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345:表面说情,暗地补刀
    怕是真要把闫妄逼急了,直接找某些名门大派‘捐赠’一主答应赠予我武学,但请我将此事处理妥当,于是我就答应了。这次是代表无极阁,来此议事,说一说关于你们四合谷陨铁的事儿。”

    虽然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不值一提。但是脸上明显的僵硬与一闪即逝的黯然,还是没有逃过老人毒辣的眼睛。

    老者心里思绪急转:“看来这里头有事儿啊,回头得派人查一查。话说,你无极阁能卖武功,我们四合谷也能啊……”

    面上却适时浮现一抹恍然:“原来如此,公子若是有空,此事作罢后,可来我四合谷小坐。”

    闫妄颔首应对:“一定一定。”

    众人闻言,不禁默默腹诽。

    妈的,你门派的节艹呢?就这么丢了?

    不是收徒有标准吗?

    不是自家武学不得传于外人吗?

    敲你吗的,糟老头子,坏得很,见到人有钱就跪舔!

    看不起你,呸!

    不过话说,如果能跟闫妄这种有钱人搭上关系……真羡慕。

    甭看三楼的人挺多,其实除了三个门派的人,其他大多数都是散人,听到消息过来凑热闹的。

    啥是散人?

    就是拿着一本秘籍,或者得到点奇遇,瞎几把练,运气好练出点名堂,并且在江湖上闯出一些名声的家伙。

    虽然他们一直鄙视门派弟子,认为他们都是温室花朵,没有经历磨炼,都是中看不中用等巴拉巴拉的。

    可内心里,他们还是很羡慕这些,有师傅指点,护持,有门派撑腰的门派弟子的。

    说白了他们这些散人都是草根,人门派弟子才是根正苗红的存在。

    他们虽然鄙夷四合谷这些门派,跟闫妄打好关系的跪舔姿态,但心里也在羡慕,可更多的却是无奈。

    人家门派跪舔,是有依仗的,他们这些散人……闫妄根本看不上眼。

    当然,如果有不要命的,可以去试试,在闫家一亩三分地,来个劫富济贫。

    经营了几十年的闫家大本营,绝对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

    武林高手,虽然有内力,超越普通人的极限,但……却不是无敌。被砍了脑袋,照样得死。

    这也是许多心怀不轨的家伙,可以欺负中小富绅,但对于闫家这种巨商,世家,只能认怂的原因。

    得罪了人家,直接撒钱搞你,吃饭,喝水,甚至呼吸都得提防着,这样的生活……啧啧,简直生不如死。

    重归正题。

    三方落座,四合谷以及无极阁,在这种时刻,以二对一,给点云派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齐木云得益于现在缄默的气氛,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知赵宣前辈,为何说这种话?或许是因为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误会?或许还真是。”

    赵宣闻言,冷笑两声,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若非因为巧合,我们还真会如你所愿的产生误会,不过不是对点云派,而是无极阁。”

    闫妄很恶心人的接了一嘴:“哦?此话怎样啊?”

    “我们找到了一个人。”赵宣摆了摆手,示意弟子将五花大绑的刘子风提了进来,并且从怀里掏出了两样东西。

    信,令牌。

    赵宣看向点云派:“不知,齐木云你作何解释?”

    ???

    齐木云茫然的看了眼令牌,继而懵逼的瞅了瞅信的内容,再转头看着中间被绑成粽子的刘子风,陷入懵逼状态。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赵宣冷笑:“不说?那就让我来解释……”

    “等等~”

    闫妄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惊讶,指着披头散发,满脸黑灰的刘子风:“我见过这位兄台,他应该叫……叫刘子风!”

    “?你认识他?”这次轮到赵宣纳闷了。

    不等他问,闫妄便‘诚实’的说出了经过:“我之前,在……参加一个拍卖会,在拍卖会上有一幅画,被这位兄台的朋友拍了下来。

    之所以记得清楚,还是因为当时,我的一个朋友也喜欢那副画。所以我就去找他,想要出高价买下,奈何这位兄台的朋友不肯割爱,所以只能无奈告辞。

    我当时也和他交流几句,不过按照我当时与他交谈的印象,这个兄弟不像是前辈您说的那种人啊,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表面上,是在替刘子风开脱,众人包括当事人刘子风在内,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四合谷却不这么想……反倒因为闫妄这句话,他们对刘子风印象越加恶劣。

    赵宣的表情很是阴沉:“公子怕是被他所蒙骗了,殊不知刘子风哄骗我等。骗取我们的信任,加入四合谷,图谋陨铁。”

    赵宣身后的四合谷弟子,在听闫妄的讲述后,表情各异。尤其是大师兄,脸色铁青,好似吃了一个大绿苍蝇。

    他现在觉得,简直是老天都在帮他。因为当时他还真信了刘子风的话,并没有往心里去,在脱离危险后,也没有派人去核实。

    若非机缘巧合,让他凑巧发现了刘子风的异常,继而去跟踪并有所发现的话。等到这厮窃取陨铁,到时候四合谷就损失大了。

    而且,经过闫妄这么一记‘补刀’,众人对刘子风更是不抱任何信任。

    尤其是四合谷,彻底认定了,刘子风潜入四合谷,心怀不轨,而且又有点云派的令牌,绝对是点云派派来的奸细,图谋陨铁。

    赵宣将注意力,重新放在齐木云身上:“在我们返回的路上,你们点云派,派人偷袭我们。我们损失不小,但终归平安归来。

    奈何你们贪心作祟,贼心不死,所以才派刘子风过来,潜入我四合谷,伺机继续图谋陨铁。

    并且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故意将脏水泼到无极阁身上,齐木云,我说的……没错吧?”18