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她也死了

    待无第三者,顾长安轻声道:“本宫知道你的担忧。你是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罢?”

    妙丹惊疑不定地看着顾长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本宫还知道,害死彭美人的是长安殿主殿那位,是吗?”顾长安轻声又道。

    妙丹瞪大双眼,不禁脱口而出:“娘娘怎么知道?”

    “因为本宫知道,当年陈婕妤之死贤妃是主谋,而彭美人则是帮凶。贤妃到了今天的位置,怎么可能留下彭美人这个证人?她总有一天会对彭美人下毒手,而你是知情者,也必需死。”顾长安轻声道。

    妙丹一听这话跪倒在顾长安跟前:“娘娘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

    顾长安眸色复杂地看着妙丹:“本宫就怕来不急了。”

    贤妃既然能隔空杀死彭美人,又怎么会留下妙丹这个活口?

    她能想到的一点是,贤妃用的可能是慢性毒药,而今天就是毒发之日。彭美人死了,妙丹只怕也没多少时间了。

    妙丹从顾长安这个复杂的眼神看出了不寻常,她心一颤:“娘娘……”

    “你先告诉本宫,平日里彭美人经常碰的是什么东西。”顾长安打断妙丹的话。

    妙丹觉得胸口闷闷的,像是要随时窒息,她也觉出了异样,凄然一笑:“彭主子平生最喜种花,已到了痴狂的地步,每日关于养花的书籍不曾离手。青、青桃曾几日前曾借过一本书,当天晚上便还回来了……”

    此次妙丹没能把话说完整,便扯着衣襟倒地:“主子看完书不喜收拾,奴、奴婢每日会在主子看完书后收好书籍……”

    她渐渐没了声音,最后也死不瞑目。

    周恪听得动静入内,就看到妙丹断了气,就在顾长安的足畔。

    顾长安表情古怪的样子,眼神有些空洞。

    “怎么回事?”周恪冲到顾长安跟前,检查她是不是出了问题。

    顾长安终于回神:“彭美人平日里经常看的书籍有问题,就不知这会子那些书籍是否还在。”

    她说完这番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周恪眉头微皱,大声喝道:“温大用,彻查紫霞阁!”

    “是,皇上!”温大用领命而去。

    此后温大用把紫霞阁里所有的书籍都找过来,让人仔细查验。但是所有的书籍都完好无损,没有毒,也没有任何异样。

    顾长安渐渐回过了神,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这味毒药发作的时间都在贤妃的算计之内,她深知彭美人和妙丹主仆的生活习性,知道彭美人必看的书籍,便把毒投放在书本上。

    只要彭美人一打开书本,毒便沾在了彭美人的手上。而妙丹会在彭美人看完书籍后收放妥当,手上自然也不可避免地沾上毒药。

    若无意外,这味毒药发作的时间就是三天。而三天,足以让贤妃悄无声息杀死彭美人主仆。

    此后,在紫霞阁中伺候的宫人和内侍都被抓起来严刑拷问,有意思的是,没有一个奴才见到紫霞阁内有人来往。

    但在妙丹临终前分明交待过,青桃不只借了书,也还了书,总不成青桃的来和去都被只有彭美人和妙丹知道,总该还有其他奴才看到青桃来去才是。

    顾长安发现这个细节,仔细一查才知还漏了一个宫人。后来宫人却是找到了,却已跳井自尽,临终前还留下了遗言,称自己有罪。

    这个案子到了这里便走进了死胡同,死无对症,只有顾长安听到了妙丹临终前提起过青桃。

    当时周恪在外面,也没听到青桃的名字。

    就这样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案子只能无疾而终。

    倒是淳妃乃天煞孤星的传闻沸沸扬扬,经久不息。彭美人主仆都死在秋水居,她们平时和淳妃走得近,虽然不能确定彭美人主仆是不是被淳妃害死,但死在秋水居是事实。

    一靠近淳妃便死了,在避暑山庄和淳妃比试琴艺的付氏也死了。

    淳妃命这么硬,谁还敢轻易靠近?

    秋水居内的气氛有些低沉,弄影不敢打扰顾长安,小橙子也是乖巧地坐在一旁自己玩耍。

    所有人都知道顾长安的心情不好,因为彭美人主仆死在顾长安跟前,顾长安脱不了嫌疑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顾长安又被贤妃将了一军。

    顾长安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是余氏,贤妃却又尽得余氏的真传,在后宫似乎不战而胜。这回更是悄无声息将了顾长安一军,顾长安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

    弄影怕自己不会说话,所以不敢说,后来她找来了浓月,让浓月开解开解顾长安。

    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些年娘娘运筹帷幄,一般算计什么都会心想事成。

    这一回娘娘的计划还算成功,但后来的事情发展脱了序,才导致彭美人主仆死在秋水居,脏水也泼在了顾长安身上。

    弄影自认为是一个嘴不笨的人,但这回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解娘娘,让娘娘展颜。

    浓月来到了秋水居,在见到沉默不语的顾长安后,默默站了一会儿。

    快到用膳时,她才提醒顾长安:“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娘娘暂且放一旁,吃饱了才有力气想事情。”

    “你怎么来了?”顾长安这才看到浓月。

    “弄影说娘娘不开心,让奴婢过来开解开解娘娘。”浓月低声笑了。

    顾长安莞尔:“你这可不像是要开解本宫的样子。”

    浓月颔首:“娘娘这般通透,不需要奴婢开解。奴婢以为娘娘已经想通了,只是有心事要想才不说话,是么?”

    顾长安不禁赞叹一句:“还是你这丫头聪慧。”

    只是有些细节部分她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罢了。

    贤妃究竟往书籍上下了什么样的毒,那味毒药是通过皮肤渗入肌肤,还是通过接触食物而中毒?

    彭美人主仆中毒究竟是哪一天的事?

    贤妃的手段也不新奇,她就好奇贤妃的毒药是从何处得来。想必贤妃早就想除去彭美人这颗眼中钉,只是以前没机会下手。

    这回彭美人死得其所,还把她也给拉下水,这可不正中贤妃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