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间隙
    第三百八十九章间隙

    郡宰府的小厮见一名汉子从这群沙河赌坊的伙计中排众而出,此时已然是深夜,不过郡宰府前灯火通明,很快周围一众黑甲士卒就认出了说话之人。

    “竟然是沙河帮的尹帮主!他怎么也来了……”

    “是啊,这可是咱们落叶城江湖上的第一人啊!更是与人屠将军、铁壁将军齐名的武道高手。”

    “嘁!什么武道高手,不过是咱们郡宰大人的狗罢了!”

    “你还别看不起人家,你有人家十分之一的实力再在这儿说风凉话吧!”

    ……

    一众黑甲士卒显然对于尹十三的出现有些惊奇,毕竟对方也算是落叶城中一方势力的巨头。

    站在郡宰府前刚刚耀武扬威的府内下人,也是一愣,而后躬身说道:“见过尹大人!”说话前后变化之快,也算让人叹为观止了。

    不过他心里是何想法,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郡宰大人可在府内?”尹十三挺着身子,侧一拱手说道。

    这府内下人挑了挑眉毛,笑着问道:“尹大人可有要事上报郡宰大人?”

    “哦?呵呵,有怎样,没有又怎样?”尹十三冷着脸问道。

    那下人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这位曾经站在落叶城顶层的汉子,轻声道:“有的话,尹大人直接跟在下说就可以。若是没有的话,就请回吧!”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

    听到这话最先不干了的,是围在四周的一众沙河帮众,其中就不少人在呼喝叫骂。

    “你这只郡宰府的狗腿子,你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跟我们帮主说话!”一名沙河帮的汉子忍不住嚷嚷道。

    尹十三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这名郡宰府管家。

    管家也是下人,但也是管家,他将手抄进袖子中,现在大门外的台阶上,看着台阶下一众人,以及那位曾经自己连搭话也不敢进前的“大人物”。

    “尹帮主,您不要为难小人,这话可不是小的能说,这事儿也不是我能私自做主的事儿。小的是狗这没错,可在这落叶城除了郡宰大人……”说到这里,这管家略一拱手,接着道:“谁又不是呢?”

    尹十三听出眼前这人在暗讽自己是狗,不过的表情却不如之前阴冷,反而带着一丝平静。

    “那我今天一定要见一见郡宰大人,你又待如何?”说着尹十三便向前踏出一步。

    沛然的杀气夹带着浓烈的内劲罡气瞬间翻涌而出,列队在郡宰府大门外的黑甲士卒瞬间端起了手中的破魔弩,对准这位享誉落叶城黑道的大人物。

    与此同时,方圆十里的一众侠者境心头微微一动。

    “额……是尹十三?”正在不断灌着酒的李承涛,手中的酒葫芦顿了顿,有些含糊地说到。

    一旁的青竹也皱着眉头喃喃道:“好阴冷的内劲气息!”

    毒蜂有些惊讶地看着青竹问道:“你能感受到内劲气息?”

    一旁的李承乾咧嘴笑道:“别忘了他在侠者登堂境这么久,这武道感悟自然要厚实一些!”

    女子撇了撇嘴,有些不满道:“看来我这行动组的队长,算是当到头了。情报组不仅内劲层级,就连武道感悟也全面超过我了。”

    青竹苦笑了一声,答道:“要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更无奈?就算这样,实战之下,依然不是你的对手……”

    毒蜂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摇头笑道:“那有什么用?我就算打得过你,但依然打不过白猿前辈。”

    一直站在林恒山身后的白发老者睁开一丝眼眸,不过转眼又闭上,仿佛刚才他们讨论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察觉到尹十三内劲气息的不只在场几人,在郡宰府的院子中,一处距离扶云居不远的楼阁中,一名身穿夜行衣,都带斗笠的汉子,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哦?侠者侠者入室境?呵呵,有意思……”这人淡然嘟囔了两句,然后这处楼阁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分割线…………

    易惜风看着窗外的积雪逐渐融化,算算日子明日就是罗云国的云息日,想必承涛队长与承乾教头已经护送林恒山到达了落叶城。

    对于接下来的局势,少年心中自有他的判断,而且这段时间,易惜风也察觉到了诸多变化,从落叶城派来的探子越来越多,为此他们的损失同样惨重。

    但不得不否认,这种不计成本地投入,其效果也是显著。

    就在这时,从一侧的灶台旁传来了一声少女的惊呼。

    “竟然没熟?!”

    大约过了盏茶功夫,一名美貌少女端着一盆米饭从灶房中出来,而其身后则跟着一名白皙少女。

    “这个米……”美貌少女气势汹汹地说道,“它有问题!”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钟灵溪与李新添。

    原来今年的初春节,正是在云息日之后七日。所以此时隐仁镇的居民都在为此而忙碌。正巧今年这个初春节,正是隐仁镇第一个初春节,毕竟原属于铁心村的百姓,都是第一次过。

    所以节日的氛围要比以往浓重一些,而作为情报组织的赵云铭,更是放开手脚,大笔的资金配置到位,一点也不比落叶城的装扮差/

    连带着新进入护卫铁衣的演武十二主,也算是圆满度过了一年,回想去年今日,他们还在为演武大比的擂台赛做准备,众人也是一阵唏嘘。

    于是演武十二主非常难得地再次聚在了一起,当然在钟灵溪的推荐下,他们来到了演武场旁边那处酒楼,而且巧合地选择了易惜风从美貌少女手里赢走的那家酒楼。

    众人一顿海吃,再加上有易惜风、张岩石、周迪、赵龙这种又能喝又能吃的大胃王,一顿下来自然是花费不小,不过易惜风也只等咬牙认了!

    齐骋骋算是最高兴的,逗比少年自幼就朋友不多,通过演武大比,算是交到了自己人生第一波好友,自然在这种场合很是兴奋。连吃带喝当然是大呼过瘾。

    “太幸福了,以后咱们得长聚!”

    看着齐骋骋如此没出息的样子,易惜风有意无意地打趣道:“在这种时节,要是能喝上一碗腊八粥,啧啧,那才叫幸福。”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于是对于吃有着极强执念的李新添,便自发奋勇地想要尝一尝这个所谓的腊八粥。

    而席间完全一副老板模样豪气钟灵溪,自然不能堕了面子,也跟着一口答应下来。

    “就这么定了,初春节我请大家喝腊八粥!”钟灵溪一副大姐大的模样,跟众人保证道。

    不过这是众人都已经到量,喝酒的林烽火、赵龙、王伯当、周迪都已经喝趴下了,只有易惜风与芦花花还跟没事儿一样。

    一旁的林雷撇嘴道:“跟炼体武者比喝酒,就是脑子有泡!”

    ……

    于是今天一大早,钟灵溪就与李新添来到了易惜风这里,并主动承包了接下来的工作。

    而易惜风独自在庭院里,思考林恒山一行人之时,便有了刚才那副画面……

    白净少年看着气势汹汹的钟灵溪,以及她身后抿嘴笑的李新添,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转念见眼前两名少女还在等着自己答复,便笑着接过了米盆。

    “嗯,很好,全部夹生!”易惜风看了看米盆,有些佩服地说道。

    钟灵溪杏眼圆瞪,眼看就要发火,不过白净少年显然有所准备,他取出身后的酒葫芦,将酒水倒入一点,然后用竹条在米盆中插了几个洞,又加入一碗温水。

    “拿去再放到锅里蒸一会儿。”

    就这样原本计划今晚子时吃上热乎乎的腊八粥,就这样被意外拖到子时之后。

    李新添看着支在雪地上的大锅,以及锅里煮得沸腾的香粥,这让少女很是期待,而钟灵溪也很想尝尝这腊八粥,是不是像易惜风说的那么好吃。

    “你在担心承涛哥他们?”李新添看着火堆,篝火照得少女的脸颊一片绯红。

    易惜风将目光从一旁的漆黑夜色转回过来,有些惊讶地问道:“哦?这么明显吗?”

    一旁拿着树枝在地上乱画的钟灵溪笑着道:“出了这个事,恐怕也不会有其他事,让你上心了吧?”

    此话一出,白净少年只觉得有些不对,前一世他虽然是个纯情小处男,但是并不代表易惜风没有喜欢过的女生,在那个言情小说盛行的年代,哪怕他是一个一心关注武学功夫的“怪胎”,但也知道一些常识。

    比如这一句……

    易惜风心虚一笑,打断道:“哎呀,这粥应该是熟了,可以喝了!”

    ……

    就在易惜风三人选择在庭院中,用铁锅煮腊八粥之时,尹十三在郡宰府前的对峙却愈演愈烈!

    “尹……尹十三!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位管家下人,显然是没想到对方会选择直接硬抗,毕竟落叶城在郡宰大人的威慑之下,根本没有任何人敢于忤逆他的意思。

    而这位关键通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是代表着姬申扶的权威,所以他还真没有多少应对这种事情的经验,一时间便有些结巴了。

    “我,要,见,郡,宰!”冷面汉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一丝丝寒气也从他周身弥漫开来,正是尹十三“内劲寒气”!

    端坐在扶云居中的姬申扶,此时正在云霄池旁凭栏而坐,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天空,感受到从郡宰府大门口处传来的内劲气息。

    其实在尹十三第一次发出内劲震荡周围天地真元时,他便察觉到了,并很快便利用内劲传音,训诫了这位站在门口闹事的尹帮主。

    有时候,侠者之间经常会有何种矛盾,出手打架当然是一件好方法,但却不是唯一的方法。

    其实对于这些修为有成,而且排名在评天榜上比较靠前的强者,他们之间的矛盾本来就非常多,毕竟人红是非多嘛。他们之间比较常用的解决之道,便是这传音和解。

    此番,尹十三突然找上门来,姬申扶多少能理解。因为这段时间,他确实有意无意地在削弱沙河帮的整体实力,甚至还刻意疏远了这位尹帮主。

    尹十三清楚地知道,落叶城与沙河帮的合作关系,是基于落叶城是整个落叶郡的霸主。一旦这霸主之位受到动摇,那么两方之间的关系,定然也不会像之前那般密切。

    毕竟结盟或者合作,是在利益对等的情况下。就像你想要驯化一只狼,变成狗,就必须给予充足的食物,同时控制他的实力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

    否则一旦自身食物不足,或者狼的实力大增,那么下个成为狼猎物的大概率就是驯狼人。

    可惜,尹十三这次带人前来,定然不会这般轻易被忽悠回去。于是就有了这位代表落叶城占据江湖之道多年的沙河帮帮主,亲自顶撞了自家的老大。

    “我要见郡宰!”这五个字,不是尹十三替自己说的,而是替他手下那些沙河帮的帮众,那些前赴后继去隐仁镇送死的属下,更是替那些混迹于市井江湖的小人物。

    一队队黑甲士卒纷纷举起手中的破魔弩,却迟迟不敢攻击。伴随着这位尹帮主的步步逼近,他们也不断向后退着。

    那管家此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悠然恬淡,此时整个人仿佛一只

    可惜,尹十三这次带人前来,定然不会这般轻易被忽悠回去。于是就有了这位代表落叶城占据江湖之道多年的沙河帮帮主,亲自顶撞了自家的老大。

    “我要见郡宰!”这五个字,不是尹十三替自己说的,而是替他手下那些沙河帮的帮众,那些前赴后继去隐仁镇送死的属下,更是替那些混迹于市井江湖的小人物。

    一队队黑甲士卒纷纷举起手中的破魔弩,却迟迟不敢攻击。伴随着这位尹帮主的步步逼近,他们也不断向后退着。可惜,尹十三这次带人前来,定然不会这般轻易被忽悠回去。于是就有了这位代表落叶城占据江湖之道多年的沙河帮帮主,亲自顶撞了自家的老大。

    “我要见郡宰!”这五个字,不是尹十三替自己说的,而是替他手下那些沙河帮的帮众,那些前赴后继去隐仁镇送死的属下,更是替那些混迹于市井江湖的小人物。

    一队队黑甲士卒纷纷举起手中的破魔弩,却迟迟不敢攻击。伴随着这位尹帮主的步步逼近,他们也不断向后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