,这已非世俗势力所属,称之为大能,一个家族要是有神通境修士坐镇即便不是顶尖世家,也很少有人愿意得罪。

    第六境神游境,武脉通神,遨游天地,调天地之力己用,翻手云覆手雨,寿元千载,逍遥自在,这种境界的修士便是无一不是威名赫赫,楚南国是千元大陆南域第一大国,这等境界的人物也是少之又少,对于一个泱泱大国来说,这些人无疑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至于后三境,通达境、天照境与窥灭境,这三境已是神人境,别说楚南国,就算是整个大陆也屈指可数,这些人往往已经不留恋世俗,极少露面,甚至近千年来,还未有听说有人踏入这一境界。

    南淮侯的次子司徒旻今年二十四岁,也已是闻名楚南的才子,论天资即便比不上他大哥,也相差不远,可惜司徒旻却不喜欢习武,便自幼拜师当朝大祭酒贺兰若修习圣道,被视为传人,风华绝代。

    此刻,昏睡的司徒空已被抬至卧室,右手紧紧握住胸口的通体翠绿的玉坠迷迷糊糊的做起了梦来。

    “三界长歌,三尊化凡,论千秋之岁月,唯玉尊尔,大道至化,修乱世仙,斩混元道果,扶摇九天,逍遥自在....”

    “谁在说话?”梦境中的司徒空正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片虚无之中。

    “上古仙道,集天地灵气于己身,修天地之法,混沌虚无,无脉之身,天地造化...”

    话音未落,司徒空脚下如镜子破碎般四裂开来,紧跟着一阵芳香袭来,身体挺直下坠,司徒空惊呼一声已然落地,又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所震撼。

    只见四周群鹤齐飞,红霞漫天,奇山怪石于云中忽闪忽现,名山大川尽在脚下,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流光溢彩神圣祥和,此刻的司徒空犹如腾云驾雾般潇洒自在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正当司徒空笑出声来之时,一道目光顷刻而至,这目光阴冷无情,透露出对一切的藐视与嘲弄,似一把寒刀将司徒空原先的豁然心境给斩得支离破碎,周身所有的一切骤然消失,司徒空身体急速下坠,“扑通”一声掉入了一片阴冷刺骨的寒潭之中,渐渐失去知觉。

    “上古余孽也敢造次...”不同于之前那祥和之声,这个声音显得阴森可怖,冷血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