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剑主 > 37变态妖孽 甄随意

37变态妖孽 甄随意

    芭蕉剑雨,雨打浮萍。

    形容的便是此刻的林晓锋。

    当所有的剑气汇聚于芭蕉剑上,对准眉心的时候,林晓锋顿时感觉连神魂都被对方锁定。整个人更是如坠冰窟,从脚指直凉到心头。

    这一刻,林晓锋感觉,再无生还的可能。

    脑海中,妖异的女子的声音咆哮着:“你个王八蛋,你死不要紧,为何要害我啊!这一世我再不能化形成人的话,我一定会追杀你生生世世,世世代代!”

    靠墙而立的林雷长老同样的大惊失色,在他的谋算里,自己从正面完全的牵制着雨甲薛,而后林晓锋以轮回剑术中的斩马式与燕返式从背后偷袭,如此应该可以将雨甲薛也重伤才对。然而可惜的是,他高估了只有剑侍之境的林晓锋的轮回剑术,同时,他也低估了剑皇之境的雨甲薛。即便腿上中了一剑,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剑术施展,林雷长老顿时后悔莫及,弹身而起的想要解救…

    更角落处,靠墙喘息的花无伤嘴角露出了一丝狠厉的笑意,那笑意仿佛是在说,老夫得不到的,毁了也好。

    六大剑王之境正与叶明一起缠斗着无情剑皇夜千刃,完全分身不暇。白双儿靠得最近,眼见雨甲薛剑指眉心,她早已惊得花容失色,一声轻叱,双目一寒,周身玄霸之境的修为催发到了极致,衣袂猎猎作响,曼妙的身姿,顿时如流星一般,直扑林晓锋而来。

    林雷长老,白双儿几乎同时奔向处在死地的林晓锋,他们的速度不可谓不快,林雷长老的身影势若惊雷,白双儿的身影快若惊鸿,他们的速度绝对够快,然而还是不够快,当他们身影飞掠而起的时候,雨甲薛的剑尖离林晓锋的眉心不过一寸,只要他手腕一抖,剑尖立马钉入眉心。

    林晓锋似乎已看到了死亡的阴影,林雷长老面上已爬满了巨怒,白双儿的俏脸早已面沉如水,而雨甲薛的面上,尽是冷酷的笑意,只要手一抖,林晓锋必死无疑。

    雨甲薛知道林晓锋在林雷长老心中的分量,杀了他,定然会对林雷长老造成巨大的打击,也让他尝一尝心痛之苦,一想到这些,雨甲薛心中便异常的畅快,双目杀气森然的瞬间,手腕一抖,死神般的剑尖猝然向林晓锋刺去。

    这一刻,本是无解,林晓锋脑海中,妖异的女子的咆哮近乎撕心裂肺,然而就在这一刻,异变陡起。

    铮。

    一声清脆的金铁相击,在各种不同的目光的注视下,众人惊讶的看到,在绝不可能的时候,在绝不可能的地方,以绝不可能的一剑,轻易的便荡开了雨甲薛这死神般的一剑。

    当然,最为震惊的还是雨甲薛,这一剑可是他集合了芭蕉剑术所有精华的一剑,在如此近的距离,本该是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这一剑的。然而,他这必杀的一剑,在电光火石之间,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给阻挡了。

    当雨甲薛沿着细长的剑看向来历不明的出剑人的时候,他顿时由惊怒不已,变成了惊讶不已。这并不是因为,这来路不明的出剑人的剑道境界比他高,而是这人的剑道境界比他低,只有剑王之境的境界。

    这便让雨甲薛这个剑皇之境的剑道者更加的接受不了了,剑道境界比自己还低,居然还可以阻挡自己一个剑皇之境的必杀一剑,这该是多么变态而又妖孽的存在,方才可以办到。

    “甄随意!”

    靠墙喘息的花无伤顿时惊讶的脱口而出道。

    对于这个名字,他也只是听说,甄随意是一个很奇葩的剑道者,剑道达到最高时就会自动跌境重修,遇上他的话,便不能以常理来看待。当初,玄霸之境的青衫客就曾败在只有剑师之境的甄随意手上。这来历不明的出剑人很符合这番描述,所以,花无伤才会认为这人就是甄随意。

    没错,这人的确就是甄随意,听到花无伤说到自己的名字,他顿时呵呵一笑道:“没想到我的名字居然被一位剑皇之境的剑道者记着。”

    说这话的时候,甄随意特意的看了花无伤一眼。

    此刻的林晓锋还如在梦中一般,必死的一剑,最后他居然还是惊险无比的得救,真不知道他是运气好还是祖宗保佑。当他还处在一阵错愕的时候,脑海中顿时又响起了妖异女子的声音说道:“你个笨蛋,看清楚了吗,这才是真正的剑道者,也是我如花崇拜的男人,若是我化形成功,一定会选这样的剑道者为我的伴侣的。”

    脑海中响起的声音,顿时让生死边缘又走一遭的林晓锋终于回魂过来,仔细回味着她的话语,林晓锋总算知道,这妖异的女子名为如花。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个新的疑问,化形成人是怎么一回事,轮回剑术的灵识居然可以化形成人?

    被一个境界比自己还低的人给破坏了自己的好事,雨甲薛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你是甄随意还是假随意,老夫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老夫的背后可是雨氏豪阀,一个你绝对惹不起的存在,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滚吧!”

    雨甲薛的话语,说不出的嚣张,特意抬出雨氏豪阀,便是想要吓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妖孽般的剑王之境的甄随意。

    不想,甄随意却是丝毫不吃这一套,他呵呵一笑说道:“你雨氏豪阀远在天荒,肯定管不到这里来,而我就在眼前,所以这趟闲事,我甄随意管定了。”

    雨甲薛听了,顿时气得满脸通红,这甄随意简直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当即一声冷哼,接着再度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你想要找死的话,那老夫就成全你!”

    话音一落,雨甲薛周身剑气回旋,芭蕉剑术催发到了极致,整个身影更是以猛虎下山之势,芭蕉剑雨,密如雨点般的剑影顿时便将甄随意周身完全笼罩。

    猝然发难,这一手芭蕉剑雨更是运使得炉火纯青,就连对雨甲薛很是鄙视的林雷长老都暗赞雨甲薛这一剑去势很不错。

    花无伤见了,却是冷笑着摇头,因为他明白甄随意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如花虽然以灵识的状态隐身在林晓锋的脑海,但是她对外界的感知却是一清二楚,当雨甲薛刺出最得意的一剑的时候,她顿时瘪嘴说道:“这老家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林晓锋听了,大惑不解,在他看来,这一剑,这个救了自己的甄随意绝不可能轻易的破解。

    铮。

    又是一声清脆的金铁相击,又是一个绝对不可能的重现,当漫天剑影将要刺入的时候,甄随意动了,随意的一剑,却是谁也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何时出手,只一声脆响,雨甲薛的芭蕉剑就被狠狠的荡开。

    雨甲薛顿时感觉虎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内心更是一阵屈辱。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剑王之境的剑道者,而且还是在曾经羞辱过自己的林雷长老面前,这份羞辱顿时变得更加的强烈。

    雨甲薛顿时恼羞成怒,再度疯狂的举剑向甄随意刺去。芭蕉剑术中的所有剑式,雨甲薛几乎用遍,然而,除了发出一阵铮铮声响之外,几乎每一次,都被甄随意细长的长剑随意的荡开。林晓锋看得一阵惊心动魄又酣畅淋漓,雨甲薛的剑势变化多端,精彩异常,让林晓锋耳目一新。甄随意的剑术用潇洒灵动来形容最为贴切,林晓锋见了,唯一的感觉就是酣畅淋漓,林晓锋幻想着,自己的剑术有朝一日,也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如花的声音再度在林晓锋的脑海响起,打断了他的幻想,冷冷的道:“笨蛋,你就别做这种春 梦了,你的剑术永远不会达到这种潇洒灵动的程度的。因为轮回剑术的主旨是杀伐果决,来去自如,你已经会斩马式,燕返式了,从这两式中,你也该领会到这种感觉才对。”

    林晓锋听了,顿时一阵心有戚戚焉!

    雨甲薛与甄随意的战斗还在继续。

    叶明与夜千刃的战斗早已停止,在甄随意突然出现出手的时候他们就停止了,甄随意的出手实在是太妖孽了,他们觉得没有再继续战杀下去的必要了,而且六位剑王之境者都已死了,叶明身边便没了倚仗,夜千刃也得到了花无伤的眼神暗示,所以双方心照不宣的停手。

    雨甲薛近乎发疯,甄随意依旧很随意,不知来回了多少次,甄随意似乎觉得没有继续战杀下去的必要,又一剑将雨甲薛荡开后,他便大声说道:“前辈,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雨甲薛哪里肯听他废话,顿时一声冷哼,接着便要举剑再刺。花无伤知道,雨甲薛再不停手的话,甄随意可就要动真格的了,他实在是不愿意少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同盟者的帮手,顿时一声干咳的阻止道:“雨老弟,等一下,听听他怎么说!”

    事实上,雨甲薛正想找个台阶下,都已经杀了几百剑了,依然连对手的毫毛都碰不到,继续下去的结果,只有自己累死而已。花无伤的话语正好是一个台阶,听了他的话,雨甲薛果然停了手,但是嘴上却依旧不饶的冷哼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甄随意干咳一声道:“我们就此停手吧!反正你也打不过我的,而且我也不会在此停留太久,三天后,我就会离开雷国的,到时候,你们再怎么打,我也管不着,但是我在的时候,绝对不行!”

    雨甲薛听了,顿时一声冷哼,接着更是皱眉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甄随意干笑一声的说道:“因为,林晓锋是我的…”

    众人听了,一阵绝倒。

    林晓锋听了,顿时本能的身体向后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