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首席爹地请就范童安歌季寒深 > 第114章 不见甜甜
    “我虽然让你加快调查的进度,但是我没有让你拿身体硬扛啊,怎么闹到了住院的地步,如果是因为我的话,那我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

    季嘉赐愧疚的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况且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因为你,你干嘛要自责?”

    童安歌打这种电话的本意,就是想和甜甜说说话,没有用这件事情来道德绑架季嘉赐的意思。

    “对不起,前一段时间一定是因为我太急躁了,所以才酿成这样的后果,如果你真的觉得不太合适的话,那我们完全可以放慢步调,我会尽力让你在季寒深的公司多留一段时间,你看这样可以吗?”

    提起复仇的事情童安歌的眼睛,都亮了。

    “那这样也好,我就在季寒深的公司多留一段时间,说不定这样会查到更加详实的证据。”

    季嘉赐答应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对了,你刚才是不是要找甜甜?甜甜刚才被管家带出去玩儿了,现在还没回来,要不然这样吧,我打个电话让管家回来,好让甜甜和你说说话。”

    童安歌连忙开口拒绝:“不用了,我想还是不要影响甜甜了,麻烦你帮我转告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回来接她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女连心,还是因为这段时间都没有见到甜甜童安歌,最近做梦总会梦到甜甜对着她笑,还问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一个字不差的告诉甜甜的。”季嘉赐笑着答应道。

    没能听到甜甜的声音,你住外面冻成的遗憾,但是想了想只要过段时间自己把这里的事情办好了,就可以尽快见到甜甜,心里面总算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再挂掉电话之前,童安歌又和季嘉赐说了好一会儿话,然后这才说了再见。

    “吧嗒”——季嘉赐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然后靠在沙发背上眯着眼睛。右手揉着太阳穴,好像刚刚经历了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旁边的随从,这正在陷入苦恼中的季嘉赐,忍不住说道:“季总,我们要是这样的话,总有一天会露馅的……”

    “我知道。”

    季嘉赐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

    “这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们一时间也不可能找到一模一样的,您看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尽力去找。”

    季嘉赐直起腰来说道:“这个孩子对于她来说非同小可,不管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务必要尽快找到,如果真的找不到,都给我死死的瞒下来,最起码在她回来之前,不能让她知道孩子已经失踪。”全网首发.

    说到最后的时候,季嘉赐一贯温柔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狠辣。

    随从习以为常的点点头:“你放心,我一定要手下人去办。这孩子无论如何都会给您找到。”

    “下去吧。”

    季嘉赐不再说什么。

    挂掉了季嘉赐的电话以后,童安歌看了看自己的吊瓶,发现已经没剩多少,正准备按铃叫护士来的时候,病房门从外面打开,季寒深提着一个保温饭盒走了进来。

    童安歌的脸色本来不是是很好看,但是看到季寒深以后,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是因为季寒深提出来的那个饭盒是粉色的,跟一般一演不苟言笑的季寒深,放在一起简直是要多不配就都不配。

    季寒深应该也知道童安歌在笑什么,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了,把保温饭盒放在了桌子上道:“李特助买来的。”

    “这里面是什么?”

    “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难道感觉不到饿?”

    季寒深不说还好,一说童安歌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病房里本来就安静,这声音一响,两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童安歌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肚子:“是有一点饿。”

    “里面是晚餐。”

    季寒深原本准备离开的,但是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童安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亲手帮童安歌打开了饭盒,把里面的饭菜拿了出来。

    里面是很标准的四菜一汤,有荤有素,都被分成小份,用心的摆放着。拿出来的时候还冒着热气,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童安歌有些吃惊地抬头看着季寒深:“这些饭菜都是你做的?”

    季寒深动了动嘴唇,片刻之后回答道:“让饭店做的,叮嘱我是给病人吃的,所以少盐少油,你可以放心。”

    原来是安排饭店的人做的,童安歌看到那饭菜以后,还以为是男子亲自为她下厨了呢,得到正确答案以后,童安歌不免觉得自己有一点……自作多情。

    童安歌感激地看了季寒深一眼:“谢谢你。”

    饭店的饭菜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她饿了一整天,能给她来送饭的只有季寒深一个人,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就是了,不过童安歌和他有仇,和饭菜可没仇。

    “你放在这里,我自己吃就好你今天一定为我跑了一天,今天晚上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再说了宝宝今天你是刚刚出院,你这个做爸爸的,还是多回去照顾照顾他较好。”

    季寒深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道:“以后如果设计图稿出现瓶颈,可以跟我说。虽然不能实质性的帮你,但是可以延长期限。”

    干嘛突然说这个?童安歌楞了一下,才忽然反应过来,是因为她今天跟今天季寒深说,因为设计图做不出来,所以心情才会郁结。

    所以季寒深才会这么说。

    本来只不过是一句随口的谎话,但是却因此得到了莫名的照顾,童安歌心里面,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谢谢你。”

    “以后工作是工作,不用这么拼命我对手底下的人没那么狠,你也不需要对自己那么狠。”

    童安歌无话可说,只好又点点头。

    全网首发.

    “今天晚上我会让李特助在这里照顾你,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找他,给我打电话也可以。”

    “不用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的,不用让李特助留在这里,太麻烦了。”

    李特助可是季寒深的贴身秘书,如果让他留在这里,和让季寒深都在这里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