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爱与信仰

    自从这天见过慕浅和霍靳西之后,鹿然便被看管得愈发紧了。

    虽然接下来的两天,慕浅都没有再在陆家出现,可是陆与江别墅里的众人却依旧丝毫不敢大意。

    却没有人想到,两天后,突然有人在陆与江的别墅后放了一把火。

    这一把火来得突然,屋子里众人一时都乱了起来,赶着救火。

    待到火被扑灭,所有人惊魂未定之际,又发现一件令人魂飞的事——鹿然不见了!

    别墅内一时之间,再度乱作一团。

    与此同时,鹿然正坐在慕浅的车子里,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象,满满的都是新鲜与好奇。

    外头的景色她似乎怎么都看不够,可是却还是分神看向慕浅,问道:“我们去哪里啊?”

    慕浅笑了笑,道:“带你去见你的心上人啊。”

    鹿然蓦地伸出手来,一把抓住慕浅的手。

    只一瞬间,外头的风景仿佛都失去了吸引力,而她满心满脑,便只剩了一个清瘦高冷的身影。

    车子径直驶向了霍家老宅,鹿然从听到要见霍靳北的消息之后便坐立不安,眼见着车子驶入霍家,便更加紧张起来,“这是什么地方啊?”

    “我家。”慕浅拍了拍她的手,道,“你的小北哥哥,就在里面呢!”

    鹿然看着眼前那幢小楼,登时就不再动了。

    慕浅看了一眼她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哪怕她爱上霍靳北这件事再匪夷所思,可是要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所有女孩,终归都是一样的。

    那些激动、雀跃、紧张与甜酸,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又如何能体会得到呢?

    慕浅拉了鹿然进屋,没想到刚一进门,就看见了独自坐在沙发里看杂志的霍靳北。

    “啊!”鹿然压抑不住地低呼出声。

    霍靳北闻声抬头,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之后,微微拧了拧眉。

    鹿然已经瞬间红了脸,走在慕浅身后,却仍旧紧紧盯着霍靳北,害羞又大胆。

    “小北哥哥,你来啦。”慕浅一面拉着鹿然上前,一面道:“给爷爷做完身体检查了吗?”

    霍靳北淡淡应了一声之后,朝她身后的鹿然身上瞥了一眼。

    这一眼,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待准备仔细回想求证的时候,慕浅已经一把将鹿然推到了他面前。

    鹿然脚下一滑,直接跌进了他怀中。

    霍靳北顷刻间抬高了双手,看着跌在自己腿上的女孩,极力避免更多的身体接触。

    “介绍一下,这是鹿然。”慕浅说,“你的小迷妹。”

    霍靳北脸色隐隐一僵。

    而鹿然好不容易从他怀中抬起头,还没来得及离开,忽然听到慕浅介绍自己的话,顿了顿,只觉得自己也该说点什么。

    毕竟,她对这个男人神往多年,而今能与他这样近距离接触,分明是她幻想了多年的情形。

    “我是鹿然。”她看着他,万分小心,却又万分期待地开口,“我喜欢你……很久了,我爱你!”

    霎时之间,霍靳北整个人都僵住了。

    无论相貌还是能力,他自幼拔尖出众,自然也容易引起异性侧目。这些年来,他也曾收到表白无数,可是从来没有哪次表白,像此时此刻这么诡异,以至于他竟然有些……无言以对,不知所措。

    慕浅站在旁边,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乐不可支。

    霍靳北瞥了慕浅一眼,再看向鹿然时,终于开口:“我不认识你。”

    “我是鹿然啊。”鹿然说,“我刚才说过了!”

    霍靳北额角的青筋隐隐一跳,再度看向慕浅,“你到底在搞什么?”

    慕浅听了,微微叹息一声,道:“鹿然年纪虽然小,可是却已经默默爱慕你多年,这么些年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见你一面,向你倾诉她的爱意。小姑娘对待你的心如此纯粹炽热,我不过是帮她实现一下心愿罢了。”

    霍靳北简直听不下去,只低斥了一句“胡说八道”,便拉开鹿然,准备上楼回避。

    鹿然听见他那句“胡说八道”,整个人先是呆了一下,随后便伸出双手来挡在了霍靳北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他,满目诚挚地向他解释:“是真的!”

    霍靳北眼神微微一凝,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

    只是他这种不耐烦的情绪,慕浅看得出来,鹿然却未必。

    因此,鹿然依旧自顾自地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我知道你是10月15日的生日,你在桐城第十中学念的高中,你每天早上坐7路公交车,再转12路公交车去学校!”

    “你是班长,你会帮助很多同学学习,每一科的任课老师都很喜欢你,除了物理老师!因为你曾经当着全班同学和听课的老师指出他的错误!”

    “你会打篮球,会踢足球,每天中午会和三个好朋友一起去食堂吃饭!”

    “你高中三年拿过三次三好学生,次次考试都是年纪第一名,被学校保送全国最好的学校,却还是参加了高考,考出714分,是高考状元!”

    “你上了淮大医学部,依然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每年都拿到一等奖学金!”

    “你是系里最出众的学生,好几个教授都想收你当嫡亲弟子!”

    “有很多女生都喜欢你,有一个中文系的女生在校报上写诗向你表白,有一个英文系的女生在广播里向你告白,还有一个艺术系的女生在艺术节的舞台上当众表白你!可是你通通都没有接受!”

    “后来,你就回到了桐城,进了桐城最著名的私立医院当医生。可是你本来是想要进公立医院的,是因为家里人,你才会进了私立医院。”

    “毕业之后,你去参加同学聚会,有女生借醉向你表白,赖在你的车上不肯下来。你在车外面待了一夜,等她酒醒之后,才彻底拒绝了她,开车离开。”

    慕浅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鹿然还想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霍靳北忽然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她,“这些事情,你从谁那里听来的?”

    “我表姐!”鹿然想也不想地回答,“她叫倪欣!”

    听到这个名字,霍靳北立刻从记忆深处翻出一张圆脸,对上了这个名字。

    倪欣,他的高中同学,在他记忆之中有些沉默寡言的女孩,但是成绩不错,最后跟他去了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院系。

    高中三年同窗,加上大学校友这重身份,倪欣会知道他的这些信息并不令人意外。

    可是眼前这个小女孩,竟然会将他的这些信息倒背如流,还口口声声说,爱他很久了?

    霍靳北再度看向慕浅,求证一般。

    慕浅耸了耸肩,仿佛是在说,就是你猜到的那么回事。

    在长期被禁锢的岁月里,鹿然没有正常的童年,没有学校生活,也没有同学和玩伴。

    她是被放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异类,从来不知道外界的生活是什么样。

    可是向往自由是人类的天性,哪怕她从小不知道自由是何物,却依旧对自由有着无边的向往。

    眼见着她郁郁寡欢,陆与江为她寻觅了一个玩伴——她的表姐,倪欣。

    倪欣大了她将近十岁,原本不是最合适的玩伴任选,可是陆与江偏偏看中倪欣的沉默寡言,将她送到了鹿然身边。

    对于从小没有任何玩伴的鹿然来说,倪欣已经的存在,已经是莫大的幸事。

    她没办法接触外界,倪欣就是她了解外界的唯一渠道。

    沉默寡言如倪欣,原本没有那么多话题跟她说,可是面对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表妹,那些青春岁月里不能说给其他人听的秘密,反而在这里找到了倾诉口。

    于是,倪欣将自己暗恋的那个男孩,化作这世上最动人的一道风景,灌输给了不知世事为何物的鹿然。

    从此,鹿然的世界里就多了一个人。

    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却向往到极致的人。

    他是好看的,无可挑剔的外貌,绝色出众;

    他是优秀的,无与伦比的学习能力,博闻强识,令人钦佩;

    他是善良的,虽然个性清冷,却从不拒绝需要帮助的人。

    总之,他是完美的,每个女孩的人生里,都应该有一个这样完美的男孩,照亮她的青春岁月。

    他出现在倪欣的青春岁月里,也出现在了鹿然的青春岁月里,甚至更早。

    在她那片贫瘠荒芜的人生之地里,他早早地扎了根,作为唯一的色彩与光亮,长久地存在着,直至现在。

    对她而言,他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不可磨灭。

    她称之为“爱”。

    哪怕她从不知爱为何物。

    却早在见到他之前,就已经爱了他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