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欢迎来到物语小店 > 第一百四十章 复命

第一百四十章 复命

    听完白染凝这样说,周洛也算是知道白染凝给他的答案了。

    周洛之前一直没有告诉白染凝他的真实身份就是害怕他与白染凝做不成朋友了,现在如今看来,他这颗担忧已久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周洛走后,上官夜宁走到了她的身旁:“他真的可以相信吗?”

    白染凝:“周洛他曾经是做过不可饶恕的事情,他也因此死过一次。”

    “但这并不能代表他能够把他犯下的错误都弥补回去,在这漫漫的时光中,他每做的一件事都是在弥补他曾经犯下的错。”

    “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救赎。”

    “周洛虽是煞神冥幽阁的第一战力,但根据我之前的调查和线人的报告,他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连线人都说他是煞神冥幽阁的一股清流。”

    “煞神冥幽阁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你是知道的。”

    “周洛不但没有伤人性命,反而是多次从煞神冥幽阁的首领手中救出了很多人。”

    “他救的都是一些普通人,无辜的人。”

    “煞神冥幽阁很少布置任务给他,就算是布置了,他也要看看是什么事情在决定要不要接受任务。”

    上官夜宁:“他若是真的如你所说改过自新,那他为什么不退出煞神冥幽阁?为什么还要继续待在哪里?”

    白染凝:  “你刚才没有听见他那徒弟说吗?”

    “周洛跟煞神冥幽阁的首领关系很好,而且当初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周洛哪里还能够活的到现在?”

    “煞神冥幽阁是周洛唯一能够待的地方,他若是不在煞神冥幽阁里,他能够去哪里?”白染凝反问道。

    上官夜宁:“天下之大,他还怕没有容身之地吗?”

    白染凝:“天下虽大,但能够容下他的地方除了煞神冥幽阁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哪里。”

    “世人眼中的周洛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大家都害怕他,都想要除掉他。”

    韩凌轩发出了疑问:“你不是说他已经改变了吗?他只要向大家解释,不久好了吗?”

    白染凝摇摇头:“谁会去真的了解一个满是杀戮的人?”

    “没有人真的去了解现在的周洛是什么样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了弥补曾经的过错,每天都在忍受什么。”

    “其实他早就还完了一切,只是他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砍,他过不去罢了。”

    白染凝:“周洛若是离开煞神冥幽阁,消息一旦传出去,六界的人都会派人去追杀他。”

    “他将会过上逃亡的生活,整日躲躲藏藏提心吊胆,要是被抓住了,等待着他的不是死亡,而是无穷尽的折磨。”

    韩凌轩:“可他以前犯下的种种罪过,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人,那都是鲜活的生命,他就该以命来偿还。”

    “凭什么他自己改过自新就能够理所当然的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是在远古时期犯下的错事,但不论时间过去了多久,他犯下的错事依旧存在。”

    白染凝:“我们评判不了周洛是否能够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

    “当我知道他真的是那个周洛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起了杀心,但终究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现在的他不是以前的他,他有在为自己犯下的错事弥补,那件事情对他来说一直没有过去,但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

    “若是要一直追究一个人的过去,死死咬着不放,那没有几个是清白的。”

    “比如说韩凌轩,你自己便是如此。”

    “可林染清还不是选择继续跟你在一起,她看见了你的改变。”

    “你以前做的事情,对她来说都是过去式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你,才是她的韩凌轩。”

    “你都可以重新来过,为什么他就不可以?”白染凝逼问道。

    韩凌轩缓缓低垂下头,在白染凝的面前他毫无还嘴之力,他被白染凝说的哑口无言,甚至脸还变得张红,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似的。

    她说的话句句在理,他根本就反驳不了她。

    上官夜宁:“你别生气,韩凌轩他现在药效还没有完全发挥,他还没有完全清醒。”

    白染凝:“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跟他讲道理。”

    上官夜宁:“其实我对那个周洛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他直接了当的讲了出来。

    “他既然和煞神冥幽阁的首领关系要好,那个首领就当真一点消息都没有告诉他?”

    “这次煞神冥幽阁和猎神阁合作,他们要做什么还不知道,但冲着煞神冥幽阁要派人救出血灵玉这一点,这一定是猎神阁的要求。”

    “既然要合作,那总得拿出点诚意出来,救回血灵玉便是煞神冥幽阁对猎神阁的诚意。”

    “周洛只身返回,没有带走血灵玉,这对煞神冥幽阁和猎神阁的合作是会受到影响的。”

    “即便他与煞神冥幽阁的首领关系再好,这牵扯的利益可非同小可,他真的愿意承受煞神冥幽阁的怒火吗?”

    “你要是说他是真的诚心诚意的不计后果的把人让给我们,我实在是很难相信。”

    她很理解上官夜宁的担忧,但她太了解周洛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的清的。

    白染凝:“上官夜宁,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不相信周洛也是正常,毕竟有些事情,是需要你们亲眼看见才会相信的。”

    “我知道现在我说再多你们也不会相信他,所以我不说了。”

    “周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你们自己去发现去看就知道了。”白染凝选择结束这个话题。

    上官夜宁:“我会查清楚他的底细。”

    白染凝点了下头,并没有在多说什么,站在一边的韩凌轩,神色有些空洞,白染凝说的那些话是真真的刺进了他的心中。

    他和周洛是一路人,两个人都是后来变好的,不同的是,大家都欣然接受了他,可周洛却还是身负骂名,没有人原谅他。

    其实原谅周洛并不是他们说了算,他们没有这个资格替那些死去的人们来原谅周洛。

    上官夜宁拍了拍韩凌轩的肩膀:“你也别多想,刚才她有些生气,说的话重了些。”

    韩凌轩:“她说的很对,事实便是如此。”

    “我本该是最懂周洛这种感受的人………”韩凌轩不禁苦笑了一下,“要是我换做是周洛,我的心早就寒了,可那又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真的做过伤害他人性命的事,这样的过错又怎么能够弥补?”

    “她说周洛每日都活在痛苦中,他每日都在偿还和弥补自己犯的错,可是我呢?”

    “我早就将这些都抛之脑后,自己每天过的逍遥自在………”

    上官夜宁:“韩凌轩你……”

    韩凌轩:“你让我一个人静静……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上官夜宁见状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只是嗯了一声就走了。

    他来到白染凝的身旁,压低了声音:“韩凌轩他……”

    白染凝打断道:“我看见了,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冷静一会儿就好了。”

    上官夜宁:“他现在的样子很不对劲。”

    白染凝:“我已经联系了林染清,不用担心。”

    上官夜宁:“那就好。”

    白染凝的视线落在了血灵玉的身上,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血灵玉带回西海,白染凝有种预感,他们要是再不动手后面会来很多人要抢走血灵玉。

    煞神冥幽阁的首领不惩罚周洛但也不会让血灵玉就这样被我们带走,周洛在那边也拖延不了很长时间,他们要快点行动了。

    白染凝:“现在我们带着血灵玉去西海。”

    上官夜宁:“嗯。”

    白染凝迟疑了片刻:“带着血灵玉赶路很不方便,我还是画传送阵。”

    上官夜宁:“那我把西海的传送点给你看。”

    白染凝:“不用了,我知道位置。”

    没等上官夜宁问她为什么,白染凝就道:“小时候偷玩,偷溜进去过西海的仓库,地图什么的我都看过。”

    “一直都记在脑子里。”说着她伸手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上官夜宁:“原来如此。”

    白染凝从灵袋里面拿出一个大毛笔和一碗装有红色朱砂的混合液体。

    她开始在地上画起了法阵,片刻的功夫,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就画好了,上官夜宁把血灵玉拽了过来,三人站在阵法中心。

    白染凝催动灵力启动了法阵,法阵瞬间亮起了红色的光芒,整个房间都被红光占满了。

    眨眼间的功夫他们就到了西海的大殿外。

    白染凝:“走吧,把她交给你父王。”

    上官夜宁:“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

    白染凝:“我就不了,我的身份……”她没有说完,但上官夜宁立马懂了。

    上官夜宁:“那你在外面等我,或者你去到处逛逛,我怕会在里面待的时间会很长。”

    白染凝:“嗯。”

    血灵玉微眯着眼,目光带着打量的意思:“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不仅与西海的太子认识,还与那周洛是旧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