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剑主 > 432两虎斗之利
    就在这风狂心中生出一丝怀疑,身影有所停顿的瞬间,在他的后面猛然的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尖啸声,他顿时又是一愣,心头紧接着跟着骤然一紧。然后,面色又跟着大变起来。

    像风狂这种已经是半剑尊之境的剑道者,对于很多剑术都是有所了解的。对于这有着上古剑术之称的轮回剑术也是有所了解的,他一愣怔之间,忽然便记起,在轮回剑术众多的剑式之中,有一式剑式如此的,眼看着人影冲天而起,紧接着听到尖啸声的时候,这一剑式便是已经轰杀到了身前。

    当风狂终于有了答案的时候,林晓锋冲天式的一剑,已经是轰杀到了近前。一时间,在这八煞阁之内,便是有着两条人影倒刺而来的,一条人影自然是向铁柳倒刺而来的风狂了。而另外的一条人影,自然便是以轮回剑术之中的冲天式,对准风狂倒刺而来的林晓锋了。

    两条人影同样是倒刺而来,一个已经是半剑尊之境,一个是剑霸之境,在修为之力的辅助下,倒刺而下的半剑尊之境的风狂的速度自然是要更加的快速一些的。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作为上古剑术的轮回剑术的第四式的冲天式,在剑霸之境修为之力的辅助下,还是非常迅猛的。

    而且,林晓锋剑霸之境的修为,还是经过了三位大剑霸之境的强者一番千锤百炼的夯实了的,因此说,现如今,林晓锋这剑霸之境的修为之力,是非常的扎实的,在如此扎实的剑霸之境修为之力的辅助下,这一手轮回剑术的速度顿时更加的迅猛了。

    当然,剑霸之境与半剑尊之境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所以,此刻的冲天式即便再快也不可能快得过风狂这疯狂倒刺的一剑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风狂倒刺的一剑会是最先轰击到铁柳的身上的,而至少是需要三息的时间之后,林晓锋的这一手冲天式方才会轰杀到风狂的身上的。虽然感觉一下子便冲杀到了身前一般,但是这之间还是有着三息时间的差距的。

    对于强者之间的交手来说,三息的时间本应该是足够的的。因为高手之争,便是瞬息间就可以分出胜负的。但是风狂还是非常惊骇不已的。就他的算计而言,一个剑霸之境倒刺而来的一剑,与他之间,应该是至少有着十息的时间的差距的。

    但是,林晓锋这个剑霸之境的剑道者,在施展出轮回剑术第四式冲天式的时候,居然是将这十息时间的差绝,直接缩短到了三息的时间了。这完全就是一阵疯狂的压缩了。风狂惊骇的便是在于这一点,十息的时间压缩到了只剩三息,这本是绝不可能的事情的,但是,现在,这剑霸之境的林晓锋却是轻易的做到了这一点。

    因此,风狂很是怀疑,在最后关头,在长剑将要刺中的瞬间,这林晓锋是不是又会瞬间爆发,将最后剩余的三息的时间再进一步的压缩,压缩成二息,或者是一息,甚至是更短的时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是非常的不妙的。

    风狂当然也是察觉到了雨后的阴险用心的,他想要坐山观虎斗,然后再坐收渔利。若是最后被剑霸之境的林氏余孽给轰伤的话,即便是再小的伤痕,对于同境之间的雨后来说,将都会是一个极大的可乘之机。

    风狂当然是不想最后让雨后坐收渔利的。他一阵心念电转,心中一番暗暗的权衡,当下最大的威胁不是在这八煞阁之内的两人,而是此刻埋伏在八煞阁外,随时准备随机而动的雨后,最后,他心中打定了注意,干脆来上一个将计就计,顺手将雨后牵扯出来,将之轰废了再说。

    反正,最后这煮熟的鸭子还能让他飞了不成。

    心中注意打定的风狂,在长剑剑锋将要钉在铁柳天灵盖的时候的前一息,身影猛然一扭,长剑向后一抽,如此又是一息的时间,在第三息的时候,果然林晓锋冲天式倒刺而来的一剑正好轰杀而来。

    这个时候,半剑尊之境的风狂,以他堪称诡异的身法,头指地脚指天的身势瞬间便是倒转了过来。身影倒转过来之后,风狂就又后悔了,

    他是真的后悔了,是打从心底开始后悔了。

    因为,凭着他强大的修为感应力,目光所及,最近的距离看到了林晓锋手中的长剑的时候,那刺眼的剑芒,那雪亮的剑锋,那流泻不止的剑意。顿时便让他知道了,这林晓锋手中的长剑不是凡品,乃是天下间,最锋锐无匹的雪中不染剑,在这剑之下,其余之剑,皆为凡品。

    这一刻,风狂都心中忍不住呐喊,这林氏余孽的后手为何这么多啊!

    这世界从来是没有后悔药的,后悔自然是半点鸟用都没有的。而且,这个时候,已经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最后一刻的时候。充满了杀意的剑锋,林晓锋掌中的剑锋绝对是充满了杀意的。

    因为,这风狂轰杀了最不该轰杀的人的,也就是铁柳了。铁柳对于他林晓锋来说,简直有如亲人一般的存在,虽然,这风狂最后并没有得逞,但是,这已经足够激起林晓锋心中浓浓的杀意了。

    剑锋交错,一个长剑向上斜刺而出,一个长剑猛然的向下倒刺而下。

    铮。

    一声脆响,一阵火花四射,风狂手中的长剑本来是不差的,乃是十荒名剑榜之中,排名第五十五的大风剑。但是,与这天下间最锋锐雪中不染剑相击之下,长长的剑锋顿时便是应声而断,断剑飙射而出。

    两剑相击,虽然说将对方的长剑给斩断,但是对方强大的修为之力还是沿着剑锋传导到了手臂,林晓锋顿时感觉手臂猛然一沉,一股麻痛之感蔓延整个手臂,掌中的长剑剑锋因此差点脱手,剑锋轨迹,发生了不小的偏离。

    剑锋一阵延伸,最后便是在风狂的肩头割开了一个三寸有余的血口来,血口处,一阵鲜血狂流,这一剑割在肩头,直痛得风狂一阵龇牙咧嘴。

    风狂当即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哼,在发出这声惨哼的时候,他故意将音调提高了数倍,便是故意要让在八煞阁外贴窗坐山观虎斗的雨后听到,在发出这一声痛苦的惨哼的同时,他的身影更是猛然的向后一仰,像是很痛苦的一般,翻倒在地,然后在地上接连打了两个滚来。

    阁外的雨后有没有被算计到还两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便是,一剑得手的林晓锋,肯定是被愣怔住了。

    林晓锋很清楚自己剑术的修为造诣,他知道他的这冲天式的这一剑之威,绝对是没有这么强大的。在一位半剑尊之境的对手身上留下一道三寸小血口,完全就是占了掌中雪中不染剑非常锋利的便宜,半剑尊之境的风狂周身表面,原本是有着一层淡淡的防御结界的。

    若是一般的长剑的话,而且还是比对方境界还要低的剑道者轰击的话,自然就是不可能突破这层结界的。而这天下间,最锋锐无匹的雪中不染剑,则是完全不同,锋锐的剑锋,轻易的便突破了这层结界,剑尖再轰击到对手的身上。

    林晓锋自己很清楚,他这冲天式的一剑,不过是在对方的身上割破出一道血口而已,绝不可能达到将对方轰得连连翻滚几圈的,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冲天式的后劲,他完全是可以轻易的化解掉的。

    林晓锋看着向后翻滚两圈的风狂,心中一阵心念电转,凭着他对天荒的了解,之后对雨后,风狂这两人的一路观察,他最后便是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便是,这风狂,雨后,两位来自不同豪阀的强者,他们虽然是一起来的,结伴而来的,但是他们并不是一条心的。他们还是在相互的算计着的事实上,之前便就出现了这种端倪来的。

    想通这些之后,林晓锋顿时计上心来,他身势跟着猛然一沉,决定来上一个将计就计。身势一沉的瞬间,剑锋骤然一卷的轰向向后翻滚了两圈的风狂。

    林晓锋决定配合这风狂的节奏,然后将那在阁外的雨后给套路出来,让他们来上一个凶残的两虎相争也好。

    当然,即便这雨后最后并没有被套路出来,对于他林晓锋也是没有任何坏处的,大不了最后便是来一个真戏真做,先将这风狂趁机轰成重伤,轰死都有可能的。

    此刻林晓锋配合着这风狂的节奏,虽然是在做戏一般,但是他却是一番真实的出手的。无论结果会是如何,最后对于他林晓锋来说都是很有必要的出手的。因为,这目前的局面,只有两种方式来破解,一种便是从内来打破,也就是他林晓锋主动处出击了。

    而另外的一种方式便是如同从外到里的打破,也就是引得这两位强者,来上一场两虎相争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