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保镖的赘婿生活 > 第87章 换个土壤播种
    杨慧儿奸笑着对李青山接着道:“这合同可是要公开招标的,现在竟然都已经签约了,肯定违法,而且能拍板这么快,绝对不是胡秘书能说的算的,必须得苗治那个老家伙同意才行。”

    李青山接口道:“也就是说,苗治收了他们的好处才将这份合同交给了陶芷柔?”

    “没错,只要我们找到他们贿赂的证据,不但能把苗治拉下马,还能把赵平和陶芷柔送进警察局。”

    李青山明白了,但又好奇的问道:“杨姐姐,我恨赵平是因为他让我带来了绿帽子,你恨赵平又是为什么呢?”

    杨慧儿,眯起眼恶狠狠道:“他让我侄女进了监狱,还把我的眼睛打成这样。”杨慧儿用卸妆水一擦眼睛,一只熊猫眼顿时显现出来。

    为激起李青山的愤怒,她故意说是赵平打的。

    李青山看到杨慧儿的熊猫眼,第一眼有些好笑,但随后大骂道:“可恶的赵平,不把他彻底整垮,我就不叫李青山,不!是李黑山。”

    杨慧儿诧异道:“你改名了?”

    “对,我不喜欢青山,黑山才适合我。”

    “李黑山,还真有趣,那好,你以后就叫李黑山。”

    杨慧儿会心一笑,不在说什么了,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了李黑山。

    “这个你拿去,找机会放到李婧雪的身上。”杨慧儿拿出一个切听器交给了李黑山。

    “这是让我监听李婧雪?”

    “不错,李婧雪是赵平的老婆,他们之间的谈话一定会知无不言,到时候我们把他们关于苗治的事情录下来,一定能找到他们贿赂的证据。”

    李黑山笑道:“好,这事我干了,不就装个切听器吗,太简单了,李婧雪可是很疼我的。”

    “只要我们扳倒了赵平和苗治,我就有办法将这份合同搞到我们手里,以后发财的可就是我们了。”

    李青山吃惊道:“我刚看了收购价格要两个亿,咱们拿的出来吗?”

    杨慧儿神秘一笑:“我们是没这钱,可银行有啊,我身边的行长可是有很多的哦。”

    “高,杨姐姐真是高。”赵平竖起了大拇指。

    杨慧儿得意的说道:“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打天下,得天下,女人只要收服那得天下的男人就可以拥有天下。”

    赵平开着路虎带着药姬来到李家别墅,来这之前他已经打过电话给二姐了,此刻李夏火和方博文都在门口翘首以盼。

    见到赵平的车来了后,赶紧迎了上去。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赵平没带来医生,竟然带来一个道姑下了车。

    李夏火一脸疑惑的问道:“妹婿,你这是来家开道场呢,还是来给我们瞧病的啊,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

    赵平白了她一眼:“别瞎说,人家是大师,我花了大价钱才请回来的,对人家大师客气点。”

    药姬故作神秘的摆谱道:“赵先生,是不是你家人不待见我啊,如果这样我还是离开的好。”

    方博文一听不干了,连忙道歉道:“我老婆不会说话,我来说。

    仙姑远道而来,一路辛苦,快快请进。”

    药姬笑着点了点头:“你小子会说话,好,快给本道姑引路吧。”

    方博文恭敬的朝前走去,引着药姬来到了客厅。

    “李婶快给贵客看茶。”

    “好的,二姑爷。”

    几人相继落座,看着药姬高深莫测的样子,赵平也不点破,安静的在一旁看药姬装腔作势。

    方博文跟药姬寒暄了几句后,开始直奔主题道:“高人啊,你看我和我老婆一直没有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帮帮看看。”

    药姬斜眼看了看李夏火,而李夏火心里还是不信这个道姑,并没有多待见的看着她。

    药姬不以为然,高深莫测道:“正所谓,万事万物都要讲缘分,你们夫妻二人就是没有子嗣的缘分,不能强求啊。”

    “啊,那怎么办,我是家里的独子,如果没有子嗣,如何对得起家里的先人啊。”

    方博文吓出了一身汗,望着药姬祈求道:“大师啊,我知道缘分可遇不可求,但一切都有缘起缘灭之说,你可不可以让我们夫妻起个子嗣的缘啊。”

    药姬沉吟道:“这个吗,也不是没有不可能,这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决心了。”

    方博文连忙点头道:“我有,绝对有,一百万个绝对有。”

    “真有啊。”药姬睁大了眼睛再问道。

    见方博文坚定而诚心的点了点头后,郑重其事道。

    “那我就直说了,你方家要真想有子嗣,就得另找土壤播种。”

    刷……的一声,李夏火暴脾气就上来了。

    “什么,你这骗子,说什么混账话。”李夏火愤怒的站起身。

    方博文吓了一跳:“不可以啊,我……我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能不要火儿。”

    李夏火感动的笑道:“算你还有良心。”

    “哼,方博文你不是刚才说有决心吗,怎么现在退缩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李夏火离婚,一辈子别想要孩子。”

    李夏火气急败坏的指着药姬:“你胡说什么,我在医院检查根本没有哪方面的问题,怎么到你这里就成我的问题了。”

    方博文显然在天人大战,犹豫的不知所措,一边是家人的厚望,一边是对李夏火多年的感情,实在难以取舍。

    急的他来回乱窜,差点没想一死了之。

    赵平看着两人差不多都要到极限了,再闹下去指不定会有什么幺蛾子,赶紧咳嗽了一声:“仙姑啊,差不多的了啊,看把人家吓的,可别吓出其他毛病来了。”

    药姬得意道:“恶有恶报,你们夫妻俩也该尝尝被人逼着离婚的滋味。”

    药姬知道赵平当了赘婿,自然也就查了他这些年在李家的生活状况,知道他受了委屈,今天特地让李夏火夫妻俩也尝尝被人逼着离婚的苦,算是小惩大诫了。

    药姬看了看李夏火道:“你把手伸过来。”李夏火看着赵平,赵平点了点头:“听她的吧,没错的。”

    李夏火不情不愿的伸出了手。

    药姬号脉半分钟后点了点头道:“你这是当警察,日积月累,风餐露宿落下的体寒,注意多休息,我给你开点温经活络的药给你,调养调养就没有大碍了。”

    方博文兴奋道:“大师,你是说我老婆没有生育障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