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本祸国:权臣掌心宠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底线

第四百二十九章 底线

    魏帝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来人,将太后娘娘送回安慈宫,派人将安慈宫看管起来,未经朕允许,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太后身子踉跄了一下,李嬷嬷连忙扶住了太后。

    太后深吸了一口气,这便是要软禁她了?

    从今以后,安慈宫,就是冷宫了?

    “这件事情不是哀家所为,即便是你将哀家软禁起来,哀家也不会认下这莫须有的罪名。”

    “荒唐又糊涂,阿庆尚且病重,你不去找人给阿庆看病,却要软禁哀家。”

    沈云卿挑了挑眉:“皇祖母这话就有些无理取闹了,且不说父皇已经派人去将能够请来的大夫都已经请来,没来的也已经在路上。”

    “就说这毒药之事,父皇苦心查找出下毒的凶手,不就是为了想要让那凶手交出解药吗?”

    “皇祖母若是真的心疼六皇弟,就应该交出解药才是。而不是将六皇弟作为一个棋子,为了达成皇祖母你的野心,而让六皇弟在这里遭受这样的苦楚。”

    太后目光凌厉地看向沈云卿,满眼杀意。

    沈云卿却是不闪不避,眼中似乎还带着三分笑意。

    太后紧咬着牙关,深吸了一口气:“沈云卿,这一切,都是你谋划的对不对?都是你……”

    魏帝皱了皱眉:“太后怒火攻心,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还不赶紧,将太后给带下去?”

    太后很快被带了下去。

    等着太后被带了下去,魏帝便遣散了殿中其他人。

    等着屋中只剩下父女二人与昏迷不醒的沈栩庆,魏帝才开了口:“沈栩庆这病?”

    “是咽峡疱疹,这病其实在民间并不鲜见,会通过食物衣服那些传播,和水痘的传染方式差不多,只是它没有水痘那么凶猛,且基本上是小孩子得此病,所以并不如水痘那么名声赫赫。”

    “但是,大抵是因为太后担心六皇弟不能够成功得此病,所以下的比较猛,因而,六皇弟这病,来势汹汹。”

    “但是虽然看起来比较凶猛,可即便只降热,不做其他处理,过个三五日,便也可以不药而愈。”

    魏帝闻言,只冷笑了一声,笑容中满是讥诮。

    到底是太后亲生的孩子,虽然将其当做棋子,可是却也仍旧舍不得下狠手。

    沈云卿嘴角翘了翘:“只是我还给六皇弟下了个药,这个药是为了让六皇弟的病症看起来比较严重……”

    听沈云卿这么一说,魏帝立马就明白了过来:“让沈栩庆吐血的,就是你下的那药?”

    “是。”

    “可是你先前,并未接触过沈栩庆啊?你是如何下的药?”

    沈云卿笑了起来:“是先前,来告诉女儿,说沈栩庆生了病的那个宫人。”

    “女儿认出来那个宫人是皇祖母身边的人,便想着,皇祖母担心沈栩庆,那人来与我说了沈栩庆生病之事,回到景阳宫,定是要去寝殿看望沈栩庆的。”

    “所以,我就将毒,下在了那宫人身上。”

    “且那毒药其实并不算是毒药,那毒药,若是寻常人中了毒,并不会有什么大碍,可若是生病之人中了毒,便会激发体内的毒素,让原本的病症更加凶险。”

    “不过也只是将那病症原本累积下来的毒素提前爆发了出来而已,其实于他之后病愈倒是有些好处。”

    魏帝点了点头,只走到了床边,盯着床榻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沈栩庆看了良久,眼中神情复杂。

    沈云卿自然也知道,虽然之前魏帝并不算特别喜欢皇后,可是沈栩庆到底是魏帝的嫡子,魏帝对沈栩庆到底也还是有几分偏爱的。

    如今发现沈栩庆压根并不是他的孩子,且极有可能是他的母亲为了对付他,从他手里夺走这江山帝位而生下的,他的弟弟……

    魏帝心情自然也是无比复杂的。

    “父皇。”

    魏帝应了一声,才又转过了身来:“你将此病的方子写给朕吧,待会儿等着大夫入宫,我便将这方子拿出去,假装是他们所开便是。”

    沈云卿点了点头,模样乖巧:“好。”

    写好方子,沈云卿也并不多留:“女儿便先退下了,父皇若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尽可派人到云华殿传召女儿。”

    魏帝低低应了一声,神情淡淡。

    等着沈云卿离开,魏帝目光才又落在了沈栩庆的脸上,眼中杀意尽显。

    他从来不是什么善类,呆在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他自然十分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若是有人想要图谋他手里的权力和这帝位,不管那人,是他的母亲,还是弟弟,还是孩子,他都不会允许。

    一旦有人触碰他的底线,那边只有……

    死。

    魏帝拍了拍手,一个隐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魏帝身侧。

    “陛下。”

    “派遣人,去清宁城,将柳栩行,带回来。”

    “是。”

    魏帝在屋中来来回回踱了几步,才又接着道:“盯紧太后的安慈宫,外面的守卫守着,再派遣多一些隐卫藏在安慈宫外,若是安慈宫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及时与朕禀报。”

    “是。”

    “再派遣人去力图城,问一问力图城中如今究竟是什么情况。”

    隐卫应了下来。

    魏帝一直在景阳宫待到了正午时候,大夫已经被带了进来,魏帝将沈云卿给的那药方子让人抓了药,熬了给沈栩庆喂下了。

    沈栩庆倒是很快就退了热,魏帝这才离开了景阳宫。

    离开景阳宫之后,魏帝便回了太极宫,回到太极宫之后,魏帝就叫内侍将力图城陈栋之前呈上来的折子找了出来。

    将折子找出来,魏帝又从之前从太后那包袱里面搜出来的信件中找出了一封信来。

    那信与那折子放在一同,便能够很清晰的看出来,这两样东西上面的字迹,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陛下,你先吃些饭吧?”

    魏帝抬起头,看向来人,微微眯了眯眼:“知道了,上菜吧。”

    “是。”

    等着那宫人退了下去,魏帝才又将这两样东西收了起来。

    心里暗自想着,沈云卿的梦,又一次,成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