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第一吏 > 第587章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第587章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躁动又肆意的欢呼声中,眼前的大片鞑子精锐,就像是潮水一般,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啊,拼了命的往回跑。

    哪还有之前时的半分嚣张?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皇太极的眼睛也有些模糊了,只感觉有些不知名的酸涩感,止不住在眼眶中滚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还好好的局面,怎么眨眼就变成了这模样?

    特别是眼下这种状态,自己这边的损失还好说,可……又该怎么跟汗阿玛那边交代?

    怎么面对他那些如狼似虎的兄弟?

    饶是皇太极的城府,一时也只觉周身冰凉,浑身上下都有着一种无意识的颤抖感。

    “主子小心,明狗好像又要放炮了……”

    半晌,身边有亲随急急提醒,明军还要追杀战场中逃窜的勇士们,皇太极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冷厉道:“速招达音布过来见我!”

    “喳!”

    ……

    城头上,眼见皇太极都开始狗一般逃窜开来,一直卡在李春来眉宇间的那一股凝滞感,终于是真正的放松下来。

    这次,不说已经把皇太极打疼了,却也起码让他有概念,乃至是害怕了!

    这一来,或许不足以直接解决此次旅顺之围,但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向明军,倾斜向整个汉民族了!

    像是鞑子这等‘奴隶制’,其实就是群狼!

    这接连数战下来,阿敏早就被揍的意识模糊了,杜度也差不多。

    眼下,连皇太极都已经进入轨道,代善、莽古尔泰等人又没有带太多主力过来,谁,还有谁,还敢大言不惭的再攻旅顺城?

    只要鞑子里没有人敢再主动打这个先锋,或者说,即便出战也是被破出战,这个局面便是算稳住了!

    “帅爷威武啊!青州左营的弟兄们,真的是好样的哇……”

    这时,终于确定西城外正面战场暂时不会有什么反复了,张盘也着实按奈不住心中兴奋,急急过来找李春来庆祝。

    但与李春来说笑几句,张盘却止不住的扭捏起来,欲言又止。

    李春来此时已经很了解张盘,不由笑道:“老张,这是怎的,你我弟兄,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张盘憨憨一笑:“帅爷,是,是这样,这些时日,卑职一直有个想法,想跟帅爷您说,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哎,反正,反正现在都这般了,没有帅爷您就没有现在的卑职,卑职也不藏了。”

    说着,张盘也下定了决断,无比期待的看向了李春来:“帅爷,您,您究竟是如何练就这等强兵的呢……”

    李春来楞了一下,转瞬便也是反应过来,不由哈哈大笑。

    想来,张盘必定是早就有这个心思了,但,青州左营前面一直是在火力优势维持。

    可摄于旅顺的种种条件,张盘他们显然不可能有足够的银子,效仿李春来他们青州左营这等作战模式。

    但,此役北城之战,明明是城上白刃战,但青州左营竟还能如此犀利,张盘又怎可能不动心思?

    在这方面,李春来倒也没有太多保留,当即便是为张盘自己的介绍起来。

    说白了,练兵的模式,只能解决一个基本面的问题,真正的战场上,错综复杂的局面多了,并不是说,只要是强兵就一定会打胜仗的。

    这是一个多种因素汇合交错的过程!

    而其中最核心的,自然还是综合实力的深度。

    就恍如当年的珍珠港,小鬼子在军事层面,近乎是已经做到了极致中的极致。

    然而。

    却并没有什么卵用的……

    面对漂亮国那等碾压性的优势,他们注定只能是昙花一现。

    具体到此时,像是张盘这等独当一面的人物,如果能真正强势起来,对于李春来而言,自然也是利大于弊的。

    不远处,阿巴亥看着李春来与张盘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间,那等泰然的态势,已经完全不逊色与老奴,阿巴亥的美眸不由愈发的复杂。

    本以为,老奴已经是冠绝天下的第一等人物,可,此时碰到了如此年纪,便已经做到了如此的李春来……

    阿巴亥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再次看一眼远处依然在随风高高招展,可不知怎的,恍如有些褪色了一般的诸多旌旗,阿巴亥娇俏的嘴角边忽然止不住微微拉起了一抹弧度。

    这个小男人,真的是挺有意思的啊……

    ……

    北风呼啸而过,不知何时,一片庞大的阴云,逐渐遮住了太阳,让的本就有些冰寒的天地间不由更加阴冷。

    此时,偌大的战场已经逐渐回归于平静。

    旅顺城头上,明军已经开始按部就班的收拾着工事,似乎已经准备下城来修缮护城河一线了。

    而战场中的后金军主力,早已经退到了两里左右的安全区。

    但这时,后金军临时中军的小土坡上,老奴等人却并没有退却,依然是顶着这等寒风,注视着旅顺城方向。

    却是没有人说话。

    皇太极已经过来一会儿了,本想跟老奴仔细汇报一下情况,老奴却是一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只能是先傻傻等着了。

    其他的王族公孙们,一个个也是脸色各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谁能想到,今天如此好的局面,还是正白旗这等主力旗出战,却是落到了这个局面呢?

    这一来,这仗还怎么打?

    若再打下去,怕是就要到人人自危的程度了啊。

    “呼。”

    这时,老奴恍如是从神游中回过神来,长长叹息一声道:“回营吧!”

    说着,便不理会众人,自顾自的先行拔马离开。

    一种王族公孙这才是回过神来,虽嘴上肯定不会说些什么,但心里一个个却是如获大赦,赶忙跟上了老奴的脚步。

    人群中,皇太极也止不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照这么下去,大金,大金怕是要危矣了啊……

    奈何,这最后一根稻草,竟是他皇太极亲手拉下去的……

    但皇太极究竟非同凡人,思虑片刻,他的眼神便再次坚定下来,那等幽深的锋锐,几如要移山填海!

    ……

    “你是说,那小李三儿麾下的普通军卒,战力也十分强劲,竟不逊色与我族中精锐?”

    大帐内,只有老奴和皇太极两人,面对着皇太极还算中规中矩的汇报,老奴的眉头也止不住紧皱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皇太极的眼睛。皇太极背后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额头上的汗珠也快要遮掩不住,但他还是死死挺住了,忙恭敬道:

    “汗阿玛,那小李三儿,不仅会练军打仗,更是会做生意营生。儿臣以为,这青州左营之战力,之所以强劲,八成还是因为他们粮饷充裕,装备精良。而且,这小李三儿,是个有大志向的人,与寻常那些明军将领全然不同!听说,他在加入明军之前,一直是读书人,寒窗苦读数年……”

    皇太极说着,也逐渐找回到了他的自信,小心看了老奴一眼,忙是恭敬道:“汗阿玛,儿臣虽很不想承认,但,怕也不能不承认,这小李三儿,真的已经做大了啊。咱们必须得尽快找个机会,把这小李三儿除掉!”

    老奴何等人物?

    又岂能不明白皇太极言语中的深意?

    别看黄天记此时说的冠冕堂皇,可深处,俨然是已经要放弃此战了。

    “呼。”

    半晌,老奴不由也长长的叹息一声,老眼中有些缥缈的深邃,有些嘶哑的道:“今天这,便先到此为止,鸣金收兵吧!另,歇息半个时辰,召集众人议事!”

    “喳!”

    ……

    “当当当……”

    临近傍晚的余晖之中,随着后金军战阵中刺耳的金声响起来,无数后金军,一个个直如获大赦,简直恨不得要欢呼着庆祝出来,急急便是开始撤军。

    而与此同时,旅顺城头上,已经开始渐渐接受乃至习惯这等胜利的明军,却是再一次止不住的爆发出撕裂云霄般的呐喊声。

    伴随着天边的夕阳将大片的云层染成了赤红之色,这一幕,就恍如是一副恢弘巨大的金色版画一般,逐渐趋向于定格!

    城头上,李春来心中也只觉不可言说的惬意,拳头止不住紧紧握起来。

    虽说此时还是有着很不弱深度的迷雾,但,那更为鲜美的胜利之门,李春来已经是隐隐绰绰的感觉到,并且,几乎就要触手可及了!

    “帅爷,奴婢刚才做了几个小菜,帅爷您,要不要过来尝一尝……”

    正当李春来要去再巡视一遍城头,慰问各部儿郎们,这些天一直与李春来保持着某种距离的阿巴亥,忽然对李春来发出了邀请。

    李春来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嘴角边止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摆手屏退了身边亲随,只留下阿巴亥,低声笑道:“还不着急,咱们一起去巡营吧。刚才张盘给我送来个好东西,是城中一大户人家珍藏的云贵火腿,这在咱们辽地可不常见。等下,咱们好好喝一杯。”

    阿巴亥俏脸上止不住泛起了一层红晕,至此时,她又如何不明白李春来的深意?

    想了片刻,忙是乖巧的‘嗯’了一声,垂下了头。

    李春来哈哈一笑,心情不由更好,大手一挥,“走,去巡营!”

    随着阿巴亥快步跟上了李春来的脚步,身边,陈六子等一众亲随们,也尽是快步跟上了李春来的脚步。

    镜头渐渐拉远。

    在这海天尽是一片赤红,恍如火烧云与海般的盛景之中,那几十道艳红色的身影,逐渐开始占据了这世界的主流!

    而其中的为首者,恍如每走一步,都能有带动这天地变化的力量感!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