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剑主 > 68师兄找麻烦
    林晓锋学过神仙指路剑术,之后也拜过花无伤为师学过天光云影剑术,前者玄妙无比,多年钻研却是很难提升,后者杀力极大,因为有花无伤的指点,倒是也有所小成。但总的来说,这两种剑术,林晓锋也不过只是学到了些皮毛而已。

    如神仙指路剑术,要如何才能达到神仙指路的剑意,天光云影剑术又要如何才能达到天光云影的剑意,这些林晓锋都还没有能够完全理解。所以无论是神仙指路剑术还是天光云影剑术,林晓锋只是学到了剑势,修炼得到了一些剑气而已。

    这些本就就是为了对付轮回剑术的灵识而做的铺垫而已。

    现在,已经是完全不同,当林晓锋在翻看了藏书阁内关于秋蝉剑术的解释后,顿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于剑术中的剑根,剑势,在结合了之前所修炼过的神仙指路剑术与天光云影剑术之后,顿时有了新的理解。

    这三种剑术,一个玄妙无比,一个杀力极大,一个轻灵迅捷,再有一个便是已经承载在体内的轮回剑术,他们四者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都需要剑心澄澈的修炼运使。只有纤尘不染的剑心,方才可以对周围有最细致的了解,只有了解了周围的变化,才能把握住当时当刻该如何出剑,以何种方式出剑。

    然而,这四种剑术也有很多不同,神仙指路剑术讲求的是先发制人,追求以快打慢,剑势必须连续递进。天光云影剑术讲求的是后发制人,追求蓄势之后爆发杀机。而现在所研究的秋蝉剑术,却是以蛰伏为主,看似无为,却是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势,蛰伏突起的瞬间,便是剑势轻灵迅捷的轰出之时,至于已经掌握了三式的轮回剑术,林晓锋目前还是不能完全参透,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那便是轮回剑术与前三种剑术完全不同,剑根剑势似乎有着更加深邃神妙的深意。

    林晓锋的这番感想当然也被他脑海中的如花感知,如花接着便道:“不错,你总算能够从自我的经验积累中悟出了一点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我想,你的林氏老祖特意让你修炼了这么多种的剑术,恐怕就是为了你的剑道剑心打基础的。”

    难得再度得到如花的夸奖,林晓锋顿时高兴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继续翻看另外的书册。

    “林晓锋,现在,你心中以为的剑道是什么呢?”如花突然话锋一转的问道。

    林晓锋顿时一愣,这下可把他给问住了,因为他连剑道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剑道是什么呢!

    林晓锋的这番想法如花当然早已知道,本以为林晓锋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对剑道已经有所了解了,不想突击询问之下还是将他给问蒙了。如花当即一声冷哼道:“到现在你连自己的剑道都不知道,你还练个屁的剑啊!

    难道你没听人说,对于剑道者来说,剑道是筋骨,剑术是皮肉,没有筋骨的剑术就只不过烂泥般的腐肉而已。如果你要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你是修炼不出属于自己的轮回剑术的。”

    林晓锋听了,顿时尴尬得老脸一阵通红,更是惭愧不已。如花接着又冷冷的道:“书架右上角有一本是关于何为剑道的书,你看了好好想想吧!你的剑道是什么,你想要追求什么样的剑道?”

    林晓锋接着便踮起脚尖,右手从书架的右上角抓起了如花所说的书端到眼前,只见泛黄的书面上,以古篆体写着两个大字:剑道。

    林晓锋接着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道:剑道,剑道者之魂也。剑道有千万种不同,儒家的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些都可以化为剑道。仁,义,礼,智,信,这些也都可以化为剑道。风,雨,雷,电同样可以化为剑道。天时四季同样也可以化为剑道。

    万物皆为道,同样万物皆可化为剑道。

    剑道并不唯一,有千万剑道者,便会有千万种剑道。

    剑道者,剑道也,剑心也。心中最心心念者,便可为剑道…

    当林晓锋将这本关于剑道的书看完,他先是合上,接着便是长长舒了一口,脸上的愁云忽然更浓了。总算了解了什么是剑道了,但是他却更加的迷茫了,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心心念的东西有很多,心念白双儿,心念为自己付出了很多的林赤雪阁主,心念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更心念自己的身世。

    一直以来,他林晓锋都是被动的接受着自己是林氏后人的这个事实而已,好像是自从见到云雪瑶后,自己就被卷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林家被灭,师父的背叛,两位剑皇之境长老的身死,这一切的一切,心心念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连他林晓锋自己都数不过来。

    林晓锋越想便越感到害怕,因为他越想便越会发觉,自己原来是一个没有剑道的人,剑道乃是剑道者之魂,一个没有魂的剑道者又能走多远呢!

    林晓锋顿时陷入了沉思,如花再没有说什么,因为有的东西并不是别人告诉了就可以了,有的东西必须要自己去亲身的体会,去感受之后,方才能够真正的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如花如花告诉了林晓锋他的剑道是什么的话,这也不过是如花的剑道而已。

    “林师弟,你还待在藏书阁做什么?天色已晚,我们也去休息吧!”不知何时,已经处理过伤口的铁柳忽然出现在了藏书阁门口,见林晓锋还在,顿时便开口说道。

    铁柳的声音,顿时惊醒了沉思中的林晓锋。林晓锋接着抬头看向屋外,他这才发现,原来已经是是月过中天的时候,也许是太过用心的看书的缘故,所以忘记了时间。

    “我已经找你好久了,到处没有找到,原来你果然还在藏书阁中啊!”铁柳接着又补充道。

    林晓锋接着尴尬一笑,心中忽然记起要帮铁柳去找火天萝,他接着呵呵一笑的说道:“铁师兄你先去睡吧!我还要再看一会儿。”

    铁柳呵呵一笑的点了点头,接着又道:“门主已经吩咐你我共用一个房间了,就在出了藏书阁后拐过第二个廊道便是了,一会儿你可千万不要走错啊!”

    林晓锋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你再看一会儿吧!我走了。”说着,话音一落,铁柳便转身离开了藏书阁。

    在铁柳离开后,林晓锋并没有继续在藏书阁看书,而是悄悄的离开了藏书阁,出了李门,接着一路向南,来到了一处凉亭处,这里正是与赤雪阁主约定见面的地方。

    林晓锋在凉亭内等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后,赤雪阁主方才出现了,她是御剑而来,当她停下身后,便急忙问道:“这么晚要见我,少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晓锋摇了摇头,接着解释道:“不是的,我希望你能帮我找一样东西?”

    赤雪阁主听了,顿时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经烈日炙烤九九八十一天后的火天萝。”林晓锋接着说道。

    “火天萝。”赤雪阁主听了一阵惊讶道。俏脸更是微微一红。

    林晓锋发觉因为火天萝的特殊功效,自己可能被误会了,他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是想用火天萝去救一个朋友。”

    赤雪阁主听了,微一沉吟,接着便又问道:“少主的这个朋友是不是对你很有帮助的。”

    “可以这么说。”林晓锋狐疑的回答道。

    赤雪阁主听了,顿时点了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三天后,我一定会将少主需要的火天萝送来。”

    见她终于答应了,林晓锋顿时松了口气,赤雪阁主接着又道:“天色很晚了,少主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话音一落,林晓锋刚点了点头,赤雪阁主便已是御剑离开。

    林晓锋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背影后,方才也转身离开。

    当林晓锋回到李门,沿着藏书阁拐到第二个廊道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砰砰的打斗声,接着便又是一阵咒骂声,只听那人咒骂道:“你个废物,居然连一个小小剑师之境都打不过,你还留在我们李门做什么?”

    砰砰…

    咒骂声一落,接着便又是什一阵打斗声。

    林晓锋心下一凛,这说的不是铁柳与自己么,现在被咒骂的就是铁柳了,想到这些,林晓锋心中顿时怒火中烧,他接着便一下子用脚踹开了房门,然后更是怒吼一声的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门猛然被踹开,门内的人顿时齐齐惊得停住了手中的动作,门内的人接着便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林晓锋,林晓锋接着也看清了门内的情况,门内除了铁柳以外,还有三人,他们分别是李甲,张丁,周丙,是李门中的大师兄,二师兄与三师兄,他们都已经是剑王之境的修为了。

    此刻他们三人之中,周丙与张丁正架着已经是口鼻流血鼻青眼肿的铁柳,而李甲站在一旁,正要做势用脚踢向铁柳,因为林晓锋的破门而来而被打住了。

    三位师兄们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原来是林晓锋后,顿时齐齐一声冷笑,周丙接着更是一声冷哼的说道:“你这没有规矩的东西,见到师兄们难道不知道要行礼问好么?”

    “对,吼什么吼,还不快给我们跪下道歉。”一旁的张丁顿时也面色狰狞的吼道。

    林晓锋紧握着手中的雪中不染剑,接着冷冷的咬牙说道:“你们也配,你们如此欺负师弟们,难道不怕门主责罚你们吗?”

    哈哈…

    大师兄的李甲听了,顿时放肆的一阵哈哈大笑,笑过一阵之后接着冷冷的说道:“看来你这新来的小师弟还不知道我们李门的规矩吧!”

    “只要没有被欺负死,门主是不会怪罪的。”二师兄张丁接着补充了一句道。

    “这就是作为弱者的代价与悲哀。”三师兄周丙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道。

    林晓锋听了,心中一阵骇然,李门主果然是一个疯子,连门规都这么疯狂,恐怕他是想要以这种方式激励门中的弟子,但这种方式也实在是太残忍了。

    如今,指望门主是不可能了,林晓锋接着又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想落得如天外玄石一般的下场的话,就快给我滚吧!”

    说着,林晓锋缓缓的抽出了雪中不染剑,霎时间,整个房间就被这长剑剑身上雪白的剑芒给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