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憨妻当道,太傅大人顶不住 > 第一八七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戚遥也不和谁废话,让人把郭灵拖了出来,给了男子一个答案。

    她连郭灵都敢绑,还怕他一个小喽啰?

    戚遥之前下过令,不许郭灵吭声。郭灵看上去方才被她们捂得狠了,脸憋得通红,嘴还被堵着,仍旧只能叫唤,不能说话。

    男子这下被吓得哑口无言。

    戚遥看着男子,冷漠地问:“说吧,你到底是谁。”

    男子埋下了头,不欲回答。

    戚遥看了看郭灵,再瞧向他,淡淡言:“你们郭大人我无权处置,但是你,难道我也杀不得?”

    她言罢就抽出佩剑,抵在了他脖子正中间,慢慢用力,让那剑尖好似下一刻就要扎破他的皮肉,刺穿他的喉咙。

    男子被吓得浑身哆嗦,抖着声音说:“小的是樊大人府上的管事,替樊大人张罗府上的一切,平日里和沙坨帮往来也是小的在负责。”

    “你们樊大人和沙坨帮的交易就是助他们贩卖私盐?”戚遥不明白,“她有那么大的本事?”

    “樊大人是飞羽司北营的执事,她手中的令牌和手书能在北城门通行无阻,禁军无权盘查……”男子接着说,“沙坨帮要避开禁军,打开京城这座遍地是钱财的宝库,只能靠飞羽司。”

    戚遥这才明白了些许。诚然如此,禁军盘查城门盘查得甚严,哪怕是户部频繁运送的物资,他们从前也会抽查一番。可自打出了假币一案后,连户部运送的粮草等东西他们都会仔细搜查,不留丁点缺漏。

    禁军唯一管不到的就是飞羽司。

    晟京城里不管什么都贵,比别的地方贵上好几倍。沙坨帮靠着姓樊的将大批私盐运入城中,以次充好卖给市井百姓,是能比在其他州府大赚特赚。

    有钱能使鬼推磨,利益总能驱使一些人铤而走险,人之常情,她也为钱财拼过命,自然能体会。

    案子非同小可,戚遥不能仅凭男子一句话就断定姓樊的死于江湖恩怨,又重复问了那个问题:“就因为樊执事和他们闹了矛盾,你就能断定是沙坨帮杀的人?”

    “此地是樊大人以往同沙坨帮帮主会面的地方,那夜樊大人就是在这儿见了沙坨帮帮主,他们大吵了一架,樊大人愤然离开,随后就命丧大街……”男子摇头叹息。

    戚遥看了看屋子里,怪不得宅院外面乱糟糟,这间屋子却被人收拾得干净。原来外面的脏乱都是用来遮掩的这间屋子的,任谁也想不到姓樊的会在这儿谈要命的生意。

    男子的话已经问得差不多了,戚遥慢慢走到郭灵跟前,俯身拔出了郭灵嘴里的手绢,喟叹:“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

    郭灵冷笑了一声,“什么怎么办,我师姐做过什么又不关我的事,以师姐的性子,她还能分我一杯羹?!”

    戚遥懂,姓樊的诚然是个自私的,兴许会拿银子去孝敬杨副都统,把自己的靠山巴结牢实,却不会拿银子厚待下面的人。

    可郭灵想靠一句“不关我的事”就摆脱干系,门都没有!

    戚遥扯了扯嘴角,“如今你人在这儿,你师姐的勾当你又一清二楚,你说不关你的事就不关你的事?你猜我信吗?”

    郭灵撇过头。

    戚遥颠了颠手里的包袱,将它丢到郭灵跟前,“你昨日就来这儿见过他,何况这些东西,人家点名指姓地要交给你,你喊冤,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郭灵再次转眼冷盯着她,“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不曾害你,你为何冤枉我?”

    “不曾害我?亏你说得出口。”戚遥白了郭灵一眼,“从前你做过什么,咱们暂且不论,你让你师姐拿我剑谱的时候不是在盼着我倒大霉?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你当我蠢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郭灵厉声喊道,“我不过是奉师傅的命令来替师姐收拾残局,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

    郭灵上头还有个杨副都尉,只要有这个师傅在,郭灵就不会轻易认什么罪过,只用等着她师傅搭救,戚遥晓得。

    她本也没打算在这儿私设什么公堂。她的品阶揍郭灵一顿可以,却无权用私刑逼供杨副都尉的徒弟。

    她不能一举捏死郭灵,杨副都尉却能一巴掌拍死她,她得小心,要依规矩办事,不能让养副都尉抓住她什么把柄。

    戚遥招了手,让她们先把郭灵和这个男人的嘴堵上,押去后面,严加看管。

    外面就剩她和小玉两个,她同小玉耳语了几句。小玉点点头,先行离开了屋子。

    戚遥则坐下来,拿起桌上的小包袱,是她方才忽悠掌柜的哪个。

    里面装的不过是她路过城东时,顺便买的她爱吃的包子,还没来得及吃,已经凉了

    她放在水壶上热了热,自己留了一个,其他的都分给了帮她办事的三个女卫。

    如今她虽然捉了贼,拿了脏,还得到了至关重要的线索,可她不能轻易地把这些带回铁镜营邀功。

    她没有忘记那日冯都尉同她讲的话,她得记得自己是侍卫营的人,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姓樊的做出的事无疑是给侍卫营抹了黑,事情该怎么同铁镜营的人说,后续又该怎么处置,都得让冯大人先发话。若是让铁镜营的人先知道了,他们才不会管侍卫营如何,只会急于抓人结案立功。

    到时候案子是了了,功劳是铁镜营的,罪过是他们的。冯大人治下不严,没脸向上头交代,会吃不了兜着走,她们这些手下也得遭殃,等同于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到一个时辰,小玉就带来了冯都尉。

    冯都尉是一个人来的,换了常服,快马加鞭,没有带任何随从。

    都尉大人都如此谨慎,可见这件事的干系有多大。

    戚遥起身相迎,待大人进屋便拱手:“都尉大人。”

    冯都尉指了指胡小玉,对戚遥道:“事情路上她都同我说了,郭灵人呢?”

    戚遥便让女卫把郭灵和男子都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