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妙手回春陈飞完整版 > 第2689章?白子涵打架
    陈飞也不管他们,回到了药馆之内。

    白老问道:“小陈,那林启贵父亲的病,是怎么回事?”

    陈飞道:“我刚才看了他父亲的病例和药方,判断出了对方的病情。

    如果用我们的药,只要最后一个疗程,就能痊愈。

    但那林启贵非要他父亲庄园,去隔壁用西医的方法来治,这就和之前的治疗有了冲突,肯定会出现问题。

    所以,我才断定,林启贵他父亲的病情,肯定会恶化。”

    “原来如此!”

    白老点点头,有些感慨的出声道,“希望那林启贵还能有点良心,不要因为私利,连累自己的父亲。”

    “但愿如此吧!”

    陈飞悠悠出声道。全网首发.

    不到半个小时,大约一刻钟后,林启贵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年男子,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

    他面色焦急的冲到药馆门口,拿出一份药方,道:“我要抓药!”全网首发

    陈飞站了出来,淡淡道:“对不起,你不是不相信我们药馆吗?

    那么现在,请回吧!”

    “我现在相信了,还不行吗?

    快给我药!”

    林启贵道。

    陈飞继续摇头,道:“不行。

    我不想做你的生意。”

    “那你不是医生吗,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林启贵质问道。

    陈飞道:“某些人刚才不是说我是骗子,我们诚药馆是黑心药馆吗?

    还说你父亲是隔壁西医看好的,那你去找他们啊!”

    “你——”林启贵一时无话可说了。

    啪嗒一下,他一下跪在了陈飞面前,哀求道:“我知道错了。

    求求你,救我父亲一次。”

    陈飞冷哼一声,目光冰冷,“现在知道求饶了吗?

    不过,这还不够。”

    “不够!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林启贵道。

    陈飞寒声道:“说清楚,到底是谁让你污蔑诚药馆,让你来这游行示威的?”

    “这——”林启贵闭上了嘴巴,表情有些犹豫。

    陈飞冷声道:“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你父亲的时间,可不多了。”

    说话间,轮椅上的林启贵父亲,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面色涨红起来。

    见状,林启贵终于扛不住了,出声道:“我说,我全都说。”

    “昨天,一名荔枝日报的记者找到我,他给了我十万块钱,让干的这些事情。”

    “又是荔枝日报!”

    陈飞的眼神冷了下来。

    而此刻,那些跟随林启贵的示威者,顿时对他怒目而视,一个个义愤填膺。

    但林启贵继续道:“还有,那名记者还说了。

    他会收买一些其他的人,混在示威游行的人群中,帮助制造声势。”

    此话一出,示威者们顿时面露警惕之色,相互审视了起来。

    随即,有人带头离开,剩下的人,也随之一哄而散。

    “我知道的全都说了,现在,快给我抓药,救我父亲吧!”

    林启贵抖动着手中的药方,出声道。

    陈飞摇头道:“我不能给你抓药。”

    “你骗我!我和你拼了。”

    林启贵一下暴怒,冲向了陈飞。

    但身体还没靠近,陈飞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冷声道:“我说不行,是因为你父亲的病,在西医院里经过他们的治疗,产生了变化。

    之前的药方,已经治不了了。

    现在要救他,必须另寻他法。”

    “什么!那,那用什么办法?”

    林启贵顾不得胸口的疼痛,表情着急。

    陈飞看了林启贵一眼,踏步走了过来,“看在你还算是个孝子的份上,你父亲的病,我亲自出手!”

    说完,陈飞握住林启贵父亲的手,直接激发丹核之中的木意。

    不到三分钟,轮椅上的林启贵父亲,竟然满面红光的站了起来。

    林启贵先是一惊,随即赶忙向陈飞道谢,“陈医生,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

    我之前鬼迷心窍,我对不起你。”

    陈飞摆摆手道:“这次的事情,就这样吧。

    以后,好自为之吧!”

    “是,我一定谨遵陈医生您的教诲。”

    林启贵连忙点头,随后带着父亲离开了。

    解决了示威游行的事情,陈飞回到了药馆之中,和白老聊了起来。

    但没聊多久,白老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一下就变了,“怎么会这样?

    你看好子涵,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

    陈飞问道。

    白老道:“是子萧的电话,他说,子涵在学校,和同学打起来了了。”

    “怎么会,子涵她——”陈飞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白老的孙女白子涵,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那种文静温婉的女孩,别说和人打架了,就算是稍微大声一点说话,都是很少的事情。

    “白老,我和你一起去!”

    陈飞道。

    “嗯!”

    白老点头。

    随即,二人一起出发,赶往了白子涵所在的香江大学。

    校门口,白子萧一脸着急的等待着,看到爷爷和陈飞一起来了,顿时露出惊讶之色,“陈大哥,您,您怎么来了?”

    “我刚才和你爷爷在一起,所以一起过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飞问道。

    白子萧脸上带着忿忿之色,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我本来在上课,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但我听说了,好像是法律系的学生,在学校内举行一个演讲。”

    “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内容,我姐有些听不下去,就起来辩驳了几句。”

    “结果,那些法律系的学生,既然直接动手,要将我姐赶走。

    争吵之中,动起手来了,我姐被他们给打了。”

    “什么!”

    陈飞眼神一下冷了下来。

    “子涵现在在哪?”

    白忘川问道。

    白子萧道:“在医务室处理伤口,校警来了,正在商量,要怎么处理。”

    “我们过去!”

    陈飞加快了步伐。

    来到医务室门口,还没进去,陈飞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白子涵,知道错了没?”

    一个女声,居高临下的质问道。

    随即,一个倔强的声音响起,“我没错。”

    “还说你没错,你帮那黑心老板辩解,你家和那陈飞合作,你们就是欺压民众的施暴者。”

    “陈大哥不是黑心老板,也不是施暴者。

    他的诚药馆,低价给民众看病,那是服务民众的良心药馆。”

    白子涵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