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王的意志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喜欢踩脚的丽娜尔
    夏尔用一个“完美求婚仪式”的承诺彻底融化了法妮,让她那曾经灰暗的心灵焕发了灿烂的光彩。

    而当法妮说出“我接受你的求婚”的时候,夏尔的心中同样不平静,就好像有一滩粘稠的巧克力糖液,在他的心间缓缓流淌开来。

    黏黏的有些甜,在夏尔心头粘上了一丝扯不断的牵绊。

    夏尔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有关于法妮的记忆全是“很漂亮、很厉害”,其余的全是空白,也就是说傻子夏尔.谢瓦利埃除了单相思,还有那一纸婚约之外,两人并没有过多实际的交集。

    等到夏尔回到了纳赛尔,法妮立刻以王室郡主和未婚妻的身份对夏尔全力协助,夏尔也认可了这个白捡的漂亮媳妇儿,但是两人的身份已经是准夫妻了,很多流程都走完了,就等着结婚滚被窝了,夏尔却忽然发觉两人的感情交融是一片空白。

    这就是万恶的包办婚姻,先上车后补票的典型范例。

    法妮很漂亮,很优雅,从理性上来说夏尔很满意,他也接受了这种标准的贵族婚姻模式,但是直到今天,夏尔才知道法妮那矜持的身体之中也蕴藏着火一般的热情。

    法妮也许很期待夏尔许诺的“完美求婚”,但她还是果断的答应了自己的表白,痛快、不墨迹、坦诚大气,这让夏尔尝到了那种真实的“被喜欢”的感觉。

    她喜欢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婚约的约束,而是她内心是真的喜欢自己。

    两人彼此间第一次有了脉脉心动的爱恋感觉,身影舞动更显和谐默契,法妮的柔顺裙裾轻旋飞舞,宛若一朵紫花活了过来,围绕着夏尔盈盈相依。

    夏尔挺拔俊秀,如那玉树临风般轻舞慢摇,响应着紫色花朵的依依眷恋。

    一曲终了,法妮脸色嫣红,夏尔神采飞扬,两人双双携手离开舞池的时候,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羡煞了多少男男女女。

    两人依然是跟奥莉芙一起在僻静的角落里休憩,但是这次却不得安宁了,不断有俊男美女过来邀舞。

    “很抱歉,我累了!”

    这是法妮对男性邀舞者的标准回应。

    “很抱歉,伯爵大人他脚疼!”

    这是法妮对女性邀舞者的标准回应。

    法妮的脸色温和、坚定,礼貌的拒绝让所有的邀舞者都知难而退,不过当丽娜尔过来邀请夏尔跳舞的时候,法妮的拒绝却失效了。

    “伯爵大人怎么会脚疼?”

    一袭珍珠白长裙的丽娜尔也是今晚的亮眼人物之一,不知道拒绝了多少男士的邀舞,现在如果被人给拒绝了,那也是丢不起面子的。

    法妮翻了翻白眼,口齿清脆的说道:“被我的鞋子踩到了!”

    “........”

    丽娜尔先是惊讶,然后讥笑着说道:“我记得法妮郡主不是超凡者吧?你难道不知道夏尔的身体有多强有多硬吗?一脚踩上去怎么会疼?”

    “你是在质疑我吗?”

    法妮脸上的温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凌厉的冰霜,夏尔第一次见到了严厉的郡主殿下。

    “咳咳!我的脚确实疼,不过我们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夏尔捂住了额头,有些头疼的说道。

    “我带来了阿黛勒女士的口信,需要单独跟巴约纳伯爵口述一下!”

    一直在旁边看八卦的奥莉芙凑了过来,“阿黛勒姑妈的口信?我应该也有资格听一下的吧?跟姑妈之间的通信一直都是我来写的。”

    丽娜尔根本不搭理奥莉芙,冷然看着夏尔说道:“夏尔伯爵,这件事很急!”

    夏尔想了想,恍然问道:“是有关于赖恩侯爵的事情吗?”

    丽娜尔怔了怔,轻轻的点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尔站了起来,指了指旁边无人的角落说道:“那边说!”

    但是丽娜尔却对着夏尔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然后转身往舞池走去,走到舞池边上之后就那么回身静静的在那里等着夏尔。

    这是一种很冒失的举动,如果夏尔不跟过去的话,丽娜尔必然会受到现场这么多人的嘲笑。

    “普鲁斯人真是没有教养,夏尔你别过去,让她自己出丑去吧!”奥莉芙非常气恼,刚才法妮跟夏尔的融洽她肯定看得出来,现在冒出来个普鲁斯女人,她自然要帮助法妮。

    “奥莉芙,她其实是丽娜尔表姐。”无奈之下,夏尔只好说了实话,然后往丽娜尔身边走去。

    “嗯?谁?丽娜尔表姐?”

    奥莉芙先是发懵,然后才反应过来丽娜尔表姐是谁。她转头看向法妮,大大的眼睛全是无辜的表情。

    “法妮姐姐,那个.......是自己人!”

    夏尔走到丽娜尔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我只会跳一种舞步,就是刚才跟法妮郡主跳的那种,跟你跳不合适.......”

    丽娜尔的眉毛跳了两跳,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正合适!”

    她突然拉住夏尔的胳膊,巨大的力量扯动夏尔的身躯,随着音乐旋转进了舞池。

    夏尔无法不着痕迹的对抗丽娜尔的巨大力量,无奈之下只好随着她的身体舞动,同时皱着眉头问道:“你是第几位阶的超凡者?”

    “第八位阶的战士!”

    丽娜尔手上发力,带动着夏尔做了一个旋转的动作,情侣间的特殊舞步竟然跳的非常标准。

    夏尔心下气恼,身体绷紧发力,直接把她给甩了半个圈,“那你觉得我是第几位阶?”

    丽娜尔的身体控制能力很好,抬腿曲臂做了个单人旋转后再次挽住了夏尔,但是她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眼眸中有震惊的神色掠过。

    “你绝不是第八位阶的灵痕猎人!”

    “你也绝不是第八位阶的战士!你个骗子!”

    “.........”

    丽娜尔默不作声,但是手上不再拉扯夏尔占据主动,而是如普通女子一般跟着夏尔的节奏跳了起来。

    “你跟我跳舞,不会是跳给那个家伙看的吧?”

    夏尔只是跟丽娜尔跳了一会儿,就感知到了一道热辣辣的目光,抬头一扫刚好看见不远处铁青着脸的雷奥.霍亨索伦。

    “雷奥太执着了,一个王太子必须要懂得克制和理性。”

    你妹的克制和理性,你咋不找棵大树自己克制一下呢?搂着我跳个鸡毛?我身上的仇恨拉的还不够多吗?

    你还往我身上蹭,你再蹭试试?

    你行!你蹭我也蹭!

    夏尔发现了丽娜尔找自己跳舞的目的之后,丽娜尔反而不再隐藏自己的意图,两人跳的本来就是情侣之间最亲密的那种舞步,她利用视觉角度的错觉感,跟夏尔身体之间发生了微距离的不接触摩擦行为,如果从雷奥.霍亨索伦的角度看过来,两人可算是亲密到家了。

    夏尔当即采取了极力的抗拒,但是丽娜尔是隐藏了超凡位阶的战士体系超凡者,力量跟他竟然不相上下,在不露出痕迹的情况下,夏尔很难抗拒丽娜尔的贴近动作。

    夏尔烦了,干脆改拒为迎,主动贴近丽娜尔的身体,几个回合下来丽娜尔就撑不住了,双眼冒火气的脖子都红了。

    “丽娜尔表姐,你想拿我当盾牌使,也要看看场合,我家法妮郡主在边上看着呢!请你不要让她误会,如果你再这么玩的话,我会让你把本钱都赔上的。”

    夏尔是正人君子,说出的话充满了正气,竟然让丽娜尔有气只能憋着发不出来。

    “赖恩侯爵的事情你知道了?知道多少?”

    丽娜尔终于不再跟夏尔玩逼迫游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开始跟夏尔说正事。

    “我只知道赖恩侯爵成了梅伦堡近卫师的师长,近卫师的战士还是赖恩侯爵原有的领民,领地内换了税务官和政务官,其余的一概不知。”夏尔也缓和了自己的急促心跳,跟丽娜尔说正事。

    “赖恩侯爵的原配夫人死了,新娶的夫人是王室成员,继承顺位排名十七。”

    丽娜尔的粉色眼瞳瞄了夏尔一眼,夏尔心头一阵波动,他有些凝重的说道:“你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呢?”

    “你家法妮郡主也是王室成员,王位继承顺位是第七吧?”

    对于丽娜尔明显的暗示提醒,夏尔心下感激,但还是装作愚钝的说道:“对,我刚才跟她讨论了我们的孩子以后是第几顺位继承人的问题,但是她说不管是第几顺位,佛伦斯的王位都跟我们的孩子无关。”

    丽娜尔本来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脸色再次涨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她突然抬脚,闪电般冲着夏尔的脚面子就踩了下去。

    “乓!”

    一声明显之极的闷响过后,没有丝毫准备的夏尔结结实实的吃了个亏,精致的小牛皮靴子竟然裂开了。

    夏尔平时虽然喜欢“苟”,但这会儿怒向胆边生,手上发力猛地一拽。

    “啪!”

    两座山峰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夏尔的胸口上,同样没有防备的丽娜尔震惊之余大脑空白,眼睁睁的看着夏尔一瘸一拐的走开,竟然没有飞脚反击。

    夏尔瘸着腿走向法妮和奥莉芙那边,却刚好看见那个帅气的雷奥.霍亨索伦也在她们身边谈笑风生。

    看到夏尔过来之后,这个普鲁斯王国的王太子很有礼貌的向夏尔点头致意,不过眼眸中的火焰却昭示着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友好/

    “夏尔伯爵,我本想邀请郡主殿下跳舞,郡主殿下说她在等她的未婚夫,我又邀请奥莉芙小姐,但是她却说要经得自己哥哥的同意,原来你是这样霸道的人吗?”

    “嗯,是的!我有时候很宽和,但有时候很霸道!”

    “.........”

    雷奥.霍亨索伦的脸庞僵了一下,然后很有风度的说道:“那我现在可否有幸邀请郡主殿下跳舞呢?”

    “不行,下一支曲子属于我和我心爱的人!”

    “.........”

    雷奥.霍亨索伦低头看了看夏尔的脚,忽然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跟她跳舞之后,还能站着说话的人”

    “..........”

    王太子走了,法妮和奥莉芙都凑了过来,奥莉芙蹲下身子的揭开夏尔鞋子上的豁口,用小手指小心的戳了戳夏尔的脚面,很紧张的问道:“很疼吗夏尔?”

    夏尔有些尴尬的回答道:“刚才我跟她.......你们都看到了?”

    法妮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就算没看见,也能想到了,毕竟‘喜欢踩脚的丽娜尔’实在是太有名了,虽然跟她跳过舞的人不像雷奥殿下说的那么夸张,但是所有跟她跳过舞的男人都很尴尬却是真的,你只是被踩烂了靴子,还没有被踩到倒地哭泣,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全网首发

    夏尔惊讶的看向奥莉芙,结果小丫头也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法妮说的是真的。

    “那你们刚才怎么不拦住我?一双靴子好多钱的!”

    “.........”

    奥莉芙满脸黑线的别过了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掉价的哥哥,而法妮则幽幽的说道:“丽娜尔.雅特从来不会主动邀请男人跳舞,我以为你是个例外.......”

    “铛...铛...铛”

    隐隐约约的钟声从远处传进了热闹的王室宴会大厅中,喧闹了大半晚上的人们停住了舞步,纷纷离开舞池,让出了最后一支舞的权利。

    罗瑟夫国王站了起来,大踏步的走向舞池,他会挑选一位在场的女子跳最后一支舞。

    这是王室宴会的惯例,第一支舞是国王与王后的,最后一支舞是国王或者王太子和另一位幸运女子的。

    按理说今年温布利即将大婚,让他和太子妃跳最后一支舞是比较合适的,可以显示王室的家庭和谐。

    但是罗瑟夫国王现在站了起来,在外人看来也许是他要强调自己是佛伦斯王国掌舵人的身份权威。

    罗瑟夫最终选了法妮,这让众多翘首期待的女子大失所望,尤其是那些有几分姿色的中下层贵族女子,更是在心里恼恨已经出了一晚上风头的法妮。

    不过两人是叔侄关系,她们也不好用什么绯言绯语来发泄心中的怨恨。

    最后一支舞曲出奇的长,当法妮跳完之后脸色非常平静,并没有什么荣幸之至的笑容。

    法妮回来之后立刻变了脸色,忧郁的看着夏尔问道:“夏尔,你答应了?”

    夏尔抬了抬眼眉,轻轻的捋了捋法妮的头发,“你认为我不该答应?”

    法妮咬了咬嘴唇,“这些年来国王一直在强化自己的力量和统治力度,但是我本来认为没有这么快的,这样太急了,你………会有危险。”

    法妮是标准的王室子弟,懂得政治.斗争的残酷性,自然是明白现在夏尔是个什么处境。

    “没那么严重,国王陛下不会太过宣扬我的事情的,我只是一个被他强压的无辜小卒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