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剑主 > 43九重金塔的猜疑

43九重金塔的猜疑

    当雷氏豪阀埋伏在雷国,窃取气运的阵基被一剑摧毁的时候,最先得到感应的是离得最近的云国。

    云国皇宫内,凳龙台顶。葬木大师看向雷国的方向,躬身向身前同样看着那个方向的云国主说道:“恭喜国主,一湖春水终于被彻底搅动了。”

    云国主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一声冷笑,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当真以为他们的算计没人知道,他们的胃口倒是从来不小,却是不该偷去本国主想要的东西。”

    葬木大师同样一声冷笑,接着说道:“这帮老狐狸,即便再怎么狡猾,也抵不过国主身后萧家奋六世之余烈的毅力与决心。而且,比起他们,国主要仁厚得多,两斗气运只要一斗,天荒九大豪阀实在是太贪心了,居然想要将两斗气运全部窃取去,他们注定会因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哈哈!

    云国主再度一阵冷笑,接着更是冷冷的说道:“接下来就看葬木大师的谋划了。不只是要他一湖春水搅动起碧波,更要让他掀起一番惊涛骇浪来才行!”

    “是。”葬木大师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回答道。

    与此同时,远在天荒的雷氏豪阀,一处黄金打造的九重塔内,一名端坐于蒲团上,打坐的白衣白发的老人,眉头痛苦的紧皱,嘴角更是有血丝流出来,接着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同时一双深陷眼眶的老眼猛然睁开,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般,嘴里自言自语般的道:“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我雷氏豪阀的阵基…”

    老人的话音未完,整个金碧辉煌,金芒四射的九重塔周身光华顿时暗淡了下来。

    这九重金塔,便是雷氏豪阀承接从阵基窃取而来的气运的特别存在,九重金塔的后面便是雷氏祖祠,由九重金塔从阵基处承接的气运,最后便是灌注于这雷氏祖祠,然而庇佑着雷氏的万千子孙。

    现在,远在云荒的阵基被毁,气运顿时断绝,好不容易点亮的九重金塔没有了后继,所以才会变得暗淡无光了。

    守在塔口的一个雷氏子弟,察觉到九重金塔的异样,顿时从外面跑了进来,嘴里更是急迫的叫道:“大长老,大长老,金塔不亮了,这是怎么了?”

    啪!

    本来就因为感应到阵基被毁,心情很是不好的大长老,被这冒失的小鬼一叫,心情顿时更加糟糕,恼火之下,顿时便将这跑进来的雷氏子弟打翻在地,接着更是冷冷的说道:“躺在地上装死么,还不快给我去请阀主过来。”

    这位白衣白发的老人,正是雷氏豪阀的大长老,雷狂。剑道修为早已是剑尊之境。绝对的强者般的存在,在整个偌大的雷氏豪阀内,有着仅次于雷氏阀主的权威,对于族中子弟的生杀大权,更是握在他的手中。

    而刚才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的雷氏子弟,不过是雷氏的十八代旁支的一个小子孙而已。并不是正统纯粹的雷氏血脉。像这样的子弟,被他大长老打杀的不说一百,也有数十个了。这守在塔口的雷氏子弟,便是这样的一种身份。纯正血脉的雷氏子弟不愿意来。旁支的雷氏子弟又不敢来,所以这个在众多子弟之中,最为孱弱的雷冲,便自告奋勇般的来做了守塔人。

    雷冲当然也怕死,他本来是不愿意来的,但是家中还有一个病重的母亲,需要很名贵的丹药方才可以续命,因为听闻守塔便可以得到很多的赏金,所以他才会来此守塔。

    本是因为担心,才闯入塔内,不想传闻中的大长老果然喜怒无常,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五脏六腑被震荡得撕裂般的疼痛,又不敢啃声,也不敢爬起来,他告诉自己还不能死,至少是在得到赏金买了丹药之前。

    因此,他趴在地上装死,直到大长老发话,雷冲忍着身上的巨痛,一个鲤鱼打挺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接着更是比兔子还快的身影跑出了塔外。此刻的雷冲剑道还只是剑师之境,然而他表现出来的速度,却是奇快无比,连大长老看了都一阵惊讶,一双老眼,不知何时已渗出了杀气。

    一个十八辈的旁支子弟,并不是容易见到高高在上的雷氏阀主的,像雷冲这样的子弟,在以前更是完全不可能。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是奉了大长老之命。

    庞大的雷氏豪阀的府邸,建造得比皇宫还要豪华,雷冲也是第一次有幸进入这样的地方,到处都给人一种奢华之感,雷冲却是没有心思观看,在领路人的带路下,穿过一道又一道高高的门槛。来到一处琉璃阁楼前,领路人接着声音冰冷的道:“阀主就在里面,你去吧!”

    雷冲点头道谢后,小跑着来道阁楼正门,他正要禀报,阁楼门却是应声而开。然而出来的人并不是阀主,而是与雷冲同岁的阀主的孙子,雷霆。

    雷霆也是剑师之境的剑道者。忽然见到雷冲,雷霆顿时皱眉道:“你这小杂种,这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雷霆作为雷氏正统血脉,早早就被灌输了王霸之权的思想,对于雷氏旁支,有着天生的厌恶,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才会如此的嚣张跋扈。雷冲之前就不知被他欺负了多少次了。

    在这里又见到,雷冲先是一愣,接着如原先的模样一般埋下了头回答道:“回少主的话,是大长老让我来请阀主的。”

    听闻是大长老,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雷霆同样有些忌惮,故意吐了口唾沫,接着一声冷哼的说道:“你个贱种,下次别再让我见到,否则就是你的死期。”

    雷冲顿时将头埋得更低,连话都不敢回。接着又是吱呀一声,门开了,雷阀主从里面走了出来。先是训斥了一番雷霆后,接着,声音很是温和的道:“小雷冲,有什么事吗?”

    也许正是因为阀主的态度,雷霆才会如此的讨厌雷冲。

    雷冲接着便告诉了雷阀主,大长老有事相商。

    雷阀主一身金袍,语气依旧很温和的道:“在前面带路吧!”

    一路上,雷阀主还特意的对雷冲一阵嘘寒问暖,雷冲都应对得很得体。一前一后的交谈之中,二人很快便来到了九重金塔门口。雷冲接着禀报道:“大长老,阀主来了。”

    大长老还没有开口,阀主已经自行走了进去,接着在塔口的雷冲便听到雷阀主的声音道:“怎么会这样?”

    大长老并没有马上回答,反而大声的道:“雷冲,你进来。”

    雷冲顿时一愣,很是怀疑,这个时候,大长老为何还要叫自己进去。当然他也不敢拒绝。接着他便向塔内走去。

    突然,当雷冲刚步入塔内的时候,一道强大无比的剑气,顿时向眉心射来,杀气腾腾,似乎要将他当场格杀,出手的正是喜怒无常的大长老。雷冲心下骇然,实在不明白大长老为何会突然对自己痛下杀手。

    雷冲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就在剑气快要刺入眉心的时候,另外一个方向顿时再有一道剑气射来,只听砰的一声,顿时便将大长老所发出的剑气,轰击得粉碎。

    射出第二道剑气的当然是雷阀主,在救下雷冲后,他接着面色一沉的向大长老责问道:“本阀主赋予你生杀大权,却不是让你乱杀无辜的。你为何要这么做?”

    大长老却是面色不变的沉声道:“阀主应该知道我这么做的理由!”

    侥幸活下来的雷冲顿时一愣,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犯了大长老的忌讳,让他有了杀心。接着阀主忽然走了过来,语气依旧很是温和,掏出一把金叶子来说道:“小雷冲,你先拿着这些回去给你娘买药吧!接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雷冲接过金叶子,高兴的离开。

    “这很不像阀主的做法啊!这小子可是知道了我雷氏豪阀最不能知道的秘密了啊!”只剩下两人后,大长老接着冷冷的说道。

    雷阀主顿时一声冷哼,面色更是变得阴沉,哪里还又一点之前温和的模样,接着更是嫌弃般的说道:“肮脏的血脉,怎么可以让他死在这里,而且死在大长老手中的旁支子弟已经实在太多了,他们还都是剑道不错的好苗子,对此其余的长老护法们已经有些微词了。”

    大长老一声冷哼,接着说道:“阀主应该知道,我的良苦用心,是为了维护雷氏的正统血脉的。而且,即便其余的长老有微词,这叫雷冲的小子,也是不能让他活过明天的。”

    雷阀主顿时一声冷笑,接着冷冷的说道:“大长老放心,在来之前,我已经吩咐过雷霆了,让他去处理掉雷冲。”

    大长老听闻,顿时会心的冷笑道:“是该让少主也好好历练的时候了。”

    雷阀主同样冷笑着点了点头。

    大长老皱眉接着又道:“阀主感应到了吧!”

    雷阀主的面色顿时更加阴沉的点了点头,然后咬牙说道:“真是找死,居然有人敢毁了我雷氏豪阀的阵基。若是让本阀主撞上,本阀主一定会亲手将之碎尸万段…”话到此处,雷阀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后,接着问道:“派去云荒的雷天次可有传回什么消息吗?”

    大长老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就在刚才,雷天次的确传来消息,说摧毁阵基的人,正是林家的雷辰剑皇,林雷长老!”

    雷阀主听了,顿时一阵惊讶的皱眉道:“这怎么可能,若是他知道的话,不应该是早在十年前就毁了阵基了吗?”

    大长老同样皱眉,接着狐疑般的说道:“这里面的确透着古怪,当年费尽心计布下的九天劫灭大阵,知道的人并不多!”

    雷阀主顿时一声冷哼,接着吩咐道:“再查看看,其他几大豪阀的阵基有没有被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