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叩问仙道 > 第三百零六章 分离(为盟主牟略加更!)

第三百零六章 分离(为盟主牟略加更!)

    钩蛇竟在冲击禁制。

    现在动静还不大,但在钩蛇持续攻击之下,禁制的波动会越来越剧烈,甚至可能被钩蛇破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大殿里的秘密将大白于天下。

    当他们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灵药已经被人采走,并且发现虞空等人死后残留的气息……

    罗兴南转身便走。

    上官利锋也不敢留在此地疗伤,翻身从地上坐起来,迅速清理掉身上的血迹。

    秦桑抹去大殿里残留的气息,留下禁制,尽可能拖延时间,佯作正常,向山下飞遁,很快来到守护大阵的入口前,好在一路上没有惊动别人。

    几处灵宝阁的位置都不平静,时有战斗发生。

    还没有人察觉到供奉大殿里的异样。

    秦桑和罗兴南目光交错,几乎同时进入守护大阵。

    依旧是进来时的那个风阵,上官利锋和秦桑都熟悉风阵的变化,不等风阵的威力完全展开,便轻易找到象征出口的风洞。

    “阁下出去后有什么打算?”

    在向风洞飞驰的过程中,秦桑出声询问白衣秀士。

    白衣秀士明白秦桑想问什么,犹豫了一下,道:“在下习惯孤身一人,就不和几位道友一起走了,后会有期。”

    这个回答完全在秦桑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在罗兴南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白衣秀士竟然选择独行。

    除非,此人有把握摆脱罗兴南的追杀。

    秦桑想起云游子之前说过,白衣秀士遁法极佳,看来确实有所依仗。

    秦桑皱眉不语,上官利锋沉声问道:“阁下难道不担心罗兴南杀人夺宝?此人的品性如何,阁下可是亲眼见过的,你难道相信他会就此罢休?如果我们此时不联手抵抗,岂非任人宰割?”

    白衣秀士反问,“联手抵抗,怎么抵抗?金环阵已毁,道长力竭,上官道友重伤在身,没有疗伤的时间,现在能斩出一刀还是两刀?在下不擅长斗法,加上清风道长,一样是任人宰割。”

    上官利锋一窒,“罗兴南也同样带伤,而且清风道长有符宝……”

    “罗兴南也有符宝。”

    白衣秀士轻叹,“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几位道友如果没有把握摆脱此人,要好好考虑如何取舍才是。当然,除了向罗兴南投降,未必没有其他办法,现在洞府里筑基后期的高手可有不少,总能找到托庇之人……”

    说话间,风洞近在咫尺,周围的风团已经开始成型,

    “言尽于此,后会有期!”

    白衣秀士拱了拱手,突然加速,一马当先,跃入风洞。

    秋鸿坊市外。

    云兽的残肢遍地,但一个人影也没有,都在洞府里寻宝。

    地穴闪出一道遁光,正是白衣秀士,此人身法不停,从芥子袋取出一张灵符,接着催动灵力在灵符上轻轻一拍。

    灵符破碎,一缕清风从中飞出来,落到白衣秀士身上。

    然后,他背上便出现一对儿青灵的羽翅。

    羽翅轻轻一扇,白衣秀士的速度瞬间暴涨,竟比罗兴南之前的速度还要略胜一筹。

    不过,不等白衣秀士飞出太远,突然一道流星般的耀眼遁光从他身边飞过,直接越过他,速度异常惊人。

    遁光之中,赫然是一艘竹舟。

    这段时间,秦桑也没有闲着,手里始终攥着灵石,不知吞下了多少灵丹,灵力已经恢复大半,可以支撑灵竹飞舟一段时间。

    可惜,时间不会太长。

    白衣秀士满脸呆滞,他见过云游子使用灵竹飞舟,但也只是比筑基前期的修士快一些而已,万万没想到,灵竹飞舟全力爆发后的速度会这么惊人。

    接着,白衣秀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面色骤变,猛然一拍芥子袋,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香炉从里面飞出来。

    古铜色的香炉,盘绕着龙形雕刻,三个龙首在香炉顶部汇聚,袅袅烟气从嘴里飘出来。

    “噗!”

    白衣秀士嘴巴一张,竟直接将一大口精血喷到香炉上。

    精血落在香炉上,立刻便被其吞噬的一干二净。香炉被染上一层血色,烟气如注,喷涌而出,在空中扭曲不定,隐隐有龙吟之声。

    三条龙形雕刻几乎要活了过来。

    白衣秀士损失精血,面色猛地一白,眼中闪过一抹肉痛之色,狠狠心吐出一个字,“爆!”

    ‘轰!’

    香炉应声而碎。

    里面的烟气尽数涌出,幻化成一条巨龙。

    恰在此时,罗兴南悄悄现身,手中的罗盘上阴阳图转动,白光激射,在即将落到白衣秀士身上之时,龙形烟气无声咆哮,身躯猛然一摆,将白光撞碎,让白衣秀士逃过了被阴阳罗盘捕获的厄运。

    然后,龙形烟气在白衣秀士的操纵下,径直向罗兴南扑去。

    而白衣秀士看也不看结果,振动羽翅,向和秦桑等人相反的方向飞去。

    等罗兴南击溃烟气,灵竹飞舟和白衣秀士都已经逃出一段距离,而且是背道而驰。

    罗兴南面色阴沉,但没有犹豫太久,便选择放弃白衣秀士,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向灵竹飞舟的方向追去。

    虽然暂时追不上,但罗兴南一点儿也不急,此地空旷,只需要远远吊在后面就足够了,他不信秦桑带着两个伤员,能一直维持这么快的速度。

    果然,没过多久,遥遥在天际飞驰的灵竹飞舟突然光芒一暗,摆动了一下,似乎难以为继了,接着改变方向,俯冲落入一座山中。

    这明显是使用法器之人灵力枯竭的征兆。

    罗兴南双眼大亮,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此地山峰皆如刀削一般,险峻异常。

    秦桑按下遁光,视线一扫,看到一个山洞,收起灵竹飞舟,问上官利锋,“上官道友愿不愿对罗兴南动手?”

    “此人帮我报杀师之仇,在下已经遵照约定,还了他恩情,后又被此人出卖,姑且算作两清。”

    上官利锋毫不犹豫,掷地有声的说道。

    “道长带着在下一起逃亡,没将在下抛弃,救命之恩、铭感五内!有用的上的地方,尽管吩咐,在下虽力微,必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